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皎听了我说的话,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洒脱,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比我想的还要多,在我都有些不耐烦时,他忽然说,“方砚,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我是开车从她前面经过的,所以我看到了…她肚子是鼓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彻底呆愣住,比他告诉我他看到了苏紫还让我不可置信心潮澎湃,我捏着手机恨不得给它抓碎,良久,我发出连自己都听不出来的沙哑声音,“肚子是,鼓的?”

  陈皎嗯了一声,“很鼓,虽然我没结婚,没有过切身经验,可毕竟见过的也多了,大约是六个月左右的样子。”

  我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砰砰得打鼓,像是要把我震碎一般,我从没有过这样激动而害怕的心情,比和敌人对峙,枪眼顶在我额头上还让我更加紧张,这意味着什么,算算日子,完全对得上,而且我有足够理由相信,苏紫怀着我的孩子离开,打掉了,就算再快,也不会在短短几个月内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连我都无法代替白承俊留下她和我过一辈子,还会有谁能在短时间内代替我的好让苏紫动心呢,让她义无反顾为他生儿育女呢,而且时间也对不上。

  所以百分之百孩子是我的,她离开后并没有去打掉。

  我从没有这样庆幸过,也没有这样感激过她的善良,不管她怎样于男人中薄情,将所有对她好的人都看做是救白承俊的跳板,可至少她对于孩子没有下过狠手,她是真的渴望做母亲,而且孩子的父亲还是我。

  我拿着电话像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起来,我的眼底都是酸涩和湿润,大片眼泪滚落下来,车窗玻璃上倒映出我此时的狼狈和激动,司机从后视镜内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吧欲言又止,我兴奋得无以复加,看什么都觉得那么美好和动人,我拍了拍他的座椅,“师傅,您要说什么,别跟我客气。”

  我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百块钱,全部递给他,“谢谢您。小费,不用找了。”

  司机并没有收下,和我推辞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给了我,他笑着一边把持方向盘平稳的开着,一边在后视镜里时不时看我一眼,对我说,“小伙子,遇到高兴事了吗,你上车时还没什么表情,怎么接个电话这么高兴。”

  我声音都是颤抖的,两只手在瞬间就冷了下来,一般我在恶劣环境的极致紧张状态下才会手脚冰凉声音发颤,而今天我是因为太高兴了,都说乐极生悲,我不怕,哪怕再大的倒霉都朝我一起冲了过来,只要苏紫还留着我的孩子,我就什么都不在乎。

  我终于体会到了那些记者报道在最关键的生死危难时为什么父母不顾自己安危第一件事是压着孩子在身下保护他的生命安全,当你知道这世上有一个自己的骨血存在时,那种难以言喻的惊喜和美妙是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无价之宝,弥足珍贵。

  我靠着椅背,将眼睛闭上,我咽了口唾沫对司机说,“我深爱的女人怀孕了,是我的孩子,六个月了,再有三个来月就快生了。我就当爸爸了,师傅,我其实在我的事业上非常成功,在生活上,我过得也很潇洒,可惟独对这个女人,我非常茫然,我根本不知道一切怎么发生又怎么结束的,从来都是她掌控节奏,把我耍的团团转,可笑我竟然从没有后悔过,在我感觉到自己要放弃要后悔的时候,她竟然没有打掉我的孩子,还留着,我就动摇了,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师傅,您是过来人,您告诉我,这代表什么。她还愿意回来吗。”

  司机蹙着眉头,大约没想到我这个陌生人竟然在喜极而泣的情况下把这么私密的事都讲出来询问他,他有点受宠若惊,尤其在听到我事业成功时,脸上的表情敬仰而激动,似乎觉得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男人向他这个奔波在社会底层艰难求生的司机求教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

  “反正按照我的想法吧,小伙子别抱太大希望,不是说对你怎么样,她要真喜欢你也不会走了,女人怀孕是最脆弱的时候,她特别渴望男人在身边照顾保护自己,也很敏感多疑,她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如果不是你对不起她了,让她承受不了,而是她自己的问题主动走了,那不是别的原因,就是不喜欢你,不愿意和你过下去,一旦孩子在你的视线里生下来,她和你的牵绊太深,她也舍不得,就走不了了,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我想到了包头和褚冰冰同样对我说的话,几乎如出一辙,一个人这样说也许是他自己的想法,但如果都这样说,大约就是苏紫的想法了。

  她爱着白承俊,觉得很对不起他,当初为了给她报仇他才一时冲动去杀了人,导致在监狱度过最好的漫长岁月,她在外面帮他找出路,她可以心安理得以这样方式和我在一起,但当她的计划失败,白承俊仍旧无法获得自由和新生,她的愧疚感再次沸腾翻涌,比之前更严重更压抑,她怎样和我在一起呢,怎样在一个那样深爱她的男人备受煎熬时和我结婚生子,怎么允许自己过得幸福,她离开我,是为了陪伴白承俊一起在这无情无义的黑暗世间生活,隔着铜墙铁壁万丈红尘,彼此遥遥相望苦苦痴守,她就算爱我又能如何,她始终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儿,其实我理解她,我之所以恨她是因为她心狠到连未出生的孩子都能扼杀和放弃,当我知道她没有,我再联想到这些,我所有的恨意都好像很傻很幼稚,全部都消磨掉了,只剩下心疼。

  PL酷/匠。网}首发

  我的头贴着车窗,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华灯初上阑珊霓虹,我好想知道,她这几个月过得好不好,为什么没有离开上海,她可否在茫茫人海深处见过我想过我,是否有渴望来找我,进我的怀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