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远处走来。这三个少年为首的是一个矮个子,脸色略有苍白色一身华丽锦袍。而他的身后站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块头很大的少年。此时这三个少年怀着比在坊市大的多的兴致注视着凌霄。

  “呦呦!瞧瞧这是谁啊?”为首的少年声音尖锐,带着一丝玩味道。

  “少爷,这小子是谁啊?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身后的双胞胎中的一个块头略小一点的少年说。

  “高天,你竟然不知道?枉你还在这天南城长大,连他都不认识?”为首的少年问,“整个天南城的人都知道,凌家的大少爷,你不知道?”

  “呃...”另一个双胞胎赶紧出来打场。“少爷,我这弟弟小的时候因为家里实在养不起,就送去远方亲戚家里过继,您看见他的时候才回来几天,哪里知道凌家的废物。”

  “哦,本少爷就说嘛!”少年大笑起来。

  这些话语无一不被凌霄听了去,此时凌霄脸色平平,望着身前不远的那三个少年。他立刻就认出了为首那一个少年,正是这个少年一年前在大街上耻笑自己,极为嚣张的张家三少爷。

  说道这个张家的三少爷,就不得不提张家的大长老张峰,在张家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这张家的三少爷便是大长老张峰的唯一的孙子,对于唯一的孙子张峰极为溺爱,在整个天南城几乎所有人都知晓。而此人也极为护短张家作为天南城三大家族势力最大的家族,家族子弟数千,族中的高手无数。数百年来在天南城独占鳌头,无人敢惹。当代张家的族长是老族长一脉的子孙,与其他的家族不同,张家讲究血脉纯正,且族长之位代代相传。而长老之位却是以实力高低定取。

  “这可是天南坊市,不是什么狗屁先生的书堂,你这凌家的废物来这里做什么?”张家三少爷与身后的双胞胎挡住了凌霄的去路。

  …酷匠T`网)首发9f

  “好狗不挡路,让开。”

  “呦!小子嘴巴还是一样臭。当年的教训,恐怕早就忘了吧。让本少爷给你提提醒。”张三少爷一声令下,身后两个块头很大的双胞胎一起走了出来。这两个双胞胎都是矮胖墩,而且长得特别的难看。

  “张三,你最好记住,这里是天南坊市,你有胆子乱来吗?”

  张三少爷轻咳一声,“谁看见我乱来了,高天、高地给少爷收拾了这个满嘴废话的废物。”

  只见高天高地两兄弟龇牙咧嘴,手指捏的出响向凌霄方向走来。

  “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凌霄当下大喝一声,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而左手压在腰间的紫薇软剑,只等有了一丝空隙,便斩掉一人。

  “住手!”后方不远处,传来二人的呵斥。

  只见一直尾随凌霄身后的两名凌家执法队的护卫,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执法队。”张三少爷脸色有些不自然,执法队的名声他也是知道的,就算他的爷爷来此,也不能坏了天南坊市的规矩。“算你好运,我们走。”

  “哼!”高天高地转身尾随着他们的主子。

  “怎么回事?”护卫中的其中一人,问向凌霄。

  “无事!”凌霄言罢,转身走掉。

  “靠,什么态度。我们帮他,他竟然这个态度。”

  “走吧。”

  凌霄此时心中难以平静,他暗自苦笑一声。如果不是凌家的执法队,自己的下场便无人可知。这张三可是气功四段的巅峰,深得张家大长老的亲传。自己只是一个废物,有何本事与人一争高下。

  一路无话,凌霄默默地打量着四周的摊位,偶尔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便会驻足片刻。一些摊位的主人显然知道凌霄的身份,虽然言辞略有恭敬,可是鄙夷的眼色全部落入凌霄的眼中。

  “小少爷,这可是南域蛮夷的书籍,您要是不认识买去了也没用。”说着凌霄在一个贩卖南域书籍的摊位关上了片刻。

  “什么价格?”

  “小少爷您看着给吧,这些东西也没啥用。老头的祖先曾经去过南域,这些都是祖先留下的,后人没一人认识南蛮的文字。”

  “呃...”凌霄沉默片刻,从内衣的口袋中取出一百银币递了过去。“您看看这些够吗?”

  摊主接过银币后,欣喜若狂。“少爷用不了这些多。”

  “好了,这些都给我包起来吧。多余的当我打赏你的。”

  “多谢,这位小少爷了。”摊主简单收拾了一下,将剩余的几本书籍全部包裹起来。

  “多谢,小少爷。”凌霄接过包裹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谢意的老人。第二区,有一处极为特别的摊位,这个摊位没有卖任何的东西。只是在这个摊位之上立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刻着一个‘无’字,

  “无。”

  “敢为老先生,这无字当何解?”凌霄好奇的问道。

  只见那摊主,从入定中醒来,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身前的少年。“少年人,你认为这无字又当亦和解?”

  “呃...”摊主的话把凌霄问愣了,片刻后凌霄回过神来,望着身前一身紫衣长袍,似有仙风道骨的老者。“老先生,晚辈可是在询问您,您怎么又反问其晚辈来了。”

  “有意思。”老者闻言腹语。“少年人,老夫这一字,当解百译。”

  “哦...”凌霄吃惊,“老先生说说看,何以‘无’字当解百译。”

  “世解当百译,无一。”

  “好深奥,晚辈不解。”

  “呵呵。”老者大笑起来,笑声爽朗。

  “老先生,是不是晚辈可以理解这‘无’便是‘有’,以‘有’便是‘无’。

  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皆为虚无。”

  老者闻言,顿时惊愕。他站起身来,拂袖望天。“无’便是‘有’,以‘有’便是‘无’。

  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皆为虚无。”

  “老先生,您怎了?”凌霄有些担忧,老者抬头狞。

  “多谢,少年人你今日的话语让老夫茅塞顿开。”

  当下傻笑道,“我刚才也没说什么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