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做了一锅面汤,炒了一道莴笋瘦肉,一道冬瓜虾仁,都是我爱吃的,不得不说,她非常贤惠,也很有能力,作为妻子也好,作为警察也好,她都是非常够资格的,可是感情这种东西,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然说这世上十对夫妻其中有三到四对并没有什么情深意重的感情基础,只是彼此双方门当户对非常合适,于是就在一起组成家庭结婚生子,其实很多时候,感情不深厚反而适合过一辈子,因为你不会对对方抱有太大希望,你并不深爱他,他稍微做点什么你就觉得很感动,也不会强求,更不会抱有过分的期待,人们总是对自己更看重的期望更多,恨不得他把你装在心坎上,忘记一个小小的纪念日都会很难过很失望,但如果感情基础不深,那些都变的可有可无,这也是为什么越是深爱越是失望越是相杀,越是不爱误会越少吵闹越少,彼此都能将就,也会觉得有些愧怍,从而各种谦让,相敬如宾扶持一生。

  这也是很多人都在说,找相爱的人谈恋爱,找合适的人做伴侣。

  黄秋媛就适合做妻子,但遗憾的是,随着时代发展,感情这种东西变得非常细腻化,尤其像我们这群年轻人,更看重感觉和情分,哪怕明知道不合适,只要喜欢,就会不计代价去尝试,离婚率的上升和双方父母的溺爱与分化包括夫妻自身的高期待却低实现有很大关联,感情很多时候存在于彼此的幻想中,而现实往往可以打败你全部的梦想,想法和事实相碰撞,自然结果不会太好。

  我吃了几口菜,热乎乎的面汤让我忽然有点想家,又有几个月没回去了,我妈虽然很想我,但我爸非常理解我,大约都是男人的缘故,并不会让我妈非常勤快的给我打电话,我爸的想法是男人要有担当,既然离开了家,父母总念叨着像什么样子。

  他大男子主义了一辈子,对我妈虽然嘴上骂着脸上唬着,但心里很疼很护着,我有时候看着他们这样吵吵闹闹过了一辈子,就觉得非常温暖和羡慕。

  如果我和苏紫也可以这样,一起走到白头,那该多好。

  现实有时候太狠了,毫不留情的戳你一刀,看着你鲜血淋漓它幸灾乐祸。

  有的人一辈子事业不顺,有的人一辈子感情不顺,有的人前面都挺顺,可结婚了生孩子费劲,过日子艰苦,和婆家吵完和娘家打,生了孩子他又不听话,老公禁不住诱惑,老婆午后黄花,人这一生都非常顺利的太少了,就算有,也肯定不是你我。

  黄秋媛看着我一边吃一边飘忽的眼神,笑了笑,“怀念这个味道啊?”

  我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是啊,两年多没吃了,能不怀念吗。还是那个味道,一样好吃,记得原先我下班回来你给我做饭,我每次都能吃两大碗,你总说我吃这么多也不长肉,身材这么好人神共愤,你吃一点都会发胖,那时候吵吵闹闹青春正盛,现在想想还挺怀念的,如今都快奔三了,到了而立之年再也不能胡作非为,我爸妈也老了,我也不想再过那样胡闹的日子,人在眨眼间就变了。都说女人善变,其实最善变的是岁月。”

  “真精辟,不会是律师,你活得这么明白看得这么透彻,那么问题来了,你为什么会被女人甩了呢?”

  我非常无奈的笑了出来,“真行,拿话栽我是吧?”

  “不是啊,我就是真好奇,我觉得都应该是你甩女人,我就特别奇怪,活得这么清楚还能被甩。”

  我用筷子敲了敲碗边,“人难得糊涂,太聪明了太透彻了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何况不是还有那么一句话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活在感情中的男人女人,智商几个不为零?当聪明人遇上了好演员,你也分不清楚她是真的入戏了还是装模做样,我就分不清,谁让苏紫演技那么好,连我都骗了,我还真以为她喜欢我呢。”

  其实呢,也许她从没有对我动过心,只是我以为我感动了她,再她最悲伤的岁月我像英雄一样出现,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离不弃,就算铁打的心在饱经沧桑后也很容易渴望一段真情从而沦陷至深,难道说她经历的太多了,所以才会无动于衷。

  难道除了白承俊就再没有男人能触动她的心吗。

  酷匠g…网正版LF首‘发

  她要孤独终老?

  还是说,她不爱我,不代表不会爱别人,也许总会有一个男人取代白承俊在她心底的位置,却唯独不会是我。

  那我倒自私的宁愿她一辈子孤独到死,也好过陪在她身边的不是我。

  爱情很伟大,但同样是这世上最容易狭隘自私反目为仇的感情。

  黄秋媛在我胡思乱想的功夫,已经吃下去半碟菜半碗饭了,我非常惊讶看着她,“你不减肥吗,原先哭着嚷着不吃不吃的,现在怎么到了餐桌上跟女汉子一样。”

  黄秋媛撇撇嘴,“我每天多累啊,白天上完班经常毫无预料就通知夜里加班,一忙就到凌晨,有时候赶上比较棘手的案子,三天三夜连轴转是常有的事,一开始不适应,困得要死,后来因为我打盹儿差点毁了我们的计划,被批评后再也不敢了,到现在,夜里不加班我还失眠,只要出去踩点抓捕,我就和猫头鹰一样,眼睛眨都不眨,你说我天天体力压力这么大,我再不吃,我还能活吗?不过因为耗费体能多,我吃多少也不胖,都不够我自身耗费的,我一直都没超过九十斤。”

  黄秋媛说到这儿忍不住哈哈大笑,红扑扑的小脸蛋特别可爱,“有一次我出去到赌场抓获几个高利贷的违法犯人,我亮出警官证说我是警察,他们都不信我,打量我之后语气很不屑说,‘妹妹,我请你吃顿饭,营养不良的豆芽菜一样,你还是警察,我一根手指给你推倒了你信吗。’我当时比他还不屑,我说不信啊,结果他们仨一起上,没超过三回合全被我扫趴下了,到车上他们还迷迷糊糊的像做梦一样,一脸青紫跟我说,‘你这么瘦也太能打了,早知道这样我们直接跟你走了,还挨这份罪干什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