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蓝色,白色,黑色,哦对了,还有灰色和浅绿色。”

  我点点头,“没错,一般女人才喜欢红色系列,比如玫红啊紫色啊橘红色啊之类的,对吧。”

  小魏点头,“一般是这样,哎哥你怎么去一趟洗手间就这么不对劲啊,你要说什么?”

  我冷笑两声,将口红从背后拿到前面,用手夹着举在半空中,他一眼就能清楚看到的位置,果然,小魏脸色一变,非常着急而慌张的起身朝我跑过来要夺走,我向后一闪,指着他的脚下,“别动,站稳了,别再往前冲听见没,不然我不保证我会不会不小心给它撅折了,到时候它主人找你要你可拿不出来啊,女人最计较她的东西男人是否好好保存,哪怕一根头发丝,这意味着你在乎不在乎她,哥是过来人,我不可能骗你,最好站稳当了听见没。”

  小魏非常无奈的表情,他眼巴巴盯着我手里的口红,仿佛害怕下一刻我就给摔在地上似的,也不知道在他眼里我怎么这么混帐,就喜欢破坏别人东西吗。

  我笑着看他眨眼,小魏语气顿时怂了不少,“哥你快点给我,别闹了,这东西对我有重要意义,你想不到的重要意义,快点,我真着急,你给放回去,要不就直接给我,千万别弄坏一丁点,我还得还她呢,别的都行这个你别动成吗。你不喜欢我新买那款游戏机吗,我借你玩儿还不成么,你要我都给你。”

  哎呀我去,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说问世间请问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这玩意还真是无形之中看不着摸不着却能把世间人都折磨死。

  爱情的力量当真是这世界最伟大的东西了,小魏那款游戏机,可是新出不多久的,贵到卖肾,苹果算个屁啊,那游戏机不算各种配件设备耳机等等,就要八千多,都配备齐了没有一万二下不来,就很小一个,但是玩儿起来超级爽速,嗨翻了天。

  我和陈皎都眼巴巴借了很多次,各种好听的都说了,甚至我都有一次喊他小魏大爷,他都不肯给,连看一眼都不让,那叫一个抠门至极。

  包头这种阔少托了不少人都没买到呢,听说第一批上市眨眼抢购一空,第二批还没上市,正处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少有钱人都没地方拍去,我们知道时候早就卖完了,赶上小魏值班,正好路过游戏城就买了,当时好多人排队,他是因为穿着警服,又碰上了游戏城老板是熟人,这才给内部留了一个,还是进价,就八千,不得不说中国游戏市场还是非常有发展的,怪不得那么多国家都跑这边出口来。

  就陈皎还是他上司呢,小魏都死活不给,我们在想,大约给他一个范冰冰交换游戏机玩儿两天,小魏都不给,这货除了忙公务就这么点兴趣爱好,全中国网游界的他都玩儿遍了,而且全都是高手,有的级别都能压死玩游戏的行家,听说他还玩儿了一款游戏赚了好几万,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我对这些东西没啥感觉,除非特别有意思的才动动手指消磨时间,相比较捧着电脑和游戏机浪费光阴,我更喜欢端着酒杯在酒吧夜总会里泡妞儿找刺激。

  不过我非常惊讶是,任何威逼利诱都不屈服的小魏,竟然为了一支几百块钱的口红,把过万的宝贝游戏机都不要了。

  “行啊,魏警官,对于感情方面我还以为你不开窍呢,敢情全是假象,你可比一般男的都开窍,知道用这种方式把女的招回来,哎你是不是故意落下人口红的,打算玩儿二次回眸是不是?”

  小魏记得脸上都流汗了,我忍住笑,眯着眼看他,“你床单怎么是紫色的啊,你刚才说了那么多你喜欢的颜色,也没有提到紫色,那你说,为啥你床单却摆了一个你最不喜欢的,除非是有人喜欢,那么她喜欢为啥你摆呢,除非是你俩都用,那么这就完美解释了我的疑惑,行啊,小魏同志,天天装模做样忙公事,为了人民为了国家把自己私人时间都占用了,没对象装可怜,敢情私下这么幸福这么滋润啊。”

  A…更》新vU最n快c:上酷(z匠网

  小魏被我盘问得彻底崩溃了,“哥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原先一个高中同学,那次在街上碰见了,她喝多了,我给弄回来在我这儿住了一晚上,转天早晨她走了,可能是在浴室洗漱时候补妆给落下的,之后我俩也没联系,我觉得她自己东西都不往心里去,我主动问显得我有什么想法一样,但昨天在朋友网上她忽然给我留言谢我,我就把这事儿提了,她说这几天方便了来找我拿,顺便请我吃饭感谢一下我那天帮她,不然一个小姑娘在马路上喝多了,万一碰见坏人呢,我就是做了一件好事,毕竟人民警察,这举手之劳,任何人我都会管,对方哪怕是男的,我也会,但我不见得给弄回家来,我知道他好人坏人啊,女的再怎么样也没我力气大,但男的我未必能制服他,我肯定是给带宾馆去开个房间,所以哥你别瞎想,这都是关系我清白问题,挺好的同学友谊看你给编造的,跟一夜艳遇似的。”

  我听完他的解释,就有一种被坑的感觉,仿佛是良辰美景让屁搅了,原本还情意绵绵的,忽然就成了一场恶作剧。

  我仔细想想,也觉得我太冲动了,他这样的,天天像樱桃小丸子一样纯真愚蠢,能有哪个女的不开眼在他房间里和他那啥啥啊,我不能用我哄骗女人的手段和智商来看待他,真是欠妥啊。

  我撇撇嘴,把口红扔给他,其实我扔的位置非常准确,我不可能让象征友谊的东西毁在我手里,但小魏却急得差点咬我,“别扔啊,掉在地上怎么办,你好好给我不行啊!这么悬的事,万一捅了篓子我都不知道去哪儿买一模一样的。”

  我嘿嘿一笑,抱着双臂看他特别宝贝小心翼翼的拧开检查了一下,又转回去,放在口袋里,生怕我趁他不注意又给抢了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