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辨一个男人对女人好不好,爱不爱他的妻子,从“什么来电话主动免提啊短信当面查看不藏着掖着啊,和女同事保持距离联不联系前女友”这些方面评判早就过时了,而经久不衰并且非常准确的,是从如下三个方面。

  第一,他的工资上交速度,一般男人领了工资立刻交给妻子的,除了怕老婆,就是爱老婆,而磨磨蹭蹭特别希望老婆把这事儿给忘了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婚姻这东西,很多并不是建立在爱情上,而是成本和适合,最简单的例子,娶一个乡下少女和娶女明星的成本绝对是不一样的,所以男人为了省钱,会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等于娶了生孩子的机器、厨师、保姆和炮友,闭上眼睛关了灯,把她再想象成女明星也是一样的。科学家做过调研,许多男人在床上都把妻子想想成了他心目中的女神,很多时候在最后关头名字都叫错了,由此引发了狗血的离婚案件。

  第二,他在街上四下张望的频率,男人逛街不喜欢像女人那样东瞅细看的,因为本身他对于购物非常茫然,也不感兴趣,这似乎是女人天生敏感的项目,那么男人在没有目的买东西的情况下,四下张望是为什么呢?首先,可能是在看美女,其次,他是躲避,他心里有鬼,所以无法全神贯注安稳下来,尤其跟着老婆一起,他非常担心他花言巧语欺骗的二奶忽然也恰好出现,他得盯着,万一发现了,立刻就跑,尤其那种在看到某个女人背影忽然一愣,明显看出表情有变化的男人,基本上就是出轨了。

  第三,他是否愿意给你介绍他的哥们儿,众所周知,狐朋狗友啥的,是聚集在一起作案的高发团伙,很多隐私,老婆不知道的,哥们儿也清楚,在酒局上,在KTV里,能够大胆把老婆带着介绍给他们,基本都没有鬼,因为男人喝多了很容易胡说报道,把事实抖落出来,正因为他啥也没有,他才会这样。

  而我父亲就是好男人的典范,他赚的不少,名望很高,工作又非常让人羡慕,而且还经常拿到各种补助,整个人散发着老学究的大叔气场,特别吸引小姑娘和失婚少妇,即使这样,我父亲一生都没出过轨,唯一一次…也不知道真假,反正我妈是抓着说个没完没了的,就是邻居李婶儿,但是看李婶儿的形象,再联系我爸这个人惧内的疯狂,我估计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不值得,真要是出轨,纸包不住火,横竖都是一刀,他肯定有能力找个更好点的。

  但我妈说,王八看绿豆就对上了眼,并不能因为李婶儿不咋地就排除他们苟且的可能,总之,我和苏紫在这天早晨从卧室出来,就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我爸低垂着头站在空调前面,我妈围着他转圈,嘴上哼哼唧唧的说着家法,苏紫都看傻了。

  见我们出来,我爸特别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妈倒是记得在儿媳妇儿面前给他这个老公公留点面子,昨晚也是气糊涂了,不然我妈还是比较识大体的,她瞬间便恢复了慈祥婆婆的样子,走过来拉着苏紫的手,“方砚昨晚上跟我说了,你们今天走,你说说,昨儿才过来,今儿就走,我还以为你们得住几天呢,都没好好招待,也没带你在北京转转,下次有机会吧,别怪阿姨招待不周。”

  苏紫笑着摇头,“不会啊,叔叔阿姨对我很好,就像自己爸妈一样亲切周到。”

  她们寒暄了一会儿,我也将行李都收拾好了,我从卧室里把包提出来,我爸妈已经把苏紫送到了门口,我跟上去,揽住她的腰,对他们说,“回去吧,放心,我会照顾好我老婆和孩子的,等我们过年再回来,都显怀了。”

  我妈又叮嘱了我好一番,这才恋恋不舍的跟我们再见,人老了,特别接受不了离别的场面,所以我爸拦着不让她送我们去机场,不然就好像再也不回来了似的,我也挺受不了的。

  这一趟,基本上比我预想的顺利了很多,我还以为按照我爸那死板的想法,都不能接受苏紫,虽然是我的孩子,但咋么随便没结婚就在一起了,肯定不是好女人,没有工作,长得还那么漂亮,一看就是给老公戴绿帽子的主儿,没想到我一直认为特别难搞定的亲爹,竟然被几句恭维的话以及半斤碧螺春就给拿下了,说实话,我真是觉得…太爽了!

  最u$新:章节上。酷3}匠2)网U

  苏紫特别容易犯困,在飞机上一直睡,下了飞机又开始饿,我在小区门口打包了一份饭菜,又买了不少水果,给她送回了家,看着她吃上我也放心了,又赶紧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失去。

  我在机场黄秋媛就对我进行了狂轰滥炸,你如果下午三点之前赶不回来,白承俊翻案的事,她直接驳回。

  好家伙,她驳回的可不单单是一个案子,而是我的终身大事啊!

  我到了市局,整个人都是发飘的,太累了!

  黄秋媛在二楼的楼梯口正一脸焦急的等我,见我终于来了,她的脸拉得特别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就像死了十八个前男友一样。

  “还知道回来啊?以为你死在温柔乡里了呢。”

  我喘着大气,“她怀孕了,一看你就没经验,孕妇前三个月啥也干不了,我能有什么温柔乡啊,憋着呢。”

  “哟,守身如玉了啊,我有机会真得和苏紫交谈一下,怎么把男人拴住的,她本事太大了,都是女人,虽然她长得更漂亮点吧,但也不能这么神奇吧,你这么浪荡的公子哥,还有放弃一整片森林就抱着一个歪脖树的时候,我真没想到。”

  这位副所长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火气,是恋爱不顺啊还是职场受挫了?揪着我数落了这一通,总算才把这口气顺平,翻着白眼没好气的带着我进了会议室。

  特案局局长我一次没见过,没想到这么年轻,也就四十多岁,瘦高皮肤挺白,戴着眼镜很斯文,一点不像个在一线摸爬滚升上来的粗人,他坐在正中,旁边是陈皎,局长见到我非常欢迎的笑了笑,主动让我坐下,我和黄秋媛都落座后,陈皎介绍说,“方砚同志,上海市最著名的律师之一,二十五岁,想必您也不陌生,他可是战功赫赫,一些大案之所以迅速破案,都有他的一分力量,堪称年轻人的表率,和咱们刑警大队的最佳军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