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丽其实活得挺明白了,别管她是因为酒还是因为自己受伤到极限就茅塞顿开,谁愿意一直痛苦呢,到承受不住的时候,傻子都明白要松开一点。

  能抢走的男人不是你的男人,虽然男人都会受不了外界诱惑,但强制自己对家庭负责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就像这世上很多贤妻良母,但也有出轨背叛丈夫的荡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能太绝对认为男人都坏女人都好。

  将自己置身在和许多女人的争夺中,活得那么艰辛,不如放开了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海阔天空,虽然离婚并不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女人很有资本,离开了这个,让他后悔去吧,也不失为最洒脱的一种生活方式。

  鲍丽脑袋枕着沙发笑得特别诡异,“我爸妈当初就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因为他比我大了十五岁,你知道十五岁的概念吗?在古代,在农村,都能当我长辈了,我爸才比我大二十二岁,他和我爸能称兄道弟的年龄,我爸妈肯定不愿意,而且我爸妈对我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并不期待我嫁给一个有钱人,我妈说,有钱的男人最无情,我不信,当时我已经完全掉进去了,江山说什么做什么我都觉得好,我都着迷,我二十来岁,我没有过恋爱经历,他就是我初恋,而且当时我已经跟了他了,我就住在他家里,早就同居好几个月了,我爸妈怎么劝我我都不听,就是那种着魔了一样,后来我爸不管了,我妈一看也不能再说什么,我说带着江山回去,我爸妈不让,说他们不会见,我想怎样随便,但不要带回家去,他们丢不起这个人,街坊邻居都看着。”

  鲍丽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艰难咽下去,“江山娶我之前,有过一个老婆,还流产了一个孩子,他跟我是二婚,但我没嫌弃,我觉得过去的事不要提,是我生晚了,我遇到他之后他对我好就足够,男人的过去不像女人的过去那样让人厌恶和排斥,男人用过去丰富自己的阅历,会显得更加成熟,而女人的过去只能让她更廉价。我自己找了一大堆借口为江山开脱,但我没想到到最后我把自己给推进了火坑,他不值得。”

  “他和他前妻为什么离婚?他离婚有瘾吗?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折腾吧?”

  鲍丽伸出手指了指自己,“为了我这个小三啊。”

  啊?我去!意外收获一个接一个,我消化能力有限啊。

  ●最~新`:章x节上e酷e*匠(网Q

  “当时他和他老婆关系已经很不好了,他有钱了,有了地位,升了官,就看不上他老婆了,他老婆比他大一岁,当时都四十了,人老珠黄,自然不如这二十多度水灵,男人本能就会喜新厌旧,后来他追我,和我在一起,我以为他离婚了,直到他老婆带着两个姐妹趁他上班去公寓里大吵大闹还打了我,我才知道原来他还没离,后来他回来我和他也打了一架,我说他骗我,他和我再三保证,我不是小三,他已经打算要离婚了,在我出现之前,只是他顾念很多没有下定决心,但现在有了我,他一定会给我婚姻,结果没两个月,他们就离了。他们上午离婚,中午我和江山吃了饭下午就去领结婚证了,当时办证的人还窃窃私语的,看我们眼神都特别不好,我后来起身出去的时候,还听到那两个工作人员说‘又是小三上位,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干什么不好,拿插足别人家庭当买卖做,父母怎么教育的?没素质不要脸。’我虽然觉得心里不舒服,可女人的嫉妒心就是这么可怕,我当时还沾沾自喜,觉得我打败了他前妻,我在他心里很重要,结果呢,这么快报应就来了。三个人的爱情中没有谁会是胜利的一方,都会付出代价,所以我在想,这个小三的代价又是什么呢?她会不会在被抛弃那一刻,像我这样很忽然醒悟了?”

  忽然醒悟…够呛吧,毕竟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糊涂了半辈子后忽然就清醒过来,人难得糊涂,更多聪明人是在用这句话麻痹自己的理智。

  有些小三直到被男人坑死还在念叨着我们是真爱,他不爱他妻子,我和他只是相见恨晚,殊不知只要他男人的东西还在,他就可以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女人相见恨晚,而不是只针对你。拿时间和不爱作为借口去发展婚外恋的男人,尤其还是有孩子的,那他完全就是别有用心狼心狗肺的混蛋渣男一枚。

  我可能也喝多了,在这样的气氛下,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能保持清醒才怪,已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状态。我和鲍丽一人一瓶酒见了底儿之后,忽然有人按门铃,我本能的激灵了一下,我拍了拍她肩膀,“有人来,这个点了,不会是你老公吧?”

  我说这话的语气就有点被捉奸的感觉,但其实我俩只是喝酒诉苦,根本连过分的动作都没有,但是…鲍丽在门被打开那一霎那,忽然扑在我大腿上,她是因为脚下一滑踩空了才扑来的,她的头部非常狼狈的窝在我身上,而江山提着公文包恰好走进来就目睹了这一幕,我当时就绝望了,赶得好不如赶得巧啊,这也太寸了吧?我和她一直坐在各自位置上保持距离喝酒,就这一霎那她扑了过来,还是以这样诡异暧昧惹人遐想的姿势,难道是天要灭我吗?

  江山虽然在外面有女人,但男人本性就是允许自己在外面三妻四妾却非要女人对他三从四德忠贞不二,所以他看到这一幕后,整个人都暴躁了,他甩掉了公文包朝这边冲过来,一把扯住鲍丽,他冷笑瞪着她,鲍丽这才有点清醒过来,一身酒气看着江山,她大约是眼睛有些模糊,可能喝大了意识还不清楚,等她缓过来后,完全无视江山已经黑沉的脸,非常奇怪说,“你不是不回来了吗。”

  靠!女人傻起来比猪都没治啊!这不是故意让他误会的吗?她是来坑我的吗?

  江山冷笑着,身子都颤抖了,“我不回来了,你就把男人光明正大带回来了是吗?你控诉我出轨,要我赔偿你的时候,你又是怎么做的?你出轨就是应该的了?咱俩都有错,你好意思狮子大开口?你作为女人,背着我做出这样勾当,你不要脸我还要!别在这里,爱去哪儿去哪儿,这里不允许你这样放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