走到校门口,照例要和杨叔打个招呼。

  “杨叔还没下班啊,真辛苦啊,我先走喽。”

  “下班?我才刚上班呢!”杨叔没好气的说道,他这话是实话,现在也只不过才九点左右。

  “你小子又早退啊。”杨叔摇了摇头,这小子来学校,也就才半个钟头吧,现在竟然又要走了。

  “没办法,我很忙的。”叶枫朝杨叔摆了摆手。

  杨叔自然不会相信叶枫的话。

  叶枫又补充说道:“学校周边有很多小混混,他们平日爱装B,喜欢欺负老实人,我时不时要去给他们打打脸,让他们老实点——唉,匡扶正义这种事,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做了,也只有我一个人还在日复一日的坚持着。”

  叶枫说完转身留给杨叔一道萧索落寞的身影。

  “臭小子,去打架就直说么,还要编个这么高尚的借口。”杨叔笑骂道。

  叶枫上了一辆离学校不远的公交车。

  他可不是真像他所说的那样,去和小混混打架。虽然平日里学校周边一带的小混混经常被他揍,碰到有小混混欺负人也会出手教训一下,但也没有高尚到整日里像警察一样去维护治安。

  不过叶枫显有的几次出手,也让他在周边的混混圈里名声很响,流氓地痞见到了都得客气的称呼一声“枫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显有的几次出手,闹得动静都很大。

  你见过被十几个拿着砍刀铁管的混混一阵围殴乱砍,在赤手空拳招架还击的同时,还有闲情逸致整理自己发型的人吗?

  你见过在这样被群殴的场面下,还能分心在混混堆里寻找长得比自己帅气的人,予以特殊照顾——打肿别人的脸吗?

  你见过在这样的围殴中,会突然掏出手机对着自己来一张自拍照,并且会根据照片随时修正自己出手动作,以保证打出的每一招都是足够帅气的人吗?

  你见过……

  我靠,单凭以上三条理由,还不够说明这人的牛B吗?还不够小混混们见了都要尊敬的喊声“枫哥”吗?

  没错这人就是叶枫。

  坐了有二十多分钟,叶枫下车,又走了一段路,这才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大片有钱人居住的别墅区。

  帝景别墅区在整个江海市来说都是鼎鼎有名的。这里居住的无一不是身价千万以上甚至过亿的富商,或者是身份显赫的政府高官,当然还有一些是有钱人包的金丝雀,也就是俗称的二奶。

  换句话说,在这里居住的人必须是有钱或者有权。如果这两样都没有,那就只能对前两者脱衣服了,但前提是必须是个美女,要长得太抱歉的话,只能在梦里幻想一下居住在这片别墅区的美好了。

  而叶枫显然不是上面的三种人,第一他没钱,身上虽然也是有牌子的衣服,衣服是阿迪达斯,鞋子是耐克,可惜在这些牌子面前都要加上“山寨”二字。

  第二他没权,拳头倒是有,不过只能用来打打流氓混混的脸。

  第三他不是美女,对前面两者脱衣服,估计会被认为是个断背。

  以上三者身份都和他没有关系,在进入别墅区时,就不可避免的碰到这样的待遇。

  “站住!”

  在小区门口的保安鄙视以及防范的眼神下,叶枫只好掏出事先办好的小区通行证,保安才放他进入小区。

  “b区53栋,就是这里了。”

  叶枫看着眼前这栋充满欧式风格的三层别墅,嘀咕了一句。

  他来这别墅区可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在十年前,那时候他才八岁,遇到了那个足以改变他一生的人。也就是那人带他第一次来到了这里。

  叶枫平常都叫那人老头子,但他们俩的真正关系其实是师徒。

  对于老头子的外貌,只能说长得勉强还可以见人,这是叶枫的原话,他是不会承认老头子比他长得帅的,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不行。

  别墅周围有一道三米多高的围墙,把别墅围在中间,叶枫对此视若无睹的轻松一跃而过。

  围墙边有一道高大的铁门,那边也有门铃,但是叶枫是不会傻到去按的。不是他不懂礼貌,而是他知道,按这个门铃老头子在别墅里听到了也会直接无视,所以他一般都是翻墙而过。

  还记得那是他刚拜老头子为师不久时候的事,那时候叶枫想着为人弟子,尊师重道是肯定要的,所以很礼貌的按着门铃,结果这个门铃从早上八点响到晚上八点,也没见老头子下来开门。

  叶枫原来以为老头子可能是不在家,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是这样的遭遇后,叶枫终于忍不住翻墙而入。

  结果怎么样呢?结果就是进去之后,发现老头子正在客厅里悠闲的喝茶,对于门铃的响声直接无视。

  老头子家也没有请佣人,按他的话说就是他好安静,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居住。清扫卫生则是请的钟点工,每几天过来打扫一次。

  叶枫对于老头子一人独占这么一套大别墅的奢侈作风很是鄙视,平日里多次向老头子表达过不满。

  提出自己也住进来陪陪他,不过遭到老头子的拒绝,拒绝的理由非常无耻,至少叶枫是这样认为的。

  “你既然说我铺张奢侈,独占这么一栋别墅,可是我这毛病已经改不了了。而你年纪轻轻的自然不能让你也染上这样的毛病,享受这样安逸舒适的环境,对你的成长是有害的,温室里是培育不出什么好花朵的,所以回家安心住你的筒子楼去吧。”

  进了院子,走到别墅门前,在一边的密码框上,输入一道密码,“咔嚓”一声,防盗门应声而开。

  “老头子,我来了。”叶枫朝二楼喊了一声,因为在一楼大厅,没有见到老头子的身影。

  “上来,我在书房。”楼上传来老头子的声音,声音无悲无喜,很平静,一如他那张整日里面无表情的臭脸。

  叶枫进入书房时,老头子正怡然自得地把玩着手中的茶具。

  老头子好茶叶枫是知道的,受老头子的影响,叶枫也好上这一口,平常基本上不怎么喝咖啡。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钱,买得起好的咖啡。

  老头子是一个乍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样子的中年人,但是细看之下会发现,他的实际年龄应该要大一点,差不多四十岁。不过叶枫却知道,老头子的真正年龄是六十多岁了。

  之所以他的外貌会与实际年龄有如此大的差异,只是因为他保养的好罢了。

  老头子经常跟叶枫说,他只精通两种本事,一种是杀人,一种是救人。

  杀人靠的是他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救人靠的是他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叶枫在他这里学习的,也就是这两种本事——功夫和医术。

  精通医术的老头子,对于一些植物药物的理解深得不可思议。他那每天用来敷脸的药泥,就是他用好几十种名贵植物和药材调配的,美容的效果好的不可思议。

  和市面上的高价面膜比起来,美容效果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么说吧,如果凤姐用市面上的面膜敷脸,即使从出生敷到现在,她也依然还是凤姐,成为不了什么大美女。

  而凤姐如果用老头子调配的药泥敷脸,成为大美女——自然也是不可能的。按老头子的话来说,这并不是因为他的药泥效果差,而是因为凤姐底板太差,能提高的幅度不大。

  不过好处也有,那就是变得年轻,坚持敷上三个月,年轻个十几岁没问题。老头子就是靠着这药泥,让他的外貌比其真实年龄年轻了二三十岁。

  老头子之所以举凤姐这个例子,是因为某次叶枫涎着脸向他讨药泥来敷脸,老头子心疼那制作药泥的材料的珍贵,不想浪费在叶枫身上,所以才举了这么个例子。

  其用意是告诉叶枫,他的情况和凤姐一样,都属于底板不好,即使用了药泥,效果也微乎其微。

  老头子的这个例子,让叶枫之后半个月没有敢照镜子,他一度以为自己真的长得特别丑。其实,那个时候的叶枫还在上初中,青春期的学生嘛,那个脸上不长痘,乍看起来是挺难看的。

  但是半个月后,叶枫收到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封情书,这才让叶枫找回了自信。

  因为送情书的那女生在情书中写了这么两句话,是对叶枫表达爱慕之意的,这两句话叶枫印象深刻,并在今后以之为座右铭。

  “你猥琐的气质掩盖不了你英俊的外貌,所以我喜欢你,对你一见倾心。”这是第一句。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即使你现在的表面正被粪便包裹着,但我还是在万千人中一眼相中了你,因为你不仅仅能发臭,你还是可以发光的。”这是第二句。

  这两句话让叶枫重拾信心的同时,还收获了他的初恋。他与那个送情书的女孩相恋了,爱的昏天暗地,海枯石烂,天崩地裂。

  这个女孩叫洛灵儿。

  可惜两人最后的结果还是分手了,正应了某个缺德的王八蛋说过的一句话。

  “初恋总是美好的!”

  可惜“美好的”这三字是别人误听错了的谐音,他的原话是:“初恋总是没好的!”

  没好的——也就是没有好结果的,极少有人能够娶初恋的女朋友为妻,这个就是佐证。

  S酷匠H网永久免、费看小#R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