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不喜欢她吗,现在好了,省得你主动提了,还得多分出财产,她主动了,财产正常给,你自己就是律师,她也玩儿不过你这点心眼,好歹打发点,她也不会说什么。恭喜啊。但嫣儿结婚了,你能豁得出去,她未必,所以跟她破镜重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世上好女人多的是,你不喜欢漂亮的吗?戚妙怎样?近水楼台先得月。”

  包头特别愤恨的瞪我一眼,咬牙切齿的表情把我逗乐了,我也没理他,他没好气的把我送到事务所,转身开车又走了,我喊他一嗓子,他跟我说,“我请假了,头儿着急把你调回来,就因为我要请假,我后院都起火了,哪儿有心思上班啊,我也不缺这点工资。”

  说得还挺大方,关键老子也不缺啊!我还想休假呢!我妞儿都没泡到手!

  我骂了半天空气,整理好自己仪容和心情,推门走进去,戚妙不在,大约又跟着哪个大学同学出去逛街了,有个管事儿的老爹就是好啊,分分钟有“我爸是李刚”的即视感和自豪感。

  戚成海看到我指了指我办公桌上的文件,“挺大一个离婚案,钱给的特别多,女方要求一定一次离婚成功,务必做到的条款在文件上有标注,我仔细看了,有的挺异想天开,所以我决定除了你没人能胜任,加上包头非要请假,死活说不通,我只能把你紧急调回来,剩下这一天,过年时候给你算在年假了。”

  我答应了一声,坐在自己椅子上,拿起文件简单浏览着,女方控诉男方婚内出轨并且有家暴现象,双方无子女,要求共同财产一个亿女方分割七千万。

  五万的基本代理费基础上,如果辩护胜诉额外给我二十万感谢金。

  一拍惊堂木,老子碰上一肥差嘿!

  大约是戚成海察觉到我的喜不自胜,他忽然给我浇了一盆冷水,“男方是上海人,女方是北京人,女方在北京找了不只一个律师,在了解到男方身份后,都没有接,也有接的,还没到法庭上就反悔了,不知道为什么,挺邪乎,钱是多,但不好赚。”

  我去,冥婚啊?

  “男方什么身份?”

  戚成海眼皮都没抬,“官儿。”

  “多大?”

  “四十五。”

  这个岁数了折腾什么,不怕阳痿啊。

  “什么身份?”

  戚成海笑得意味深长,“问到点子上了。你肯定大吃一惊,人家是大人物,上海市XX区高级人民法院法官。”

  我倒吸一口冷气,确实不好办。

  这种案子要走法庭,男方为上海人士,户口也在上海,而且夫妻双方的居住地都是上海,自然要在上海办,但他恰好是他所住地区的法院法官,都是同事啊,谁能判他输?

  怪不得接不了,搞不好得罪了上司,律师饭碗都砸了。

  酷"d匠n网首发Al

  “那你还给我接?”

  戚成海嘿嘿一笑,特别黄世仁,“我觉得有这个能力,而且女方给咱们事务所的代理佣金也非常高,除给你的条件很优厚外,还有我们事务所的八万块钱,相当于两个案子的提成了。”

  我说咋这么积极,比我这个接案子的都激动,合着是为金钱所折服,一向口头禅为金钱名利如粪土的哲人去哪儿了?泡脚淹死了?为了钱把我出卖,我饭碗砸了看你上哪儿赚,指着你女儿那个不成材的律师界渣子,八千都没有!

  “具体什么情况啊?”

  戚成海把一沓照片递给我,我看了看后,基本明白,就是男人出轨,一个身居高位而且又是国家部门,本身这个身份比较特殊,按道理说,应该接受人民大众监督,不能有任何逾矩的出格行为,虽然说很多次严打,但这世上永远不缺有钱有势的男人泡妞儿的行为,满大街凡是开着四十万以上豪车的,基本都曾经去过夜店玩儿一夜情,不见得不爱老婆,但更爱刺激,而那些开着百万以上豪车,副驾驶坐着的基本都不是自己老婆,至于是谁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那些有钱有地位和老婆结婚七年以上的,百分之九十五都少不了二奶。这是社会定律,男人骨子里还是排除不了古代三妻四妾的念头,这也是为什么男人出轨大家觉得挺正常,可以原谅,而女人出轨就被扒的骨头都不剩,以后出门儿都总觉得抬不起头,因为女人就该三从四德。

  照片都是角度偷拍,清晰又暧昧,男人有点啤酒肚,谢顶,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长的挺白,但是下巴上那颗大瘊子也够大,隐约能看到几根小黑毛,他正一脸笑意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孩,女孩估计是大学生,清纯得能滴出水来,比最新新晋的谋女郎还要甜几个加号,也不知道张艺谋咋没看到。

  女孩手上捧着一杯甜品,正在舔嘴唇,看着就是一副惹人犯罪的画面,美女配野兽。

  戚成海跟我说,“离婚是女方提出的,男方的本意呢,自己爬到了这个位置,有钱有势的,不可能清心寡欲,其实他老婆也非常漂亮,那次过来我亲眼看到的,三十来岁,比这个第三者要出众,可是男人嘛,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就是个定律,男人的劣根性在作祟,老婆是自己所有物啊,那就是自己的,只要不出轨,别给自己戴绿帽子,他在外面玩儿一个就好像赚了似的,而且生活太优越平淡了,难免想要点刺激,咱都是男人,应该能理解,不过职业性要求我们为尽可能女方胜诉。”

  “男方同意吗?”

  “她要求分的财产太多了,男方不可能同意,但是要打官司,男方的名誉不好,所以他肯定怀恨在心,更加不会如女方所愿,现在就是两个人僵住了,调解已经没希望了,肯定是要个结果,你就尽力吧,她马上到,会和你详细谈下过程,反正你记住,赢了钱都好商量,你那三寸不烂之舌,再多要点也不难。”

  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不择手段抢劫的土匪一样。

  我在看照片过程中,忽然听到门被人推开,进来一阵非常熟悉的香风,似乎我在哪里闻到过,而且还就在最近,接着脚步声靠近,有个女人声音无比温柔说,“请问,方砚律师在吗?我是来谈离婚案子的。”

  我听到声音抬头的瞬间,整个人都是一愣,她见到我明显也是一惊,我俩四目相视愣怔了好几秒钟,最后同时指着对方大喊一声,“竟然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