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人和有钱男人结合在一起就会被很多人认为一个图钱一个好色,其实呢,这世上的真爱无国界无年龄,现在都无性别了,身份又算什么?

  难道有钱男人就注定这辈子没有一个真心爱他这个人而不是贪图他金钱和地位的女人出现吗?

  难道漂亮女人就注定蛇蝎心肠不允许她善良体贴顾家勤俭吗?

  人不要站在一个固有的圈子内去用一概而论的目光看待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想法,有自己的认知和选择,以偏概全会造成很多误解,从而让这世上太多太多原本相爱的人分道扬镳。

  有人说,不存在爱情也可以有一段非常完美的婚姻,在还不崇尚自由恋爱时,太多男人和女人的结合都是悲哀的,尤其对于女方,女人非常感性,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对待谁都能在特定场合下因为一些外界和心理因素而产生欲望,可女人不行,她只能因为妻子身份而被迫承受,以致于很多人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等同于长期强奸。

  可当孩子出生,女人还是选择了接受命运,坚守这段并不是她初衷下开始的婚姻,但现实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会因为爱情的改变而选择放弃婚姻,男人愿意迁就,是因为成本的诸多考虑,可女人还是无所顾忌,也是男人对女人越来越怨声载道的缘故,小三可以趁机而入的机会。

  当女人不停抱怨,男人不停逃避,小三不停的笑,就意味着一段婚姻彻底走到尽头,再无挽回的可能。

  鲍丽终于认知到了,但我忽然觉得,很难受。

  说来她的认知还是在我的帮助下,那些照片和视频对她起到了致命打击。

  一个女人歇斯底里是因为她还抱有期待,她试图发泄,发泄过后继续坚持,但一旦她变得非常平静,她才是放开了。

  女人的感性其实非常有意思,男人总说,女人是水,是花,是一本读不透的书。

  她的很多反映与表情,与男人想象的并不同,很多男人在背后崩溃说,“她到底要什么啊!还要我怎样啊!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真正的聪明男人也要会不懂装懂,不是在工作上,而是在人际交往上,有时候异性渴望你懂,她的眼神会非常亮,非常期待,问话的结尾是她主动替你肯定的语气,比如“你也这么觉得吧。”“是不是挺有道理。”“我一直这么认为,你呢。”

  她这样说是希望你和她一样的想法,继续聊下去,而很多金领白领的大龄剩女职场白骨精,在某一方面都有强势念头,她会把你是否和她有这样共同语言当作来辨别和你继续交往下去的筹码与条件之一,有很多时候男人都装诚恳,平时谎话连篇,这时候为了留个好印象开始说实话了,摇头说不知道啊,我不是这样想啊。

  人家怎么Pass掉你的你都不知道。

  要会诚实,知道什么不该诚实,掳获女人的法宝就是懂得女人心,会察言观色,而不是一味的表现你的人格魅力。

  对她口味的人格魅力才是魅力,不对口的就连屁都不算。

  所以说,有演技的男人才能坑遍天下美女。

  过于憨厚的只能找个老婆过按部就班的日子,一点风流的岁月都有不了,而过于花哨的,一辈子都讨不到一个贤惠老婆,只能在婚后被戴绿帽子,让你明白之前风流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

  所以什么样的男人,就配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公平的,浪子回头娶得贤妻的也有很多,可真正发自内心的浪子回头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这也就是男人抱怨不公的症结所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实中的平淡生活非常乏味,自然比不了你左拥右抱的潇洒与多彩,你会屈服于现实而被迫选择归于平淡,但你心中总渴望着从前的花花绿绿,女人非常敏感,久而久之见你无法改变,自然也就疏远,吵闹。

  所以骗女人,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早晚都会暴露,这世上男人在感情内并不是一个聪明的物种,而只是一个占据生理主导的物种,女人才是最聪明最敏感的,她很多时候只是为了给你机会自欺欺人,强逼自己听信你的谎言,但如果她决定撕下你虚伪的面具,你是逃不掉的,骗不过去。

  鲍丽将萨利放在地上,它团成一个球儿滚了两圈,然后跑到阳台上自己的窝内,眯着眼不动了。

  这狗倒是挺有眼力见儿。

  鲍丽走到酒柜前面,拿着两瓶白兰地和拉菲,都是名酒啊,真舍得给我喝,她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脸上挂着笑容,“陪我喝点吧,不怕你喝穷了我,就怕你喝不多。”

  我去,这还没喝呢,我看她就像喝大了一样,这要是把白兰地喝下去,她还能认识我是谁吗?女人喝多了也非常可怕啊,别回来抱着我把我当她老公了,我还不想失身给一个我才见了两面的女人。

  我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包头,这么好的艳遇他一定高兴,但我又一想,包头现在弃恶从善了,基本从良,他对他老婆儿子还是比较负责,自从那天在我家回忆嫣儿被他老婆逮个正着,包头焕然一新,大约那天回去也是一顿恶战,那土妞儿平时温柔懂事,傻呵呵的,但一旦这些压抑积累到一个点,为一件事爆发出来,也够包头喝一壶的。

  。最新}L章节上酷@、匠●b网

  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老婆奴,我猜那次经验教训让他记忆深刻,估计再美好的艳遇也不能打动他一颗向上的心。

  想我方砚一生纵横情场,不知道染指过多少清纯玉女,也不知道放纵了多少次夜场的温柔乡,我还能怕被一个喝多了酒的女人强上不成?

  来啊,有胆量来啊。

  我想到这里浑身都冒火了,禁欲许久,也算半个和尚了,今天要是我在劫难逃,就当老天爷可怜我这祖国的花朵,给我浇灌点雨露,如果我所幸逃过一劫,那我也保全了自己清白,怎样都不吃亏。

  鲍丽让我选喝哪个,我左右看了看,指了指红酒,倒不是我爱喝红酒,其实论口味,我更喜欢白兰地那种酒,但我怕的是,人家没有酒后乱性的意思,我和白兰地喝大了把她给强了就麻烦了,我还得吃官司,她好歹还是一个没离婚的官太太,这不找死吗,红酒我喝了不至于撒酒疯,顶多后劲起来了头疼而已,我把主动权交给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