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青光从凌家后山窜了出来,速度奇快无比,无法用眼睛捕捉得到。空气中大气摩擦的声音,带着一阵阵’啪啪‘作响。青光调转方向,一瞬间便钻进了天南城的一角。

  此时的天南城内最为偏僻的一角,一间有些破败的庙宇内,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在打坐中。猛然间他睁开双眼,有些惊愕似有些惊喜。“千年竹精。”

  言罢,老者便起身,‘唰’的一声从庙宇中消失掉了。

  “妖孽,休得放肆。”一道威压从天而降,直接锁定在青光身上。

  老者在空中飞奔而来,一身紫衣随风飘动。其双目内雷光闪现,身前发出阵阵雷鸣。

  “不好。”青光口吐人言,欲想要逃离此地。刚窜出茅庐便被一道雷指击中,左臂断裂,青光当下忍痛丢掉断臂施展分身之法幻化出四个同样气息的青光,朝着四方逃离出去。

  老者见状当下在身前双手结出怪异的手印,顿时由一变三,三变六。出现了六名神态相同的老者以极快的速度阻拦四方逃窜的青光。

  “哪里逃!”

  青光暗叫‘不好’,便口吐妖言,身形猛蹿数倍有余,眨眼之间的功夫便从天际消失而空。

  “咦!”

  老者惊讶停了下来下,收起变化之身。便言及道。“倒有些本事,没想到小小的天南城竟有这般妖孽隐匿其中。殊不知,这妖孽害了多少无辜人的性命。此事老夫撞见,便不能做事不理了。”

  老者感叹,便转身离开此地。

  ......而在此时凌家的后山一片茂盛的竹林之中,青光一眨眼的功夫便窜进了竹林的深处。慢慢的青光开始变淡,然后从中走出一个身高二尺有余,头大身小怪异婴孩。

  “好强的感知力,要是晚了片刻可真是危险之极了。”婴儿气喘嘘嘘,跌坐在地上,一条手臂被打断,流出了青色的血液。“天南城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厉害的老头,看来以后想要吸食人的精元,恐怕有些困难了。”

  婴儿一声惨痛,顿时被打断的手臂之上,慢慢长出一只枯萎的小手。“老东西,等姥姥神功大成,便会报这断臂之仇。”

  4酷`N匠网:正◇版Q1首发

  言罢,婴儿便钻入地下,而留在地上的青色血液也渐渐消失掉了。

  在离此竹林不远的地方,凌家后山的一处断崖山巅之上凌霄手持软剑,一式又一式重复着风卷残影这记剑式。风卷残影这一式原是清代道家一位老道士所创《太渊剑法》中的一式。《太渊剑法》一共九式,每一式都包含道家真意,两仪之形。每一招剑法变幻莫测,与道家《太乙玄门剑法》相辅相成。是后代道门子弟通习的剑法之一。

  风卷残影剑身迅捷无比,回身一式便以神游太虚收尾。

  收剑,凌霄长长吐息,“紫薇,你认为我刚才的三式如何?”紫薇是凌霄给软剑取得名字。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名字,剑也不例外。而紫薇的名讳,源自前世师尊赐予自己的一柄紫薇长剑。

  “如今身体已经远比从前了,虽然修行不了气功,但是练点防身健体的本领,总比不会强的多。也许他日还能有用得着的地方。”

  凌霄一脸苦笑,收起紫薇软剑。盘腿端坐在山巅。此时凌霄的身体一呼一吸,整整循环一周,异位的经脉也一缩一胀的跳动着,九龙真气在残破的丹田之上围绕。

  少年端坐在山巅打坐调息,直至日出之时才起身走回竹院。而他的口中哼唱前世南宋末大臣,文学家,民族英雄文天祥所著的《正气歌》。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

  一路哼唱,凌霄走回竹院,便看见一名身着精美锦衣,头戴玉钗的中年女子手提锦盒等在屋前。女子身形纤细,似有些柔弱,但绝美的面孔之上隐隐的透露着一丝刚毅。

  “二娘。”

  女子闻言,面带柔和的笑意,放下锦盒走到凌霄的身前。手指在身前比划一番,想要说话可嘴角却发不出声音来。

  “我知道。刚刚因为醒来的过早,便在山上转转。”凌霄知道二娘想要说些什么。

  女子当下又换成其他的手势。

  “我知道,喝过药了,身体早就好了。二娘不用担心。”

  “要按时吃药,小心身子着凉。”女子手指比划着说道。

  “知道了。”

  “还是搬回去吧,天气渐渐冷了。”

  “没事,等过了秋闱之后我便搬回去。”

  女子跺脚,有些动怒,看着身前自己亲手抚育长大的少年。

  “二娘真的没事,这里也很安静适合读书。”

  “那下午二娘让叶子给你送来一套棉被,夜里山间冷的令人打颤。”

  “好吧。”最终凌霄还是妥协了,“二娘,今天为什么这么早来这里?”

  女子闻言从锦袍内取出一枚红色的帖子,递给凌霄。

  ”请柬?“凌霄接过来慢慢的打开,顿时便笑了。

  “郭先生有些事想找我谈谈,谈话而已不用这么隆重吧?还送帖子。”

  “是要紧的事情吗?”女子问道。

  “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那就好,二娘刚做的早饭,你一会趁热吃了。”女子将锦盒递给凌霄,“家里还有些琐事,二娘马上得回去了。”

  “恩,知道了。”

  望着远去的背影,凌霄心中一酸。母亲啊,您当年为什么仍下我,别人在幼年时得到父母的疼爱,为什么老天又要这样对我。

  一声叹息,拉开了凌霄记忆的房门。前世母亲难产而死仍下自己,在一群姨娘的的算计中长大,所以塑造了他玩世不恭的身态。而今世母亲又仍下自己,虽然二娘的百般呵护使得凌霄感觉到了所谓的母爱。可是他还是希望得到自己亲生母亲的宠爱。

  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十全十美的事,是永远也不会出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