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鲍丽说,“你生气没用,他就是有小三了,男人外遇不上床除非是下面有病,要真那样,他也不会出轨了,这是要花费成本的,小三永远比妻子贵,比妻子更不容易满足。你也知道他们早住在一起了,要不是你要的钱太多江山不愿意给,人家现在早名正言顺造人了。都打算离婚了,就别斤斤计较,忽略掉那些和你没关的事,不然这气你生不过来。”

  鲍丽咬着牙闭上眼睛,吓得我赶紧帮她把持方向盘,“我去,姐姐,你不要命我还要呢,我帮你办案子不是想陪着你一起死,我还没结婚呢,我对婚姻还没有失望,你要是打算拉个垫背的一起死,你换个人行吗?”

  “我凭什么死?要死也是他!男人都不是东西,当初没追到手海誓山盟百依百顺,到手了你就不值钱了,跳楼甩卖都没人要,女人都说生了孩子后丈夫连看都不看你一眼,我没生孩子啊!我没生都这个下场,还让我们女人能相信吗?男人总说,女人是嫁男人还是嫁钱啊?是,我们当然嫁男人,可男人能一辈子对我们好吗?还是钱实在,你不花它跑不了,男人呢?你哄着他该跑还是跑!外面小狐狸精早都盯上了!能从你嘴里把他抢走!我们无法从男人身上得到一辈子的保障,我们只能从男人身上撬点东西出来,我们结婚要有房有车,至少在男人的心还在我们身上时我们能过几天舒服日子,凭什么啊?人老珠黄了,他也有钱了,他就找年轻漂亮的去了?这种人就该直接枪毙!给国家省点粮食!”

  鲍丽真是气急了,她说话时我分明感觉到眼前空气都是水雾,啪嗒啪嗒的迸溅着,糊在脸上都湿漉漉的,幸亏是美女,要是凤姐的话,非得把我脏死不可。

  江山将车开到一家西餐厅门外停下,泊车小弟从门口迎下来,接过钥匙,有礼仪小姐直接将他们二人引领进了餐厅内,鲍丽咬着牙,狠狠砸了方向盘一下,果然不是她自己的车,有的爱车人士,尤其以男人居多,车碰一下都心疼半天,这妞儿差点把方向盘砸歪了。

  “这餐厅还是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他经常带我来的,我们每个周六晚上都来这边吃,这边的西冷牛排特别好吃,他现在也带着别人来了,他可能早就忘记了我爱吃全熟的,他现在脑子里心里都只有那个女人。”

  鲍丽说到最后眼圈忽然红了,我叹息一声,每当此刻我都有一种要讨伐男同胞包括我在内的心情,其实女人要得不多,你变心了,她赌着气非要分你大把钱财,她并不是真的的那么贪财,当然也有,但大部分不会这样,很多时候男人出轨只要回家承认错误,女人都会原谅,她们除了因为自己不再年轻离开了你也不见得能有好的姻缘这个考量之外,更多女人比男人长情,她很难选择遗忘一段她付出过真心的婚姻,有钱有势了好好过日子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折腾来折腾去的,难道只有贫穷才能让男人看清楚一个女人的真心吗。

  你分明知道给小三要买礼物她才能对你笑,为什么不想想你不买礼物只要按时回家夸她辛苦做的饭好吃,就会对你笑的妻子呢。

  是,她笑起来没有外面情人好看,没有外面女人能激发你的新鲜感和刺激感,但她也曾年轻美丽过,把最好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你,为你生儿育女孝顺父母,这世上没有犯错的女人,只有逼得女人犯错的男人。

  鲍丽大约决定在我这个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有些尴尬,她忽然抹了抹眼睛,咬牙切齿看着江山那辆车说,“我不会让她和小三好过的!方律师,想尽办法,能榨多少就榨多少,我给你酬劳涨到一百万。现金全款一次性支付,我说到做到。”

  这倒不是钱的事儿了,而是…

  人总是看得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她这么愤恨的缘故无非就是江山出轨了,他背叛她在先,和婚姻中的出轨很多时候没人关注先后,而是双方都有背叛,女方比男方会遭受的谴责更多,因为女人就该守妇道,这是自古留下的历史问题,是男人的霸权主义下说随着时代变迁而进化实则仍旧在每个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封建顽劣思想。

  可鲍丽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错了,她只单纯认为他先出轨,她是受害者,她是被逼无奈的,她情有可原。天天张口闭口人家出轨了背叛她了,就好像她没出去找男人玩儿刺激似的,别管基于怎样目的,报复也好寂寞也好,做错事的人都有一个挣扎和矛盾的过程,但你走向和心理斗争不重要,重要在于结局,警方办案都看结局,不会因为你多么有苦难言就让你杀人无罪。

  我和鲍丽也下了车,她径直朝着门口走去,脸上杀气腾腾,仿佛给她一把刀她就能和里面狗男女同归于尽。

  我吓得不轻,在推开门时一把拉住她,我扯着她身体到一侧墙壁,给后面客人进出让路,我小声对她说,“千万别闹大了,你要清楚,他的身份毕竟特殊,现在严打,上面最讨厌的就是黄赌毒和贪污。你想要分钱,就别把事情闹大,基层的人民群众最不缺的就是喷子和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真要是有人举报上去,别说两个亿,两百万你都分不到,按照我对这一行的了解,他一年工资都超不过二十万,还得加上各种奖金,十年才能二百万,他住的房子开的车都算进去,还能有多少存款,钱哪儿来的?上级不傻,不闹大了,每个人都有问题,谁也不会戕害同行,等于把自己也坑了进去,但要是有了风声,谁也顾不上谁,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你认为你能分多少?你不跟着一起进去做笔录就不错了,鲍鱼吃腻歪了打算换口窝头尝尝?”

  鲍丽闭上眼睛,她缓了好半响,再睁开眼时果然没有刚才那么冲冲的杀气,她对我说,“道理我懂,但我控制不住,我只要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我就受不了,你自己进去吧,我在车里等着,你拍照片,能录音就录音。我不想别的,既然他这么无情无意,我何必还争取复合?他嘴上答应了,私下还是和她来往。趁现在我还有大把青春,解脱了也是好事。我只想着多分钱,我不能给那个女人留着,我是卖青春得来的!”

  x9最V新kS章F节上酷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