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晓以堪比上古之‘仙’。

  风云大陆,中域己,一脸失望的坐在地上,望着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以说凌霄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大清国,是内阁学士之子,他名为林允之,当日被斩于市井,灵魂出窍,遇见一个鬼脸之人,被扔到这个世界,恰巧年仅二岁,刚刚死去的凌霄身上。这种离奇怪异的事情,他自知通晓古今,却不得所解。

  而恰恰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熟悉起来。有的时候他甚至分不清自己倒是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风云大陆,划分五域,东西南北中,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名曰中域九州界。

  这里文明渊远,释道儒三家思想,影响了数万年,乃至更为久远。

  这里流传有仙魔的故事,妖魔鬼怪人各种志异。

  这里没有仙家法术,‘气功’,才是大陆唯一的主调。

  风云大陆之上,‘气功’的修行,历经数万年的演变,革新,发展到了巅峰的地段。‘气功’的广泛,直接影响到了人类以及各种智慧生物的日常,所以‘气功’,被人所敬仰,所尊敬。

  也因为‘气功’的广泛同时也演变出了各种修行之法。譬如儒家‘浩然正气诀’,佛家‘大悲咒’道家‘小无相功法’等等。

  而这些功法也是有高中低下,天地玄黄,在其上甚至还有无人知晓的神阶功法。

  而每一套功法,又分低,中,高三级。

  在此之外,还有配套的武技亦同样分为天地玄黄等阶。

  而每一套武技,又分为低,中,高三级!

  功法与武技的属性也同样分为五种,即五行。金木水火土,五种。

  武技,顾名思义,利用本身的‘气功’施展的招数。

  风云大陆武技多不胜数,不过一般流传出来的大众斗技,大多都只是黄级左右,想要获得更高深的武技,就得加入宗门,氏族,或者学院。

  当然,也有好运的人,掉下山崖不死而获得前人的传承,所以说如果你遇见离奇的事物,不要慌张,也许是前人对你的考验。

  总之,这个世界种种的离奇,凌霄已经习以为常。而自己不能修炼‘气功’,一切的缘由都在十年前。也恰恰是十年之前,发生的那一件事,将自己的灵魂得以在这个少年的体内延续下去。

  )E酷☆S匠j网首XI发

  从接受这个的身体同时,十年前那一幕便毫无保留的展现眼前。

  十年之前,清明祭祖。

  凌家后山竹园,一间竹屋外,二岁的凌霄在此玩耍。

  谁料天际一道霞光闪过,一个泼皮老道士,驾鹤而落。

  那老道士一身道袍,头戴青光冠,手持三尺拂尘。

  “无量尊佛,你这妖孽,可让老道寻了多日。”

  老道说完,便来到凌霄身前,“老道,夜观星象,天煞之星出现,想必就是你这妖孽!”

  忽闻,那老道士,浑身青光大盛。在凌霄额前,腹下丹田之处印出两掌。

  顿时,凌霄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无量尊佛。”老道士,驾鹤欲要离开。

  一道白光袭来,只见竹屋内一绝美的女子,接住了凌霄的身体。

  “霄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唬娘亲!”

  老道士见此女子,顿时有些吃惊,当下跳了下来。

  “天哥。”女子大喝。

  竹园深处,似有竹林晃动。片刻功夫,一中年稍有臃肿的男子背着竹楼走出了竹林。

  “婉儿,怎么了?”男子说道,当他第一眼看见老道士,便是一惊。凌家后山竹林乃是凌家重地,这老道士怎么会出现在此?

  “道长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我凌家竹林重地?”

  “天哥。”女子声言哽咽,似欲要哭涕。

  “怎么了?”男子走了过去,发现女子怀中那二岁孩童一脸煞白,顿时惊恼。“我儿怎么了?为何气息如此微弱?”

  男子扶住凌霄,用气劲为凌霄疗伤。谁料凌霄弱小的身体,不堪重负,口吐鲜血,气息全无。

  “儿啊!”男子痛哭,“我儿这是怎么了?是谁打伤我儿?”

  女子哽咽大声啼哭,“是那老道士,下得毒手。天哥决不能放过此人,一定要为霄报仇!”

  男子惊闻,转过身来,“道长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我凌家重地,伤我幼儿?”

  老道士手持拂尘,飘逸一动便出现在男子身前。“看来这小妖孽已死,说到底也是一条生灵。

  无量尊佛,老道夜观天象,此子实乃煞星出现,会扰我九州不得安宁。

  所以老道未天下黎民,除此妖孽!”

  男子大怒,“道长,乃是出家之人,为何下此重手,无缘无故来我凌家杀我幼儿。

  还编排出视为天下黎民,除害。

  今日,不管道长是何方神圣,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道长纳命来!”

  男子气劲外放,已成气旋。向老道袭去。

  老道士似有吃惊,拂尘一扫便将男子的气劲化去。“小小的气者,也敢在老道面前班门弄斧。”

  顿时老道士,淡然一笑。“小辈,凭你的境界。连小须弥都没有达到,也敢威胁老道?”

  一股威压,自老道士身上而出,男子大惊,心料这老道士修为高深,当下该如何?杀子之仇岂能不了了之?

  老道士居不理会男子,驾鹤而起,停留在天际。“贫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上清派,原木子。想报杀子之仇,老道随时恭候。”

  男子仰天长啸,大哭悲怜。“贼道士,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凌某人对天起誓,终其一生,必亲手弑杀你。”

  女子悲伤过度早已昏了过去,男子心痛如割。抱起妻儿走进竹屋。

  “我儿凌霄,天生神力,二岁便能引气,乃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如今,如今!”

  竹屋内传出苍凉的哭泣之音,环绕竹园不绝。

  “无量寿佛”

  男子闻声,便怒揭。“好你个贼道士,还有脸回来。就算一死,凌某人也要在你的身上留个记号。”

  “无量寿佛,施主请息怒。贫道一木子,为追师弟原木子而来,没想到竟然来迟了。”

  “道长,你们欺人太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