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秋媛从会议室里出来,她笑得特别开心,那笑容一听就是幸灾乐祸的,我气得站在原地,“你给我站住,说清楚,有什么好笑的?”

  她斜倚着墙壁,“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主动请缨,是不是那一霎那觉得自己特别英雄?特别棒?呵呵哒,敢情咱局长故意设套请君入瓮啊?哎呀啧啧,真是正好装枪口上了,我特佩服你,真的,方砚,人要脸树要皮,像你活得这么拼的也是少见了。”

  黄秋媛靠着墙壁抱着俩胳膊,笑得特别嘲讽,我气得我牙都咬碎了。

  “别管到底因为什么,最起码这是上级对我的信任,咋不让你去啊?不信任你,别看你当所长了,这是我没在和你一起工作,咱俩要都是刑警,你看副所长上级给谁干,我搞不好现在都是副局长了。”

  黄秋媛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眯眯的,“哟,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来和我撕b,真是够没脸的。”

  我张了张嘴刚要说话,陈皎忽然从楼梯口走出来,手上挥舞着一份资料模样的文件,“黄所!”

  在局里上班,一律喊官称,也就是说谁也不能喊她名字,比如秋媛、媛儿啥的,在公安局内部,非常严肃,很少有警察互相讲黄段子,哪怕这是男人本性,在局里,你也要把你的本性藏起来,男人都当太监养,女人都当女太监养。

  黄秋媛走过去,俩人嘀嘀咕咕好一阵,然后陈皎喊了我一声方律师,我这才走过去,毕竟这是内部机密啊,不叫我我绝对不能往前面凑合,否则要是出了岔头,这后果可不是我能讲的明白的。

  陈皎将那文件摊开在我面前,指给我看,“这是局长给我的,有关蔡所出入夜总会嫖娼的记录,还有一些照片。”

  我们接过来看了一眼,黄秋媛倒吸口冷气,我是彻底无语了。

  男人啊男人,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一个女人,一个酒,见到之后别这么嬉皮笑脸行不?

  蔡所在我心目中,也是神一般无所不能的人物啊,正直规矩,一丝不苟,热爱生活和职业,我实在没想到他在大门口抱着小姐啃的时候也能这么投入和迷离!

  姿态当真销魂,蔡所竟然是桃花眼啊?

  我看着其中一张照片是蔡所光着上身下面也露着大腿皮肤只穿了一条蓝色子弹内裤的样子,他怀里正搂着一个小姐,俩人喝交杯酒,看一眼都觉得热血沸腾,我简直能想象当时他喝完酒说了什么,一定是,“小宝贝。我酒量好不好?”

  因为我也曾经在夜场玩儿的时候这样丑态百出的,人喝多了啥事都有可能干,尤其是在那种氛围的熏陶和影响下,更是人来疯,再深沉的,喝多了也无法控制自己思想,没听说一个喝多了的醉汉跨在马路上抱着一个大树吻得死去活来,被路过警察发现要给弄上车送他回家,结果大哥抱着警察掏裤裆,说什么,“美女,你别用这电动的棒子,不爽,我有真的,你把这个扔了。”

  和夺的人在被别人看在眼里,唯一的不同在于,长得好看的帅哥和美女,以及长得丑陋和衰老的商人和富婆,人们更觉得前者是潇洒和风流的,而后者是丑陋与肮脏的。

  看脸的社会啊。

  我和陈皎都非常关注黄秋媛此时的表情,一个那样慈祥和蔼集严厉与温柔并存的父亲般的男人,竟然私下在夜总会如此丑态,这心里落差和打击,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但这是对于那些柔弱的要命的小姑娘,而黄秋媛是何许人也?她是刀枪不入的穆桂英佘太君,她是不会被任何真相打倒的,只有真相被她打倒的份儿。

  U更b新●A最快+上酷b匠网

  不过…事实是让人沉醉的,她脸色很难看,而且眼圈有些发红,陈皎特自责的抓住她的手,磕磕巴巴的说,“别,秋媛你别难过,你不也说吗,不能因为人的某一面就否决全部,蔡所本身是个好人,担得起我们的敬重,只是说,人喝多了而已,我喝多的时候,也挺不靠谱的。”

  黄秋媛呆呆的看着那照片,良久才笑了一声,用嘶哑至极的声音说,“我没事,我只是在想,到底怎样才能算一个彻底的好人。我一直觉得,蔡所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但我从没想过,很多一生都没碰过老婆之外的女人的男人,都会比他好,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他亲自教导我,人不要触碰底线,不要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去改变自己的原则,可他呢,我真的听话了,他没做到。”

  哎…小姑娘对老大叔中毒颇深啊,这埋怨的一席话听着怎么都有点怪罪恋人不忠诚而不是晚辈对长辈的感觉呢?要不是我足够了解黄秋媛的性格和为人,我一定觉得她和蔡所有猫腻,很大很黄的猫腻。

  陈皎不太擅长说理和劝别人,他也太实诚了,一般他劝,也未必管用,因为他嘴皮子很笨,属于光做不说的傻子类型,而我呢,作为律师,看见本领自然是出众口才和这过人的忽悠能力,所以陈皎见黄秋媛这么低迷,眼瞅着要自暴自弃自杀以谢天下了,他就朝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我心领神会,主动走过去,将黄秋媛手中的资料和照片都夺过来,越看越闹心,越觉得对这个世界的虚伪充满了厌恶和不解,那还不如不看呢。

  人无法改变别人的看法,无法改变我们的生存环境,但却能强制自己去抵抗外界的流言和压力。人活得好,我们可以说是活给别人看的,但活得不好,为了安慰自己,就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我将东西扔给陈皎,他稳稳接住,我搂住黄秋媛肩膀非常亲昵的说,“丫头,别太往心里去,我们要记住,不能将我们自己的性格强加在别人身上,你是女人,你不能理解男人喜欢的生活方式,性这种东西,是上瘾的,是带着诱惑力的,蔡所在工作期间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所长,这就够了,私事方面,我们没有人有资格干预他什么,我们是他的下属,是学生和朋友,但不是他的家属,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学好的东西,但也不要太片面的认为,他泡妞儿就不是个好人,不泡妞儿就好了吗?也有可能他身体缺陷呢,性格爱好不同,抢银行杀人放火的未必对女人感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