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进局长办公室前,我嘱咐了他两句,我说,“千万别提我,就说你自己。”

  包头很不解,“为什么,又没有被发现,完全不需要藏着掖着,不会怪罪下来。今天很成功啊,出师大捷。”

  我非常装逼的摇头说,“我是想把你培养到和我一样的位置,编外刑警,一个月拿四千多,虽然你不在花钱,但四千多给你媳妇儿买两件名牌衣服够了吧?你哄哄她高兴呗,给你儿子买几桶奶粉够了吧?钱不再多少,为啥咱卖力气不拿理应的酬劳呢?谁白干活不拿钱啊,也太伟大了吧。这一次的案子,功劳全都给你,没听陈皎说嘛,立功了,就能跟我一个位置,别再错过这个机会,我已经立了这么多三等功二等功,我不在乎再多一个少一个的,对我而言没必要,我也不是警校毕业,就算立一等功,我牺牲了,我也不可能成为编制内,不如机会留给你,咱是哥们儿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钱多赚,有妞儿也同泡,你咋把咱名言忘了?”

  包头还真是特别感动,我知道他不在乎钱,但他也特别羡慕我这个编外警察,说出去特别牛逼哄哄,能唬住人啊,毕竟现在不管你多大本事多大地位,都还是特别害怕警察的,人不可能一辈子做好事啊,所以包头稀罕的是这个。

  他拥抱了我一下,几乎哽咽说,“好兄弟,这次我要是能如愿以偿,除了老婆孩子,我啥都能跟你分享。”

  我呵呵一笑,我要你孩子干什么?我自己还养不活自己,至于你媳妇儿,你自己留着吧,白给我我都不要。

  包头进去后,我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没出来,估计和局长谈的很尽兴,完全投入到案情中了,给他发了条信息说我走了,明儿事务所见,就下了楼。

  我从警局内出来,陈皎不在黑暗处了,早就没了踪影,我抻了个懒腰,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显是联通号,我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非常甜美的声音,问我是方律师吗,我立刻就听出是谁,笑着走到路灯下,靠着杆子说,“乔伊岑吧。”

  她那边很激动,“你能听出来我声音!”

  “当然,我是律师,见过的人太多了,如果没点眼力和耳力,也不可能这么火。”

  好吧,我又不要脸了,这毛病和包头一模一样。

  乔伊岑爽朗笑着,“我今天加班啊,好不容易下班了,肚子饿得厉害,我最不喜欢一个人吃饭,我很讨厌孤独的感觉,一点食欲没有,你如果不忙,能陪我吃个宵夜吗,我请客。”

  哟,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正好也打算来点宵夜磨牙呢,竟然上门一个美女,还要请客,这可真是踩着狗屎运了,我非常矜持说,“不好吧,咱俩单独吃?你没有闺蜜吗。”

  她那边语气有点消沉,“我单身啊,她有男朋友了,俩人都同居了,我大半夜的去打扰,她能高兴吗,现在女人比男人还重色轻友呢。有天早晨我打电话早了,她都把起床气撒我身上了,怪我打扰她好梦。”

  嗨,这妞儿还是有点傻,大早晨不是怪罪你打扰她好梦,而是怪罪你打扰她和男朋友的晨起运动了。

  “行,那我舍命陪君子呗,用不着你请我,我是男人啊,哪能让你请客,咱第一次吃,好歹也得给我个机会表现一下绅士风度吧。”

  乔伊岑笑声倒是很好听,像银铃一样,非常清脆悦耳。

  “毕竟是我麻烦你请我啊,你陪我,哪有让你再掏钱的道理,这样吧,这一次我请你,下一次你可以请我,咱俩就算扯平,这样你能心安理得了吧。”

  嘿嘿,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丫头还是太嫩啊,男人别管有钱没钱,绅士风度还真的都是装的,又便宜不占是傻帽,有的人喜欢占美色便宜,有的人喜欢占金钱便宜,我是哪个都想占,而且都占得非常巧妙,就给人一种“哎呦我真不想这样,但我是被逼无奈啊”的感觉!

  我和乔伊岑约定了在下午遇到的闹市区那个肯德基门口见面,我拦了一辆夜行出租,在二十分钟后就到了,深夜马路上行人少车也不多,非常好走,而且这司机似乎挺着急,不知道要干什么去,竟然闯了一个红灯,也不怕扣分。

  我下车后,乔伊岑还没有到,市局距离这边挺近的,大约闹市区经常闹出事端,距离市局近,大部分人也不敢太轻举妄动,毕竟警察赶来也迅速,你跑都跑不远,这也算一种潜在意识的危机感。

  乔伊岑就算插着翅膀,肯定也没我快。

  我抽了根烟,嚼了两块益达,大约又等了二十分钟,她终于来了,和下午见时穿的衣服不一样,换了一身相对保守的黑色裙子,外面是白色外套,但距离远看,挺保守,颜色也深沉,显得很端庄,不像穿粉红之类的那么轻佻艳俗,但距离近了…我才发现这条黑色裙子的玄机和亮点,竟然是蕾丝镂空!

  我去,男人最受不了这种若隐若现的性感好吗,简直要喷鼻血啊,鼻血四溅啊!

  这是否意味着她在暗示我什么呢?可这也太随便了吧。

  虽然苏紫也是第二次见面就和我在车上那啥了,我和乔伊岑这都算第三次见了,但感情这东西非常奇妙,我喜欢苏紫,她怎样放荡我都不讨厌,反而觉得惊喜,男人还是挺喜欢在床上配合度高的女人,虽然觉得将处女变成女人非常的悲壮和有成就感吧,但不得不说句真心话,处女真累人,你都不能尽兴,她嗷嗷的喊,什么都不懂,你还得耐着性子,所以苏紫属于三百六十度完美无死角的最佳拍档和情人,而乔伊岑…我虽然挺激动,可缺少了一种期待,就觉得要是有暗示也顺理成章毫无惊喜,难道是我炮打的太多了吗?

  她四下找了找,我朝她挥舞一下手臂,她非常开心跑过来,“你就在我眼前我都没看到,我近视眼。”

  d更mi新Co最@i快WS上M酷匠Q网%!

  我看了看她眼睛,近视眼的一般眼球比较凸出,而且聚焦看着非常散,高度近视再直视你的时候你都觉得好像在看着旁人,但乔伊岑眼睛非常明亮好看,完全看不出近视,我说,“你刚近视不多久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近视眼也这么漂亮的。”

  乔伊岑愣了一会儿,红着脸笑得非常夸张,“真的吗,你没逗我,我喜欢听实话。”

  我装成发誓的样子,“绝对真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