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留下一句谢意与警告便离开了屋中。趁着月光,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中。

  ”这小子,还真是有点神秘。“老人有些惊奇,轻声将门关上。

  次日清晨黎明,在凌家后山竹林。凌霄手持腰带软剑,一记‘青蛇摆尾’恰到其处。只见凌霄身形灵动,似有节奏的使出这一剑后。少年便气喘嘘嘘,一声吃笑。

  “这个身体还真是废物,才练了几招,就已经气喘如牛了。”凌霄吃笑,停了下来,走到后山的山巅盘闭目膝而坐进行吐纳之法。

  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正式阴阳交汇之所,天地之气也是最为浓郁之时。凌霄在前世洗好道家长生之术,曾拜师于道家名门。

  吐纳,用呼吸之法,吐出浊气,而吸人清炁。这就是中华道家修炼的调息之法。

  此时的凌霄忍耐着剧痛,以气在周身经脉中循环,因为经脉异位导致身体每天都要经受剧痛,而这些也恰恰是凌霄每日的功课之一。

  “呼。”凌霄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双眼睁开,经脉中传来阵阵剧痛使得他额间渗出汗水。

  “三十七个呼吸,比昨日多了十个。”凌霄苦笑,站了起来。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从后山坡上依稀看见凌家的下人开始繁忙起来。

  少年转身离开,这座后山竹林是凌家族长的私人财产,从凌霄二岁起便住在这里,十年的时间几乎都在这里度过。也正因为是凌家族长的私人财产,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闯进后山来。

  “想必二娘已经做好了饭,今天就和爹爹一起用食吧。”凌霄走回竹屋,换了一套长袍,顺着山路走了下去。

  作为凌家族长,凌霄的父亲一生之中只娶了一妻一妾。自己的母亲在十年前无故失踪,而后父亲便在一次出行中救回了一个聋哑的绝美女子,这便是凌霄的二娘,也是凌南的母亲。

  二娘对凌霄极好极好,但是凌霄总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穿过凌家的大院,凌霄来到了一间极为宽大的宅院,这是父亲的宅子。顿时一声声爽朗的笑声从院子中传出,凌霄知道这是父亲的笑声。

  “霄儿来了。”凌震天笑着,坐在厅中。此时大厅房门打开,一眼就能看见坐在上位的几个人。“快进来,霄儿。让为父给你介绍几位贵客。”

  凌霄走了进来,他一眼就分不出其中的一个人,便是昨日在凌家大厅出现的老者,四象门的外门长老谢天。

  “过来霄儿,这位是谢天长老想必昨天你已经见过了。”

  、酷2'匠!●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8是M_盗w版B,

  “谢长老好。”凌霄非常客气的问候。

  “好好。”谢长老笑道。

  “霄儿,父亲为你介绍另一名贵客,这位便是谢长老的师弟林古先生。你可不要以为林古先生的样子像一名儒生,那可是大错特错了,林古先生可是一名二品炼药大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