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着电梯内壁笑了一会儿,给黄秋媛把电话打过去,她那边似乎在等消息,接的很迅速,我将这边的情况跟她说了一声,然后提到了为白承俊翻案的事,她那边怔了怔,“哦,你还记得啊,不提我都忘了。”

  靠,我能忘得了吗,我老婆还指着案子结果才能知道娶不娶得了呢。

  “黄所,麻烦了,给我通知法院安排一下,早就要开庭了,因为这个案子耽搁了,这算是公事吧?我这两天就要抓紧,别再拖下去了,搞不好这案子最后还得用我。”

  黄秋媛在电话里有点不乐意,“啥意思啊,没你我们破不了案啊?”

  我赶紧好言好语的哄着她,“破得了,有您就破得了,您是谁啊,一代天骄黄秋媛啊,绝对的旷世女警花,那犯人提起来您浑身哆嗦。”

  黄秋媛嗤笑了一声,“拉倒吧,我给你说一下,三天之内行吗,翻案和正常案子不一样,需要法院做很多准备,耽搁下来后,法官可能以为你不打算做这个案子了,估计都排后了,只能说尽量帮你调一下。”

  我说行,三天之内,不能再拖延了。

  挂断电话后,我打车回了家,苏紫已经睡下了,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电视还没关,估计是看着看着就着了,我将电视观赏,然后轻手轻脚的进了浴室,飞快地冲了澡,再出来,苏紫不知何时醒了,她看着我睡眼惺忪的,“你回来了,饿吗,厨房有面,自己下点吃,别饿着睡,对胃口不好。”

  家的滋味估计就是这样,别管多晚,哪怕她睡了,醒了后第一时间会关心你一下,而不是让你自己自生自灭,怪不得人到了一定年纪,都特别渴望成家,这是一种你自己一个人过感受不到的温暖,自由是自由,但缺少了归属感。

  很多时候,并不是只有女人才渴望一个家庭,为生活奔波时常疲惫不堪的男人更需要。

  我亲了亲苏紫的脸,“睡吧宝贝,别管我了,我不饿。”

  苏紫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我伸出手,在她小腹上停住,轻轻抹了抹,真神奇,男人是一个特别奇怪的物种,喜欢玩儿,比较多情,更有很多干脆是见一个爱一个,但其中有那么一部分浪荡风流的公子哥,一旦有了孩子,就会立刻回归家庭浪子回头,从此眼里只有老婆一个女人,比自始至终都专一的还要更痴情。

  浪子并非天生就纨绔,他只是还没遇到能收服自己的女人,就像千里马,它性格放荡不羁,而且极其野蛮难驯,只有遇到伯乐,才会成为马匹中的佼佼者,男人和野马是一样的,很多情况下女人不要埋怨男人不够好,要问问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做驯服这匹野马的伯乐,如果你没有这个资本,就不要怪罪男人,这世上的情投意合一巴掌拍不响,同样,感情里的由浓变淡也不是一方的过错,是双方共同造成的结果。

  苏紫在我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睡下,我非常满足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躺下刚要睡,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就像不要命了一样,我愤恨的看了一眼屏幕,又是黄秋媛!

  我咬牙切齿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得罪她,她现在是你半个上级,而且很有可能是有关白承俊的案子,虽然我现在很想搂着苏紫睡大觉什么都不管不顾,但我不满足于这一夜啊,我想搂着她睡一辈子,那么白承俊的案子就是最重要的,这件事尘埃落定了,我才能顾自己的终身大事。

  我想到这里心里痛快平衡了点,我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怕惊醒苏紫,就像做贼一样,踱步出卧房,来到客厅,我将灯拧开,接通后刚要问黄秋媛是不是翻案开庭时间定下来了,她在那边先发制人对我说,“方砚,你到家了吗?估计还没睡吧,也就刚到,陈皎和包头已经带着咱们自己的同志回来了,抓了好多嫖客和小姐,我们值班的刑警人手不够,许多还是一带一形式,也就是说,不少新手实习,还不太了解流程,老刑警根本忙不过来,我和陈皎还有包头正忙着审问三嫂,已经派出了两个小分队去出租屋内抓三哥,你过来一下,帮我们审问一下那些小姐。你比较好说话,她们不怕你,其他刑警太严肃了,说不了两句小姐就吓哭了,我顾不上她们,三嫂这边的线索比较重要,上级给了一个星期时间要求我们破案,太难了,这次是案中案,卖淫大案套着一个杀人分尸案,把我劈了我都忙不完。”

  嚯,这是让我看在旧情的份儿上,出手帮一把呗?话可以好好说啊,还指使起我来了,会不会求人办事啊?有点低头的意思行吗?

  我咳嗽了一声,下意识地看向卧室没关严的门儿,确定苏紫没有被吵醒后,我才对电话那边说,“现在就让我赶回去?”

  黄秋媛在那边毫无愧疚的嗯了一声,“不是现在,是立刻,你最好马上穿衣服穿鞋打车往局里过来,如果你实在不方便——”

  ,看正4c版(1章、节上i,酷/#匠网

  我眼睛一亮,“就不用过去了?”

  “不是,我派车去家里接你,接你到局里,当然,油费你还得出,因为这是公车,虽然是组织需要你,但我们被临时找来加班的刑警太多了,总不能挨个派车去家里接,你更不可能有这个特权,除非是以打车的形式,你掏钱,我可以做这个主。”

  我听着黄秋媛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我恨不得立刻宰个人来泄气,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赤裸裸的耍我玩儿。

  “那你早干吗去了?刚才不是没打电话,你不会直接让我去局里?非得折腾我回家一趟,衣服也脱了,老婆也抱上了,马上就要上床睡觉了,你把我抓壮丁了,你当黄世仁啊?”

  黄秋媛呵呵一笑,“来不来随你,反正你现在是编外刑警了,拿工资且不说,我们有权利对你进行玩忽职守的处罚,你自己看着办。哦对了,还有白承俊的案子,我还没来得及跟上级汇报,法院那边——”

  “得!别说了。”

  我非常坚决的打断了她,“你是祖宗行吧?我去,我马上到。”

  黄秋媛非常满意,她说了一声好,快点吧。就把电话挂断了。我拿着手机非常烦躁的抓了抓自己头发,感觉一眨眼回到了解放前万恶的旧社会。到处都是土财主和周扒皮,我被抓住上街游行挨批都似的,浑身毛孔都在叫嚣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