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在一间破乱不堪的门前停了下来。他伸出手指,敲了几下然后站在门前,静静地等候。

  片刻的功夫,门吱呀的开了一条缝隙,一个铜铃般大的眼睛出现在凌霄的眼前。

  “谁?”一道沙哑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酷:匠网($首发

  “是我,按照约定前来取定做的东西。”

  “哦!原来是凌少爷。”沙哑声音的主人打开门,扫视了街巷确认没人可疑人之后,便将凌霄带了进去。

  这是一间杂乱肮脏的房间,地上随意摆放着几块没有熔炼的铁石,屋内散发着一种火星的味道。趁着昏暗的光线,依稀能辨清一些没有完成的器具。

  “凌少爷,请稍等。”沙哑的声音从一个中年男子口中传出,这个男子脑袋是特别的大,一身裸露在外面的精壮的肌肉可以看出他在从事的某种职业。

  “好。”凌霄答道,随意在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他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制作一柄趁手的武器。虽然自己不能修行气功,但是用来防防身身,总是比没有强得多。

  这家武器铺,虽然没有挂牌营业,但是在天南城也是比较出名的。因为制作武器的师傅,是洛阳府铸剑名师的记名弟子,依靠着这个名声,倒是在天南城闯出不晓得口碑。而且凌家的武器几乎都来自这个大师之手,所以凌霄才放心将母亲唯一留给自己的短剑,交予其重铸。

  因为母亲留给自己的短剑材料极为特殊,这是一柄天外陨铁铸造的短剑,剑身极宽,且异常锋利。在询过数个铸剑师傅之后,凌霄就选定了这里。他想用这柄短剑,重铸一柄可以藏在腰腹中的软剑。

  ‘踏踏’楼梯上传来了声响,一个身形臃肿的老人,提着一个狭长的木盒走了下来。这个老人有些谢顶,白花花的胡子长短不一。他一步步走下楼梯,“凌家小子,你这把陨铁软剑,老头可是花了数月时间才做好。”

  凌霄站了起来,“大师好。”

  “客气啥,老头和你爷爷可是老交情了。”老人身形虽然臃肿,但是依然老当益壮,把碍眼的百八斤铁石单手就扔到墙角。

  “这是说好的手工费,请大师点一点。”凌霄说着在口袋里取出一袋沉甸甸的钱袋便递了过去。在风云大陆上人们通用的钱币各不相同。以中域九州界来说,只要以金币与银币两种较为广泛流通的货币。

  而凌霄手中的则是一百金币,这是他数年才攒下的钱。虽然被族中大多数人耻笑,但作为凌家家主的长子凌霄每个月的零用钱比一般人只多不少。

  “呵呵!”老人接过钱袋,放进口袋里,将手上的狭长木盒递给凌霄。

  “小子,这口软剑老头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接过木盒,凌霄轻声打开取出。细长的剑身,经过精心的打磨,散散发亮。顿时剑起,剑声轻吟。

  “好一柄腰带剑。”

  “怎么样?不错吧!老头子做的东西,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挑出毛病。”老人嗤笑。

  “多谢,大师。这柄剑我很满意。”凌霄收起软剑,藏匿于腰带之中,对着老人道谢。

  “小子,还真是客套。”老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这个天南城路人皆知的少年,不禁感慨。“小子这柄软剑不同于其他的长剑,修习这种剑术对练习者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单单就一只手腕的力度这一项就限制了好多人,你想它就像软鞭一样,但是重量和柔度并不相同,还需要注意节奏等,一般人不会选着它,因为它是比较棘手,而且初学者往往会伤到自己。老头还是希望你能从鞭法练起,等熟练了,再练习这种软剑。”

  “多谢大师告诫,小子就不打扰了。不过这件事还请大师不要告诉其他的人。“凌霄留下一句谢意与警告便离开了屋中。趁着月光,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