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说完非常惊恐的看了一眼包头,“科学家一直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她坚持称自己遇到了外星人,这个不会就是吧?”

  那个女孩吓得捂住自己小腹偏下的隐秘位置,“啊!那咱俩快走,我才不要给他。”

  她们俩一边说着一边惊慌失措撒丫子就跑,我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包头脸色难看站在那里,烟也不抽了,直接愤恨扔在地上,朝着那俩已经消失在走廊上某个房间的女孩啐了口痰,“不要脸!我找你们,撒泡尿照照镜子,长得比我老婆还土,我要你们我硬得起来吗?眼瞎啊,有这么时尚帅气的外星人吗?傻蛋。”

  …8酷匠c网*正版?$首发$

  包头没好气的瞥了她们消失的方向一眼,咬牙切齿说,“没素质,来这种档次宾馆都脏了地,就该到垃圾场待着去。”

  我俩又等了一会儿,一个四十来岁打扮非常时尚的女人从电梯内出来,她戴着一顶棒球帽,是完美减龄物件,拿着一部超大屏幕的三星手机,正要联系谁,包头见到她出来立刻扔掉手上烟蒂,走过去喊了一声燕姐。

  燕姐吓了一跳,仔仔细细打量他后,这才认出来,艰难咽了口唾沫说,“您是姜先生吗?”

  包头点点头,燕姐眼底明显闪过一抹惊恐和奇怪,“你怎么这个样子出现了?”

  包头倒是对自己这副狗德行明显浑然不觉,他特别高兴说,“我换个造型,不愿意被熟人认出来,这种事还是低调点,为了自己老婆好,你说对吧?您阅人无数眼力这么好都没认出我来,别人更不认识了,我不就踏实了吗,被人说出去终究挺伤面子的。”

  燕姐这才明白,她又将目光移向我,问包头说,“这位…和您一起来的吗?”

  包头将我拉过去,引荐说,“我表妹夫,我俩丈母娘是亲姐妹儿,可能是家族遗传性不孕不育,我俩媳妇儿都不能怀孕,他那个老婆还好点,就是不好怀孕,我这个干脆没有生育功能,我说我联系一个来试试,也别让他闲着,到时候一起生,皆大欢喜。”

  给介绍个生意那还能不好?燕姐当然眉开眼笑,拍着手说,“放心吧,咱们这里的代孕姑娘保准你们满意,漂亮没得说,都是大屁股,生儿子几率大,而且特别好坐胎,一会儿见了就知道。”

  正说着话,电梯内又一起走出来三个女孩,都没超过三十岁,有的还非常年轻稚嫩,打扮很清纯,恭恭敬敬喊了一声燕姐,大约也看出我们是雇主,都挺保守羞涩的,档次不错,属于中上等,而且屁股不是让人恶心的那种大,是适可而止丰满娇俏的大,特别符合男人口味。

  燕姐带着她们跟着我和包头进了预先定好的房间,进去后我看到里面两个补妆的女人,就觉得世界真小,兜兜转转让你遇到的也总是你非常讨厌恨不得再也不见的,而你想要见到的,却总是在失之交臂,等你终于排除万难跨越千山万水遇到了,她也不再是当初你心心念念想要寻找的那副模样。

  那俩说包头是外星人的女人,在看到包头也是一愣,有一个连手中的眉笔都掉了,发出非常清脆的声响,燕姐虽然看出有点不对劲,但也没多想,毕竟事先谁也不认识谁,她也不清楚我们早就见过面,而且还有点不愉快,非常积极的挨个介绍一番,后进来的三个都非常坦然看着我们,尤其是看我的眼神要多缠绵有多缠绵,像我本身就挺帅的,再打扮一下,更是风姿绰约啊!她们大约非常希望被我挑中,而不是包头那么个怪异的物种。

  前面那俩已经不敢抬头了,心里不知道怎么气氛和懊恼,逞一时口舌之快有什么用呢,到手的生意都完蛋了。

  可事实令人大跌眼镜,包头竟然伸手指了指那个骂他外星人的黄衣女孩,“她吧。”

  那个黄衣女孩彻底呆住,燕姐推搡着她让她说谢谢,她这才反应过来,非常欣喜对着包头说,“谢谢老板不计前嫌,刚才是我不对,您当我胡说八道,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为您生个儿子。”

  燕姐很奇怪的问,“什么不计前嫌?”

  包头笑着打断说,“没什么,刚才见过了,不小心说了两句不太好听的,但我没往心里去,女人嘛,都喜欢大惊小怪,这样很真实,我反而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也希望我孩子未来能说会道的,别受欺负,这样很好。”

  包头又看着我,“你也挑一个,咱先联络下感情,看看整体身体素质,再找个好日子,再准备受孕这件事。”

  我指了一个长得最好看的,然后把一部分定金付给了燕姐,她拿到后就带着没被选中的走人了,房间内内安静下来,我们两男两女,她们俩站着,我和包头坐在床上,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得她们俩有点发毛了,包头忽然笑出声,吓得那个黄衣女孩不知道怎么回事,脸色都白了白。

  事实证明,包头这货太他妈小肚鸡肠,他留下她是有目的的,当包头说明让她脱掉全身衣服站在电视前面位置灯光最亮的地方扭动身体展示身材时,那个黄衣女孩明显脸上闪过一丝失去尊严的尴尬,而我点的那个女孩小心翼翼对我说,“先生,咱们能单独吗。”

  我对她安抚似的投过去一个眼神,“你放心,我不需要那样,他是在报仇,咱俩无冤无仇,我给你的钱一分不少,你在这儿看戏,看完了走人。下一次约我们再说。”

  女孩特别感激的松了口气,她在耳边不停说谢谢,眼神怪可怜的。

  在这一刻律师的职业性和正义感被完全压下去,眼前只剩下看尽世态炎凉的无限感慨。这个待遇女人那非常清澈的眼神让我忽然觉得,这个世上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是国家主席或者大老板女儿,谁愿意干这个赚钱吃饭呢?

  当大家排斥厌恶小姐和一些用身体尊严赚钱的女人群体时,也要看看社会对她们的逼迫和不包容,并不是你有学历就一定可以站在你该有的位置上,很多说话都不罗嗦的傻子可以指着一个老爹而月入十万在一个无比清闲的官衔上,天天耗时间就够了,而贫民子弟考上清华北大只能跑业务,给他打下手,赚取微薄薪水,靠着积累经验一点点往上爬,有的甚至爬不上去。社会一个处于优势群体的男人尚且如此,那么劣势群体的女人又能怎样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