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桩別雅宁至的庭院,与凌家凤院不同,朴实且给人一种亲切之感。庭院之中假山林立,亭台楼阁堰于其内,倒有些书画的意境。

  穿过长廊,凌霄与老管家便在一个水池边的亭子前停了下来。只见亭台之内一名发须皆白的老人端坐其内。老人一身朴素的长袍,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留露出一丝沧桑的气息。

  “允之来了。”老人微笑着回过头来,望着凌霄。

  “先生好。”凌霄问候一番。允之是自己的前世名子。在凌霄入学之后,便被郭先生赋予字的称号。凌霄自是欢喜,而其他的学子也称呼自己为凌允之。

  “不必客气,坐下吧。”

  凌霄走到郭先生身前的空座上坐了下来,因为郭先生平易待人,对凌霄也是特别的照顾。

  “不知先生召唤允之前来所为何事?”

  郭先生闻言收起笑容示意老管家退下。“只是人老了,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先生言过了,先生老当益壮何来老矣?”

  闻言郭先生笑了起来,“当真是能言会道。”

  “素学生无知,敢问先生唤学生前来所为何事?”

  “这般心急,罢了。”郭先生笑着饮了口茶。“允之,你可对当今的局势有何见解?”

  “局势?”凌霄有些惊讶,郭先生自开办学院后从不与人谈及国事,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在试探自己。

  “先生见笑了,学生所知先生亦知,何来见解!”

  “呵呵,老夫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当今局势如何老夫心知肚明,可是老夫想在你的口中知晓你对当今局势的看法。”

  “如今局势五域一统,路人皆知。”

  “老夫所问并非如此,而是朝堂局势。”

  “呃...”凌霄有些摸不着头脑,“当今朝堂的局势以太子为首,应该没有什么吧?”

  “只是太子而已吗?”

  “素学生愚笨,请先生释解。”

  郭先生见状,笑道。“如今局势表面平静,却暗影蠕动。”

  “呃?”

  “天启帝一生三十七子,大皇子身居太子之位数十年之久,众多皇子无一不是雄心勃勃。如若天启帝驾崩,太子所面临的处境及其危险。”

  “这?”

  “人老了总是把话题扯远了,允之不要见怪。这些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老夫想问的是另有其他之事。”

  “先生请讲。”

  “允之,你对三十七皇子有何看法?”

  “素学生无礼了,三十七皇子,放浪不羁,喜好男色,名声并不好。”

  “如若老夫想让你去辅佐三十七皇子,你当如何?”

  “呃...”凌霄惊愕,这老东西果真没安什么好屁,三十七皇子年约十五,如此小小年纪就这般长大了还得了。而且这个三十七皇子偏好男色,自己岂不是羊入虎口,当人玩偶。“先生说笑了。”

  “非也,此事并非说笑。三十七皇子已经成年,太子已经分封了王位,一个月之后便会前往封地。而且,此事老夫已经询问过你的父亲。”

  “什么?”凌霄大叫起来,“父亲如何回复先生的?”

  “呵呵,你父亲并未回复,而是在征询你的意见。”

  “先生,您当真不是开玩笑。”

  “当真。”郭先生拾起石桌上的鱼食,抓出一把扔向湖中。“其实三十七皇子也是一个可怜的人。母亲是一个宫女,自幼便生在在皇宫的尔虞我诈当中。世人谣传放浪不羁等等,你也并非亲眼所见,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况且这三十七皇子是老夫亲眼看着长大,此子自幼得天启帝喜爱,他是何本性老夫当知。”

  “这?”

  “允之,你看着湖中的鱼儿是否如表面般美丽?实则不然,在其美丽的表面之下,也有肮脏的一面。为了一口鱼食,而你争我夺。”

  “多谢先生指教,学生必会谨记在心。”

  “那便好,老夫的提议你可以考虑几日。”

  “学生自会考虑一番,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学生告退。”凌霄说着站了起来此行。

  “此次三十七皇子所前往的封地很遥远,老夫会分别派十名弟子前去辅佐。”

  “学生知道了,先告辞了。”

  望着远去的凌霄,郭先生一声惋惜。此子文韬武略在自己之上,虽为武修残障,但是依此子之才定会是一名国之栋梁。也不仅仅因为如此,在凌霄的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凌氏本宗,郭先生自是看中此。

  郭先生缓缓地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头望天空。“皇上,您所安排的是老臣已经达成。如今这最后一道暗棋,老夫擅自安插请不要怪罪老臣。接下来当如何,就看天命吧。”

  %,更&新最快…上酷$匠S网》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