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冰冰大约觉得包头误会之下的言辞有些过分,挺不好意思的,从他怀中接过小水晶,垂着眼眸道了一声谢谢,包头来不及仔细看看她,她就转过身去坐在了对面位置。

  小水晶看到妈妈回来非常高兴,手摸上她下巴用白白嫩嫩的指尖戳着划着,咧着嘴吧咯咯笑,声音非常清脆好听,显得一张原本就漂亮可爱的小脸更天真动人。

  混血儿的确要比单一的基因要出众许多,男孩女孩都一样,混血就是好看,五官深邃又迷人,像刀刻的一样。怪不得褚冰冰即使做单亲妈妈还是代孕生下来的孩子也非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小水晶的抚养权,这样可爱的女儿,要是我我也不会舍得放弃。

  }更新}最快Gu上j酷@匠i网nA

  包头一脸的惊魂未定,“这什么时候的事啊,我都不知道,你俩瞒得挺好的啊,连我这个死党都不告诉,拿我当外人啊?这是在一起了?”

  他说完没等我们回应什么,忽然非常大力拍了拍我肩膀,给毫无预料的我吓了一跳,“哥们儿,虽然我一直觉得,像你这样的条件,哪怕没我有钱,娶个小模特都不成问题,你是潜力股啊,自己有房,买车也指日可待,家里还是知识分子家庭,绝对的清白世家书香门第,凡是女孩家有眼光的,都愿意嫁你,但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特别喜好这一口,你自己数数,苏紫,褚冰冰,还有之前那个在全校范围内给你戴了一顶油光光绿帽子的空姐冉佟,还是你初恋,你这辈子桃花虽然旺,可质量实在不敢恭维啊,别光看脸啊,漂亮不能当饭吃,你看我老婆,长得不怎么样,人也粗糙,不世上,可还没过门就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亲儿子,我没喜当爹,你总不能比我还差吧?”

  我狠狠将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拍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少在这儿胡说八道的。”

  我偷偷打量了一下褚冰冰,她倒是没生气,仿佛没听见一样抱着小水晶轻声哄着,我忽然在想,这是什么情况?莫非她本身对我也有点意思,所以对于别人的误会才装没听到?

  我心里翻来覆去想了好多,包头坐在我旁边笑嘻嘻的凑过来,一脸八卦,“说说呗,咱俩这关系,你有什么秘密还跟我藏着掖着的?关键我就纳闷儿了,你不是有处女情结吗?苏紫之前跟过别的男人看你一开始那别扭劲儿,你那么喜欢她都迈不过去这道坎儿,褚冰冰可是干的代孕,她还不是植入的,是直接做来怀孕,那身体多少个男的看过了,比小姐还烂,你竟然不在乎了?爱情的力量这么伟大吗,可是你傻啊?你给别的男人养孩子,你是觉得自己身上颜色太单调想弄点绿色的来晃晃人家眼吗?”

  我狠狠在桌子底下踩了他脚一下,“我说了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跟褚冰冰在一起了?她现在正打官司呢,找我做她律师,这孩子也跟我没关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成不了她爸爸,你再瞎掰我就跟你绝交啊。”

  “哟哟哟,至于吗,还真急了,逗着玩儿不行啊,现在怎么越来越碰不得了,就能你说我坏话我不能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呀?你也太霸道了,我知道跟你没关系,你和褚冰冰能生出混血儿吗。”

  包头端起我的奶茶杯子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看向对面和小水晶玩儿得不亦乐乎的褚冰冰,包头到底是律师,就算再不靠谱,比一般老百姓也聪明得多,我都没详细跟他说,他立刻就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你要争孩子抚养权,你结婚了吗。”

  褚冰冰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得摇头,包头哦了一声,“那我彻底明白了,这孩子是你雇主的是吧,现在你不想给对方了,那我问你,你拿了他钱了吗。”

  褚冰冰抱着小水晶,垂眸看着桌面吃得狼藉的蛋糕盘子,“拿了,但具体情况方砚知道,并不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履行协议,但他不要,后来他又反悔了,但我已经舍不得孩子。为什么说代孕母亲在生下孩子后立刻就要雇主抱走,宁可给她找别的乳母也不能跟随在母亲身边,虽然有的代孕母亲和孩子并无血缘关系,只是借助一个子宫一个肚子,但毕竟十月怀胎,她不会舍得,看一眼就放不下了,何况我就是小水晶亲生母亲,她在我身边一年多,我怎么能忍心看着她离开我。而且还是以后都见不到了。你们是男人,所以无法了解女人的心情,我生她的时候是顺产,但死活开不了骨缝,我之前代孕的两次,全都是剖腹,因为考虑的问题比较多,希望留下一点痕迹,证明是我生的,所以这一胎我不能再剖了,医学上说按照道理最多剖腹两胎,顺产是无限制的,当然也有例外,可我不想冒险,我就选择了顺产,生了很久都生不下,小水晶的脑袋出不来,大夫说再不生下恐怕就要憋死了,一尸两命,还会大出血,最后还是剖腹生下的,我以后恐怕都无法再生育了。”

  我听了之后心里咯噔一下,以后都不能再生了吗。

  那这谁还娶她啊,这不等于一辈子有不了孩子?

  怪不得她一定要留下小水晶,如果这个孩子再离开她,她这辈子都无法再有自己的骨血了。

  那么她也就只能嫁一个有孩子的二婚男人,不然谁能接受一个不能生孩子曾经还做过代孕的女人当妻子呢,就算爱情足够伟大可以让男人抛弃这些,但婆家呢,总不能不抱孙子吧,这可是作孽的事。

  我原本燃烧起来的那点小火苗忽然就灭了,还真是一切都有命数啊。强求不得,我都打算改掉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结,毕竟我也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好男人,情史丰富得一塌糊涂,我都想过,不刻意强求女人的过往,只要合适觉得有感觉就尝试一下,有了家庭自然就多了一份责任感,不会再这样毛毛躁躁昼夜颠倒,结果我这个念头还没长成就没扼杀在了摇篮里。

  世事难料,世事无常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