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为在夜场摸爬滚打玩儿了一溜够,还从没见过这种待客之法,感觉她们这些打一枪换个地方的团伙,应该上不了什么档次,不过刚才在门口瞅着,姿色身材啥的倒是还不错,能在内地闹得这么大,估计也有她们的拿手好戏,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喝了口茶,陈皎忽然柯南上身了,他非常谨慎的把茶杯拿在手里闻了闻,又蘸在指尖一点,舔了舔,蹙眉看着愣神,我被他这个鬼样子逗笑了,“行了,放心,别的地方给你下药,这儿不会,夜总会不是酒吧,没那么下三滥,而且更重要的是,你连钱都给了,她还值当给你下药吗?那种药也很贵的好不好!是给那些特别有钱但是死活不上套的男人用的,你倒是想尝尝了,你长那个嘴了吗?”

  陈皎这才放了心,大口喝了两三杯,还觉得不解渴,他索性将衬衣扣子给解开了,露出白皙娇嫩的锁骨和胸膛,我看了一眼,啧啧嘴,“真嫩,比女人都嫩,你是小白脸吧,我告诉你,我第一眼看见你,真拿你当鸭子了,太像了,你身上哪有一点警察的干练和飒爽啊?你就是小鲜肉,适合被女人追捧尖叫的。”

  陈皎挺不好意思的,“我确实是刑侦专业的,关键我运气好,我毕业实习,正赶上南方的走私缉毒大案,我跟着两个老刑警深入到了一线,我特别珍惜那次机会,虽然上级怕我经验不足会扯大家后腿,搞不好就牺牲了,但我还是非要去不可,结果那俩老刑警有一个被对方发现端倪当场袭警牺牲,另外一个顾不上我,从荒废的野地原路返回了,我当时已经被发现了,骑虎难下,我就直接装成假意投诚的,为了要钱花,那人把我绑了一天一夜,我都咬牙挺过来了,还故意泄露了几个不重要的消息给他,但是他们这种人惊弓之鸟,再不重要也觉得特别重要,就慢慢相信我了,虽然还是有点忌惮吧,可我能在他们身边潜伏着,我咬破了手指把他们的行动写在袜子上,扔出窗外,让埋伏的刑警看了后,几乎没费一兵一卒让他们全军覆没,这一个案子我就升了队长,后来就一直指挥队里的刑警出任务,我极少再做什么,就没怎么晒黑,看着还跟大学生似的。”

  哇,这小子敢情从几年前就演戏啊,在更大更厉害的人物面前都演过,怪不得刚才在外头装痞子装得那么像,比我这个真痞子还像。

  我嘿嘿笑着拍他肩膀,“这么牛的事迹,黄秋媛知道不?”

  他点头,“嗯,知道啊,他也是那一批实习刑警,但没出我那个任务,局里把我传得可神了,她还来向我讨教过经验,不过她比我更聪明,更吃苦,办起案来一点不像个女人,所以她比我升得还快。”

  就在我们说话这时,那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我们俩还没来得及把脑袋探出去,之间屏风上倒映的人影袅袅顰婷,朝着这边走过来,大约有五六个女人,忽然三嫂一嗓子“姑娘们,官人里面请嘞!”听着真跟置身在古代青楼妓院似的。

  而眼前接下来的景象,更是让我和陈皎惊掉了下巴,五个原本就很漂亮的小姐忽然换下了那一身特别时髦的造型,打扮成了古代青楼名妓的样子,黑长的秀发自然垂在腰间,清一色的长款纱裙,落在脚面,妆容精致,眉长入鬓,红唇一点,娇俏动人,温婉似水,头发盘成了流苏发髻,尤其那个穿红色喜袍的小姐,简直是活脱脱的国色天香大美人。

  她们五个站成一排,缓缓弯腰,朝我和陈皎万种风情的下摆,“公子万安。”

  哎哟我去!

  太爽了吧?

  我终于明白为啥这么多个卖淫团伙市局这么重视这个了,不是犯案人员有多多,关键是她们花样百出啊,男人最幻想的就是当皇上坐拥天下美人,这比角色扮演还爽歪歪多了!怪不得她们这么火,到哪个城市都能引起骚动,大把的客人排着队都不见得能玩儿上,简直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像我这样见多识广的情场浪子都看傻了,陈皎那纯情处男自然更不必多说,他咽了口唾沫,眉头渐渐蹙起来,我看他朝着口袋里摸索,我本能的想到了他是要掏警官证,我虽然打着办案调查的幌子,我也要玩儿一玩儿好不好?不真枪实战最起码我也得痛快一下嘴吧?

  按住了陈皎的手,朝他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他可能以为我有什么要事,一脸凝重的点头收回,然后就听到我说,“都留下吧,今天晚上好好伺候我们哥儿俩,先沐浴更衣,会伺候吧?”

  那五个妞儿点头,“会,请公子脱衣。”

  哎哟我去!早知道这么有意思,当初她们在杭州走穴时我就过去捧场了,真是不玩儿一把终身遗憾啊!

  陈皎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其中俩穿着粉纱裙的小姐给簇拥着去了一个澡盆前头,我没用她们搀扶,我早就等不及了,要不是为了在陈皎面前装会儿逼省得回局里他把实话吐露出去让我下不来台,我早就脱了!

  我伸展开两条手臂,任由她们仨给我宽衣解带,小手故意往敏感地带蹭了又蹭,我额头的热汗就冒了出来,小姐这个群体啊,其实也挺可怜,为了生存逼不得已,社会对她们太偏见,没有给足够的关注和正视,导致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误入歧途,其实对我们的震撼非常大。

  但不得不说,小姐就是比一般清白姑娘手法好技术高,就算当了多年人妻,你到底也就服侍一个老公吧?顶多还一个隔壁老王,但人家小姐一天晚上就阅人无数,肯定是在千锤百炼中练就出来了绝世本领,不然在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么严重的圈子里,能站脚立威吗?

  我非常享受的脱了个光溜溜,服侍我的仨姑娘特别惊讶而羞涩的看着我,“哇,公子好猛啊,奴婢看得都心惊胆战,一会儿公子手下留情啊。”

  我笑着揽住她亲了一口,“放心吧宝贝,我也舍不得太狠啊。”

  我再扭头看了一眼陈皎,差点把心脏笑得休克了,太牛了,他护着皮带不肯让姑娘解,拉扯中那姑娘身上都被溅了不少水,陈皎急得面红耳赤,那姑娘笑着说,“公子别不好意思,来了就为玩儿尽兴,我好好伺候您,人生得意须尽欢呀。”

  6j酷匠"…网‘f永:久;免R费K看小ds说%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