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肯定是觉得特别尴尬,因为不仅是他们出来了,另外两户的邻居也出来了,大都市和小城市是不一样的,人际关系特别微薄,而且彼此都是互相攀比,带着排斥心理的,作为同样教师宿舍里的居民,大家都是老师,攀比的内容自然币一些土大款要高尚一点,不比工资和美女,不比房车和存款,比什么呢?比哪个老师教的班级升学率高,重点学生多,职称和评级,是普通教师还是年级主任,当然,更比一下孩子的成绩。

  我一直都在这样书香门第的美好称谓确实生不如死的环境中成长到现在的,我能活下来挺不容易,真的,所以我风流点花心点我认为还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在别的孩子肆意打闹过着简单的童年生活时,我就在这样的压力和阴影下扭曲着艰难求生。

  我成绩呢,还可以,但是特别不听话,从小就胡闹,经常请家长,再加上近墨者黑,我又和包头这样的东西特别好,自然学不到什么正经东西,所以我爸抽我,具体抽断了多少根鸡毛掸子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我们家从我小时候就养活了好几个卖鸡毛掸子的小贩,可以说三天换一个,都是因为抽我抽折了。

  一点不夸张地说,我不止一次问我爸也扪心自问,我妈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出轨生了我,我压根儿不是我爸亲儿子,之所以没离婚是因为面子问题,这一栋楼有点风吹草动整个小区都知道了,谁也不愿意把自己戴了绿帽子的事儿捅出去,家丑不可外扬啊。

  "7酷U匠网8-永/c久9l免◇H费看23小、说s、

  因为我爸对我真是一点亲生的意思都没有,抽我毫不手软,比对待仇人都狠。

  我和苏紫抱在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愣怔了一会儿,还是她先反应过来推开了我,非常不好意思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然后轻轻护着小腹走上台阶,我跟在后头,看着我爸的脸色从红到白再到青,我就知道,我又完了。

  我妈满不在乎的横在那俩邻居身前,阴阳怪气儿的指桑骂槐,“哟,这是看热闹呢?可惜了,我儿子作为上海市有名的大律师,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怀着个大胖孙子,怎么春风得意的好事儿都让我们家赶上了呢,就是好人有好报啊,哎我记得谁啊,闺女上个月刚离婚?女婿出轨了?嚯,那能不出轨吗,原先没结婚啊,看着还挺好一小姑娘,后来结了婚,怎么跟蠢猪一样?长成那模样还出去吓唬人,这是家教不严啊!”

  我爸在旁边扯她袖子,我妈特没好气的嘶了一声,瞪着我爸,我爸虽然特别威武,但还是挺惧内的,这一点上,我爸说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他作为炎黄子孙,理应保持发扬并且传承下去,当然,就是传承到我这儿来了。

  我妈含沙射影骂的这个邻居,当时就火了,我这才知道,敢情是李婶儿家,原先我们都住在一层楼,关系也算凑合,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打个招呼好歹面子上过得去,后来就不行了,李婶儿的老公和我爸都在一个学校,北京朝阳区一中,一个是数学老师,一个是历史老师,项目不同,原本搞不到一起去啊?这仇恨就是这么拉来的,而且一杠就是十几年,我也挺佩服的,能把仇记到这个份儿上,真难为他们俩还是男的,而俩老婆更是吵得天翻地覆,这一层楼反差特别大,有坏事儿呢,就总是静悄悄的,好事呢,也不管事啥日子,就差拿着锣鼓在过道里敲打来让别人知道一下,经常还发生大半夜在对门儿上趴着偷听点消息的,一点为人师表的感觉都没有,都跟一群市井小民似的无聊。

  李婶儿叉着腰冷笑一声,满脸的横死肉都能夹死苍蝇。

  “嚯,说谁呢?我一直没说话,你自己儿子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儿来,还拐带到我闺女头上了?未婚先育吧?还是老师呢,天天自诩书香门第,就这么教育孩子啊?把人家大姑娘骗上床?不要脸!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好聚好散,我女儿硕士学位,还愁找不到好男人?离婚咋了?你儿子头婚,光找个长得漂亮的怎么了?有学历吗,有工作吗?比我闺女差得远了去了!你得准备房!累死你们也还不清贷款,我闺女能给我赚钱!赚聘礼!想生你还生不出来呢!”

  “你说谁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要脸啊?李翠花,你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啊?生个母猪一样的闺女,还好意思出来现眼?肯定得学历高啊,没脸再没脑子,还能嫁得出去?”

  李婶儿骂不过我妈,可是手脚快,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飞快的扯住了我妈腰上的围裙,向上猛地一掀,就把我妈脸给糊上了,趁着我妈啥也看不见的功夫,李婶儿朝着我妈就扑了过来,俩人滚作一团,李婶儿骑我妈身上,眼看着占据了上风,又忽然被我妈一翻,给压在了身下,另外一户邻居掏出了手机在旁边录视频,一脸幸灾乐祸,我一个晚辈,又是男的,没办法凑合啊,我爸还在呢,用得着我什么,苏紫显然已经吓傻了,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其实打架这种事,现在挺多见的,因为国人素质确实很差,这点比外国人,咱们根本难以启齿,不文明,还特嫌贫爱富,很虚伪,好逸恶劳,几乎这些讽刺的词语都在中国人身上显现出来了,可打架再随处可见,俩泼妇打架,却也不多见,所以四楼的朝下扒头,二楼的从楼梯缝隙向上抻着脖子看,一时间乱成一团。

  本来以为我爸向前走了两步是要制止的,没想到他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在那里激情澎湃的演讲着,“现在围裙队占据了上风!使出了脚绊,成功进球,场面局势一比零,但是在下半场,李婶儿队忽然蓄势待发,来势汹汹,使出了一招头攻,也追平了比分,达到一比一。”

  我气得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气了。

  地上俩人打得如火如荼,街坊邻居看的意犹未尽,我爸这个巴西球迷竟然在这个时候过起了足球瘾,连老婆生死都不顾了,我要是我妈,我早跟他离婚了!

  最后还是我和苏紫走上去把这难分难舍的俩人分开,又拉着死活不服输的我妈进了家门,就是关门那一刻我妈还朝着外面破口大骂,“老婊子,你私下勾引我们老方别以为我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