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j正版=Z章)1节上39酷m匠…网m

  “噗嗤”凌月带着眼泪乐了一下,张碎看着这个脸上带着晶莹剔透泪珠的凌月,比刚才生气的时候好看多了。张碎不由自觉的说了一句,“你真漂亮!”

  凌月短时间内有些发懵,但立马反应过来笑着说,“滚!!”

  “好!我滚。”张碎一副答应的样子。凌月看着这样的他“噗嗤”又乐了一下,“算了,你还是别滚了!”

  “怎么?心疼我了。”瞬间,凌月的脸色就变了,“谁心疼你啊!”凌月没有看着张碎,只是将头一撇结巴着说,“你要是滚了,我还咋走啊,不会就一直坐在这吧!”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滚的。”张碎狡猾的笑了笑,“难道还要去吗?”

  凌月知道他说的是族长所住的地方,“当然要去咯!”这时候的凌月跟张碎提起这事就没那么生气。

  “我扶你去吧!”凌月点了点头,张碎把她扶了起来。走着走着,凌月表情突然变的沉重,“喂!张碎!”

  张碎看了看凌月轻轻的问道,“什么?”

  “墨成明说我老责怪别人,老自以为是,到最后没准会害死谁!”凌月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张碎,“这是真的吗?”

  张碎所说的结果不是凌月想得到,“当然是咯!”凌月停下脚步,“啊!”惊叹一声。“不过你现在可以改啊!可以改的更好啊,让墨成明没话说。”凌月没吱一声,张碎并没有忘记刚才,墨成明为了让自己和凌月和好而抛弃掉凌月,“其实墨成明也是为你好,他这么说只是不想让你再继续这样下去,他肯定认为你再这么下去对你没好处,所以你别在意!”

  凌月还是没说一句话。

  那所屋子里:墨成明坐在地上静静的,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族长室中:一个苍白的头发的矮矮老人在床上打坐,体外围着老人的是一些气体,是白色透明的气体,如果不是看见里面的东西在扭曲肯定还不知道这是气体。

  张碎开口说道,“族长,那个医生好像被兽族抓去了。”张碎没有一丝急切,好似可有可无的一件事。

  “是啊,族长,快去救救她吧。”凌月正好与张碎想法,反而很紧张,“都怪我们,没有能力阻止别人,都怪我们!”

  族长慢慢的运下气,停止了打坐,“她暂时不会有事!”“族长,你为什么这么说。”凌月不明白族长的意思,“被他们抓去肯定会有危险啊!怎么会..”凌月慢慢的小声了下来,“没事呢?”

  “兽族抓她肯定是她对兽族的行动有用,既然有用,为什么有危险了。”族长从床上跳了下来,“如果兽族真要是对她不利,那么刚才不就实行了吗?”

  “那..”凌月把这些话思考了一下,“那您的意思是不救她了,就让她待在兽族咯?”

  族长抿了抿嘴,“不是不救,而是时候未到!”

  族长看着床头的那个跟脑瓜一样大的圆球闪着光。“估计这个时候快到了!兽族欠下我们的共三笔帐马上就要还回去了。”族长小声嘀咕着,并没有让凌月、张碎听见。

  凌月看着这个球闪着光,便看了过去,感觉这个圆球很熟悉,似乎在哪看到过,“这..这不是刚才那个屋子的那个球吗?”凌月恍惚记起向张碎说。

  张碎看了几眼,“咦!还真是,这就是那个球吧。族长,你是怎么这么快就把这玩意搬过来了?”

  “这个球虽然和你们所说的球一样,是因为有俩个一模一样的。”族长双手放在背后,用右手把住左手腕,“这个球是我们伟大英雄的象征。当它在闪着光时,说明我们的英雄处在危险之中!”

  “那么...”凌月发现那个球在闪着光说道。

  “恩,我们的英雄现在就处在危险之中!”“您说的这个英雄是谁?”凌月在刚才那个医生所说的她的哥哥就是英雄基础上猜测到。

  “那位医生带你们去的地上的墙上会有三张照片,而那三张照片上的人就是这位英雄!”族长淡淡的说到。而凌月惊叹到,“什么!”本来凌月不相信那个土匪是林木涧的英雄但由于族长都这么说了,不得不相信了。

  “那个当了土匪,抢劫别人钱财的人会是这么好心林木涧的英雄?”凌月问道族长。

  “恩。”族长答应了一声,“我再说一个列子,你好好想想。”族长从嘴里慢慢的吐出一个故事,“有一天,一个人教他们的学生,出了五道题:三四得几?三五得几?三六的几?三七得几?三八得几?”

  族长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说了下去,“那个老师让一个学生回答,那个学生回答道:三四一十二,三五一十五,三六一十八,三七二十一,三八二十六。其他的学生立马说道:‘师父,他做的最后一题错了!’老师却说道:‘你们为什么不说他的正确之处呢?’学生们无言以对。”

  族长最后总结一句,“所以,不要以一个人所做事来断定这个人是好是坏。”

  凌月和张碎没有吭声,仿佛已经被说服。

  族长微微一笑,看着已经不闪的圆球,“俩位小友,看外面。”族长把靠墙的木头框架和遮住框架的图案大纸的窗户打开。

  张碎看着凌月,凌月也看着张碎,互相点了点头。张碎扶着凌月走到窗户前,族长微微一笑。

  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坐在一个房子上,周围一圈的人观看着这个男人小声嚷嚷起来。

  凌月瞳孔一缩,一直相信那个人已经死了,可现在活生生的人站在她的面前又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那个大伙子就是...”族长刻意停顿一下。

  然后,族长很自豪的说到,“我们的英雄:王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少说:

  今天上午喝酒去了,回来已经是中午了,我这人喝酒过敏,全身都痒,特晕,而且全身都是红的,我还依稀的记得,我的脚都成红色的了。

  然后我就去睡觉,一直睡到七点半,竟然没人叫我起床。然后洗漱,洗澡,换衣服,吃饭,开电脑,游戏签到。

  完了!9点了,搞得今天一章都没写上,还搭上一个稿子!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