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冰冰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她忽然将目光从窗外离开,而是意味深长的看向我,“我觉得你也许爱上过一个风尘场所的女人,也被现实社会中打着良民旗号的女孩真实的面目伤害过,所以才会有这样想法,你要知道现代人对于小姐和女孩是两种概念与看法,人们见识就是非常短浅,而且喜欢看表面,不喜欢发现本质,也因为本质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看透,所以固守的认为小姐就是坏,就是脏,女孩就是干净,哪怕被各种男朋友睡得一塌糊涂,脏得天翻地覆,她到底还是一个干净的形象,这也是很多男人在婚后都觉得很委屈的缘故,相反,那些从良的小姐,再婚后倒得到了男人一致好评,她们本分懂事,因为知道自己曾经有过一段荒唐岁月,对于丈夫很愧疚,几乎都是百依百顺,并且低声下气,特别贤惠体贴,而许多分明没做过小姐却不是处女的,被丈夫娶回去都觉得恶心。他表面不提,可心里这道坎很难过去,而且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认为妻子是不是出轨了,谁让她之前就很随便呢。谁又知道,她之前到底一个男朋友还是一百个?反正也不干净了,丈夫自己也不会相信她一面之词,本能的怀疑。我自己还是觉得,我在这个社会中比较自卑,因为我想嫁个好男人,他们不会要我吧。”

  @看4正版f章节上rh酷a¤匠;网:Y

  “谁说的!”

  我忽然脱口而出,在触碰到她目光后,我又急刹车咽了回去,好险啊奶奶的,我差点说我要。

  褚冰冰笑着看我,“怎么?你想说什么?我看到你好像咽回去了半句话。”

  “嗨,没什么。”我故作没事的摆了摆手,脸已经有点无法抑制的红了,她也没计较,大约没想到我咽回去的话会是这些,她低头重新喝咖啡,我怀中一直安静吃蛋糕的小水晶忽然发出了一点声音,咿咿呀呀的,不清楚的喊着爸爸,褚冰冰身子陡然一僵,她看向小水晶指着的一个点,有一个高大的西方男人提着公文包从一家冷饮店出来,手上托着咖啡,站在街道旁边在看一份杂志。

  我从褚冰冰瞬间僵硬的脸上看出了大概,我咳嗽一声,“那是小水晶父亲吗?”

  褚冰冰有些茫然而惊慌的点了点头,“麻烦你点事。我要过去和他见一面,你抱着小水晶在这边等我,千万不要让他看到孩子,他现在还不清楚我住在哪里,让他看到孩子的话,他一定会想法设法要小水晶跟他离开,我到底还是争不过他,索性就先躲着,等案子有结果了再说。”

  我非常大方的拍了拍自己胸口,“英雄救美是哥们儿我毕生追求,这辈子除了这点爱好我再也没能找到更好体现我社会价值的方式了,自然是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褚冰冰被我逗的哈哈大笑,脸上紧张的表情也渐渐消失下去,“那谢谢你了。我马上回来,千万不要让他看到孩子。”

  褚冰冰说完后走过来俯身吻了吻小水晶,柔声细语说,“乖乖等妈妈回来,听叔叔话,不要淘气。”

  褚冰冰在俯身亲吻小水晶的时候,她的胸口恰好露出一个非常诱惑的弧度,沟非常深邃,几乎能夹住一个馒头,真不愧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了,浑身的女人味儿是一般女孩比不了的,那胸至少有半个西瓜那么大,还不会大得很假很恶心,而是非常迷惑人的弧度与形状。

  我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褚冰冰没有发现我的怪异和失态,她叮嘱好后就拿起手包推开门迎了过去,那个男人并没有多么震惊,相反在看到她后非常自然的等她走到跟前,我不禁在想,怪不得褚冰冰非要过去而不是偷偷摸摸躲开这里,原来她知道他是有备而来,就为了见她。

  可他怎么会知道褚冰冰在这里?

  小水晶伸出小胖手隔着玻璃指着褚冰冰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身影,朝着我咿咿呀呀哼唧,不清不楚的含糊着喊出妈妈两个字,我将她小身体裹在怀中,轻轻托住她的腰防止她会累到,褚冰冰不知道和那个男人说了什么,男人情绪微微有些波动,摊开双手耸肩,一副不能答应的表情,而褚冰冰又在听他说了什么后,特别激动的伸出手推搡他身体,两个人这样争吵了片刻,过路行人有的在围观和指点,男人大约觉得不好意思,主动缓和了脸色与语气拉住她一条手臂,朝着一侧的街道角落处走,褚冰冰隔着人海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也不管她能不能看到,朝她用力挥舞了一下手臂,示意她放心,这边很好。

  她像是看到了又像是没有留意,只看了一眼就跟着那个男人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忽然看到了门口一辆酷炫的亮绿色摩托车一闪而过,疑似包头的男人一身机车服特别骚包的出现,在街道人最多的地方来了一个急刹车鱼摆尾,格外酷毙的停下了,他一只脚支撑住地面,将偷窥摘下,还真是他。

  我非常用力的拍打玻璃,小水晶呆呆看着我,大约有点被我的激动吓住,头抵在我的胸口位置,嘴巴瘪住像是要哭,我赶紧一手轻轻拍打她安抚她,另一只手在包头看过来时拼命的摇晃起来,他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和欣喜,根本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毕竟我不喜欢吃甜食,巴黎贝甜这种地方,白给我我会考虑进来,但显然没人白给,那么花钱消费,我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包头朝我勾手让我出去,我朝他招手让他进来,他点点头,不一会儿就出现在我身侧,他拍了我肩膀一下,我转过身的霎那,他才看到我怀中的小小一团,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靠!方砚。你小子行啊,这不言不语的哪儿整出个孩子来?这跟你长得不怎么像啊,是你的吗?别回来曾经的风流债找你喜当爹,你小子别傻乎乎的就认下了,现在女人比男人还会说谎装逼,不要听信一面之词,还是做个亲子鉴定踏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