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可能一生不做错一步,但要分清楚哪一步可以错退回来还有转圜余地,哪一步不能错,一旦迈出就再无让你第二次选择的可能,那么爱情就属于第一步,错了再重来,只要你还对未来抱有信心,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可婚姻就是第二步,有了孩子的女人更是第二步,你再缩回来,你不值钱了,你不缩回来,你会遍体鳞伤,因为你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和隐忍。

  “经营婚姻是一门学问,为什么有很多心理学家都在研究婚姻学?因为它太深不可测,你永远无法了解在这场婚姻内两个人的心是越来越靠近还是越来越疏远,人心难测,不管你多么了解他,他都会因为某个情境而改变,而不是一直这样下去,婚姻经营不是单纯靠你的感觉,你的认知,女人要站在一个体贴的角色上,想象你需要的,是否他能给得起,而一旦给不起,你就不要太过分,对于男人而言,女人和自尊,永远是自尊重要,不要觉得男人绝情不看重你,一旦一个男人为了女人抛弃自尊,他值得你爱吗?没有自尊的男人你还有想要吗?你得到有什么意思?男人需要站在一个尽量理解的角度,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操劳持家,她想要的只要不过分你都该尽可能满足,为什么有钱男人特别招女人喜欢?因为有钱男人有资本满足女人任何要求,女人会认为这就是爱,社会排挤厌恶小三,是绝对她们单纯爱钱,拜金物质,但其实她们也有很多是通过这样方式误解了男人对自己就是真爱,从而造成一种我只是因为爱和他在一起的念头,女人很容易被感动,被触及到心里那根弦,一旦断了,她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而对方是否值得你这样,就决定了你的结局是悲是喜。”

  鲍丽笑了一声说,“你对这方面的认知非常深刻,我很难想象你没有结婚,没有妻子,你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历经沧桑的男人形象,举手投足全都是阅历和深沉,那个女人错过你大约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不,错过我,是苏紫的遗憾,我错过她,是我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悲剧。

  幸运在于,一个动不动就为了另一个男人选择离开抛弃甚至不管不顾自己是一个母亲身份的女人,不值得我深爱,我也无法得到得到她一辈子,我时刻要处于也许会失去她的紧张中,这对于我何尝不是一种侮辱,而悲剧在于,我此后再也不会这样义无反顾的付出,这样深爱一个女人,我就认真爱了一次,唯一一次恨不得立刻结婚名正言顺将她禁锢在我身边,可也就这一次,我终于理解伤害是一种怎样概念。

  江山将车驶入一家高档商品房小区,以我对这边经济的了解和掌控,这片住宅区的房价平均在八万到九万之间,仅仅次于深圳和广州一些顶级别墅区,在上海算是高端住宅。

  临近黄浦江,西边的公寓大楼一旦打开窗户大约就能眺望到奔腾不息的黄浦江,比邻而居别墅区,如果在此蹲点的话,能拍到一些明星的私密。

  我咂吧了一下嘴,好地方,先来踩踩点,等我哪天不做律师了,当狗仔记者就埋伏在这边拍明星爆料八卦,也能让我吃喝不愁,而且我挺喜欢窥探别人秘密的,这是一件非常爽的事。当然,其实也挺变态的。

  最新章Az节上酷匠/》网

  江山最终将车停在一栋公寓门前,等他下车进入后,我透过车窗看向门牌号,是第十二栋。

  鲍丽握住我手说,“我看到他在等电梯,你能不能跟进去,他应该不认识你,看看他按下几层,我非得知道这个小婊子住哪楼。”

  “然后呢,知道了你要怎样?”

  鲍丽咬着嘴唇,“我知道我不能怎样,这种事不要完全怪女人,更多是男人问题,他如果不出轨,他如果坚定信念,外面女人再怎样聊骚他也不会动摇背叛我,但我咽不下这口气!”

  “冲动是魔鬼,我不赞成你趁江山不在找这个女人打一场,会降低你正室的地位和身价,也让这场婚姻内,你处于一个让旁观者都厌恶的角度,毕竟你也出轨了,你不要把江山最后的面子和底线都打崩塌,这样就连恩情也不复存在,你能分到你想要的数字更加难。但我可以帮你去看看,因为你是我的代理人,我有权满足你一切在不伤害我人身安全条件下的要求,不过要加费。”

  鲍丽比划一个OK的手势,“可以,到时候结算具体再谈。”

  好,我就喜欢这样痛快的,先办事后谈费用,我事儿都做了,我就算狮子大开口你能拒绝吗?如果马路上都是这样缺脑子的,我这辈子到死能住上海景别墅了。

  我推开车门下去,从口袋内掏出一个黑色口罩,用极快的速度戴上,正好电梯门打开,江山先进入后,我紧随其后,说实话,我也没把握他到底认识不认识我,都是法律界的,我比他名气可大多了,凡是在上海这边政界有点头脸的,基本都听过方砚的大名,但见没见就另当别论,政界的聚会和论坛交流会我基本上从来不出席,这还是包头告诉我的,为了保持神秘感,为什么大明星接受记者采访却极少暴露私生活而是跟人打拉锯战,而且面对镜头有三宝,装逼甜笑说抱歉。这就是为了保持自身神秘感,还不能减少曝光度,包头说大家越是见不到方砚,越觉得好奇和期待,你的身价在众说纷纭中就抬起来了,适当拿乔一下,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度的。

  他说的这些好处呢,我没体验到,不过这一刻我很庆幸,因为他还真不认识我,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大约觉得挺奇怪,电梯内本身就很缺氧,我竟然还戴着口罩,也不怕憋死。他有点打量和好笑的目光,我近距离看发现他长得还真不赖,属于耐看型的,我不禁在想,鲍丽想法还是偏激,谁让那个小三伤害到她利益了呢,但江山的条件非常好,一点不像一个老牛吃嫩草的恶心男人,他事业有成,接触下来也许非常有人格魅力,作为那个背后的第三者,也有可能和他就是真爱。那么案子就更复杂了,老男人针对年轻女孩是很大方的,尤其喜欢她而她也真的喜欢自己,又无名无份委屈了一段时间,他能舍得分出去那么多钱吗?还不如拿来讨好新人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