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察现场,叫法医拍照取证,周围环境不要破坏,这是第二现场,拉起警戒线,告诉围观群众和村民退后三百米之外,不允许携带手机等通讯设施用品进行机密泄露。”

  局长吩咐完这些后,看着那具尸体,三名法医围过去,用镊子和各种工具在尸体身上进行取证,他们捏起一条蛆虫,用一种探测温度和环境土壤的仪器进行了扫描等,然后抬头对局长说,“尸体全身因为高温和密闭低气压造成了重度腐烂及溃烂,基本是一一具腐坏尸体,根据蛆虫的大小数量和本身的皮肤观测,大约已经生长了五个月左右,一般情况下,尸体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遍布全身的蛆虫,所以证明尸体曾经浸泡在高浓度酒精或者化学药剂内,尸体本身的腐化程度要慢于其他尸体,而这种化学物质,基本上在百姓手中不该留存,属于化学研究所使用的,再或者就是我们法医部门用来研究尸体问题的。”

  另外一名法医针对尸体下体进行了检查,“完全腐烂,找不到精液留存,所以单纯凭口供,我们无法为三哥进行强奸控诉。”

  “这种行凶手法已经令人发指,有三嫂这个当事人的见证和详细口供,三哥就算不承认,我们一样可以定罪,这个案子决不姑息。”

  局长说完后,让法医用冰袋将尸体包裹好,几名刑警搭着一头一尾抬上了警车。

  我们回到局里后,当天中午对三哥进行了审问,他整个人非常消极和懒散,透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状态,怎么问都说不知道。

  “你不知道?付惜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如果不是你色心大起,她不肯跟你,你怀恨在心,她会死吗?她死的时候才二十五岁,这样年轻鲜活的生命,被你给弄死了,还以那样残忍的方式,你不怕遭报应?”

  三哥冷笑着靠在椅子上,他戴着手铐和脚镣,眼神非常冷冽,“有证据吗?过去半年多了,现场都破坏了,有录像吗?你们警察办案不就是那点程序吗,要不找杀人现场的录像,遗憾的是,当时那个地方没有摄像头。要不就是勘察现场的脚印头发,提取什么DNA之类的证据,可惜,这么多场大雨,早一点痕迹不留了,最后找凶器,调查上面的指纹,是我老婆杀的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没有动手。哦对了,精斑,现在尸体都烂的看不清男女了,你们怎么从下体提取精斑?奸尸啊?”

  “你给我放屁!”

  我气得猛地一拍桌子,给旁边也要爆粗口的陈皎吓了一跳,我俩都是脸色铁青,办过大大小小这么多案子,真没见过这么混蛋的,一般找到了藏尸现场,又有别人口供,再强悍的凶手心里底线也都会崩塌,这个三哥竟然没有?这半年多相安无事,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他本身对于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已经产生了轻蔑的态度和质疑,所以不管我们采取怎样的战术,他都无动于衷。

  “你还不知道新出台的法律文献吧?现在我们既定的凶手是否招供认罪已经不重要了,物证人证皆在,你想不认罪伏法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强制要求法庭判决你死刑,立刻执行,法律相关人员的道德意识非常强烈和浓厚,你戕害一个年轻无辜的女孩,还拒不认罪,态度极其恶劣,连你自己的妻子都将你供出来了,至亲夫妻都没有包庇你,你这个人的本性如何,可谓是劣迹斑斑,出于人性纲常,你觉得你占有优势吗?其实你们都能活,因为你是下达指令的,但你没有亲自去杀,而你妻子是执行指令的,她本身并不远做这件事,你们两罪相抵,只要态度好就都可以活命,我作为上海市数一数二的律师,不谦虚的讲,将你们两个人的最后结果从无期改成有期都是有可能的,但既然你自己放弃了,那好,你妻子会感激你的,因为这些罪责,我可以全部归罪到你身上,你真是伟大,能为了妻子牺牲掉自己性命,作为男人,我要向你学习。”

  我说到最后开始冷笑,三哥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丝裂纹,他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忽然这时走廊上跑过来两个刑警,脸上都是惊慌失措,“不好了队长!”

  我和陈皎同时看过去,两名刑警身后窜出来了黄秋媛,她同样脸色苍白,“三嫂在看守所内自杀了!”

  三哥一愣,飞快的将脖子扭过去,直勾勾盯着黄秋媛,“谁自杀了?”

  黄秋媛原本没顾上他,但他亲自往枪口撞,黄秋媛立刻冷笑着冲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我听那声音就知道力道不小,三哥的脑袋都被那一巴掌抽得朝另外一边歪了过去,黄秋媛狠狠的表情,咬牙切齿说,“你老婆自杀了!你高兴了?即使你在婚姻期间那么对不起她,背叛她,她也为了报复你背叛过你,但她心里自始至终都爱你一个,昨晚我们对她进行询问,她一气之下将你那些丑事都说了,结果今天又后悔了,我们让她重复一遍进行电脑录音,她拒不配合,最后竟然要求我们枪毙她,她说人是她杀的,你没有动手,跟你无关,没有证据证明你指使她这样做,她说她就是嫉妒,嫉妒你喜欢付惜,嫉妒付惜趾高气扬,她才动了杀机,我们告诉她,这样翻供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你这种男人很不值得,但她到最后都没有再提你,现在她咬舌自杀了,我们能看得住一时半会儿,却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她身上没有别的工具,却有牙齿可以咬!现在好了,你放心,你没事了,在这个案子中,你兴许是无罪的,因为的确,所有物证指向都是她,你手里还有当时的作案录像,就是三嫂亲自杀的,你顶多是个知情不报,判个三年五年撑死了,现在高兴了?你老婆替你扛了!”

  陈皎走过去搂住颤抖愤恨的黄秋媛,眼睛死盯着有些惊愕沉默的三哥,“男人就该有担当,这么多年她赚钱养着你,只要你说的她都做,不管对错,她不傻,分得清楚是非,知道一旦听了你的话做了,会有什么下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侥幸心理再大,也不至于自信到以为能隐藏一辈子。可她为什么还要答应,因为爱情,爱情是很伟大,可也是债。”

  ;!酷匠网*●正#。版Vz首k3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