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的性子,特别倔强固执,而且是那种非要认死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女孩,我在最初认识她时就发现了,只是那时候她比现在更温柔单纯些,没有经历这么多生离死别和社会残酷与虚伪,也没有真正披上警服,靠自己征战一线,没经过这么多磨砺,但现在我发现她比那时候还要更倔,怎么都说不听。

  N:更}“新最…)快☆上…n酷CT匠(\网

  “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给的任何惩罚,但我觉得不能忘恩负义,我并不认为我错了,只是身份问题,刑警这个位置不允许我们讲人情味,因为法律太残酷,所以在别人看来,知恩图报的事,都变得非常错误。但谁不会犯错呢?局长,我真的不理解,每个人生下来都不是圣人,谁也不会一直做对的事,抛开蔡所本身的职位,他是男人,男人解决生理需求是见不得人的事吗?局长没有儿女吗?难道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我去,好有勇气,敢这样公然质问局长的房事!

  我只想说:请局长说仔细好吗?我主要想听细节,一定要着重陈述下你老婆的反应。

  局长在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笑了笑,“看来你对有很大偏见,认为刑警这个职业,让每个同志都失去了人情味,像钢铁人一样,只能按照规章办事,不能带有感情色彩。不错,人都会犯错,我也会,男人本能的生理需求无可厚非,如果都克制到从不发泄的地步,人类也繁衍不到现在,但关键在于,你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对什么人发泄,嫖娼是犯法,和恋人妻子是合法,比如情妇,比如小姐,这些都是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官员杜绝的!就像毒品一样,为什么我们要缉毒?我告诉你,如果靠感情做事,每年将会有大批的歹徒逃之夭夭,更多的无辜百姓陷入危险,为国家和社会造成更多无法估量的损失,我们有感情的去做事看待一个人,就是对自己职业的亵渎和不负责任,因为这个世上很多人,并不是想你看到的那样,他表现好就是好,谁也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刻在脑门上,他做了一件错事,就证明他不够自律,不是一个十足的好人,理应为此付出代价,受到处罚。”

  局长顿了顿,语气更加冷冽,“尤其是蔡所,他是所长,位高权重,很多刑警都以他为榜样,他如果做了嫖娼的事,却在本来岗位上安然无恙,会有人说我们官官相护,这个词语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意味着我们失去人民大众的信任,不再有老一辈刑警留下的清誉,我们糟蹋了国家的期望和负担的重任,嫖娼算不得致命的大罪,拘留罚款而已,你以为你能掩护住蔡所吗?就像这个照片,你们抹去了,别人还有,夜总会每天来往那么多人,你能保证没人认出来他吗?如果我们包庇纵容,蔡所会有侥幸心理,他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到时候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我们更难以把他拉回。而且我们再抓入别的人,他们质问我们,为什么官民犯罪法律的对待是不一样的,黄秋媛,请你去解释!”

  黄秋媛深深吸了口气,她的脸上有了些动容,她沉默思考良久,终于站起来,敬了一个礼,“我错了!”

  哎,我情不自禁的感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和陈皎劝了那么多,就是不如局长这一番话惯用,到底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局长嗯了一声,对陈皎说,“蔡所今天不值班,你去他家中,对他进行拘留收押。”

  黄秋媛忽然有些可怜的乞求道,“局长,可以看在他一辈子为国家做贡献,又是所长,不要让他妻子孩子知道吗?到时候签字领人,就让我来做好了,我是他学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算我拜托您了。”

  局长思索了片刻,“可以,这个要求不过分,虽然这一次他做错了,但毕竟是市局里的老功臣,这一点,我们要为他留下尊严,另外,有关一些基层刑警那里,就声称蔡所到外地出差,不要说拘留的事,他的下属,也要求守口如瓶,就像对待机密那样,把嘴闭严,但是拘留和罚款,按照正常程序走,不可以再例外。”

  陈皎离开后,局长将付惜的照片在屏幕上放大,指给我看,“这人你见过吗?”

  我脑海中忽然不知怎么了,把陈皎被那群妞儿按在浴盆里围攻的场景给想起来了,我扑哧一声就喷笑出来,局长不明所以的看着我,黄秋媛很没好气的说,“问你话呢,你傻了?笑什么,严肃点!”

  我正经了一下神色后局长说,“认识,但照片上这个付惜,和我见到的不一样。”

  黄秋媛很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只有一个付惜!”

  局长说,“不错,只有一个,但有一个真,一个假,方砚同志见到的,是假的,是三嫂从别处挖来的,以付惜的名义跟在团伙内,当然,原因不单单是为了赚钱,三嫂手下有一些小姐都非常红,经常有客人豪掷万金,所以她不缺钱,这个假付惜也是三嫂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和许多高官商人都有密切往来,甚至说,正因为有她牵连那些人的缘故,三嫂才能带着团伙流窜半个中国都没有被抓,但真正最关键因素,是用来掩盖真付惜死亡的真相。”

  “什么?死了?”

  我和黄秋媛几乎异口同声,两个人眼中的震惊如果能变成石头的话,能绕地球十八圈。

  局长将两份证明放在投影仪机器下方,放大后屏幕显现出来,一份是真付惜的出生年月日,她出生于85年9月18日,浙江省金华市人,十七岁之前都生活在这个城市,高中毕业开始下海做小姐,于半年前失踪,到现在没有找到,生死未卜。而假付惜并没有整容,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真名叫蓝红,名字很土,但出生地却洋气,是香港人,三岁随着到广东做生意的父亲居家迁徙,母亲生她是难产,大出血死亡,现有一个继母,生了两个儿子,父亲对她没什么感情,一直记恨她的出生造成了爱妻的死亡,现在由于年岁已大,继母又特别悍妒,儿子也不是对她很友善,所以造成所有人都对付惜格外不好,所以她离家打拼闯荡,在东莞和丽江都做过小姐,而且是花魁,后来被三嫂买下,带在身边,顶替了付惜,她应该了解真付惜的去处,或者说怎么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