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通乱,维持了十几分钟,十字路口的交警见这里交通滞留拥堵,走了过来疏散群众,同时还带了一辆警车过来,原本是疏散一下道路问题,让行人和来往车辆更加畅快的经过,却将马路堵得更加水泄不通。

  许多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行人围过来,看着被包围在正中心的我指指点点各种臆想猜测,一个老头儿操着京腔说了一句让我特别无语的话。

  “哎呦,不都说碰瓷儿的是老人嘛,这么年轻小伙子咋也干这事了?”

  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贵族的气质,哪只眼睛看我像碰瓷儿的了,这老头儿没戴老花镜啊?

  一个坐在警车副驾驶位上特帅的刑警从车上下来,把警帽戴在头上,朝我走过来,敬了一个礼,“什么情况,你们堵塞交通,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哎呦,帅哥帅哥。”

  更新)}最快上K2酷i…匠?O网l

  刑警朝我蹙眉,“请尊重。”

  我咽口唾沫,“警察叔叔。”

  他特别严肃的语气,“我二十八岁,比你大吗?”

  比我大,但我不能这么说,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比较忌讳年龄的,我只能说他比我嫩,不能说他比我老。

  “那什么,警察哥哥。”

  “别套近乎,为什么这位女士和一群男士追着你打?”

  我哪儿知道啊!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呢,那老娘们儿窜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义愤填膺似乎是她丈夫的中年男人,都在四十来岁,俩人指着我跟批斗大会一样,“就他,在女厕所偷窥!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要脸!80后90后都跟混蛋一样翻了天了!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竟然干这偷鸡摸狗坑女人的事儿!”

  “哎哎哎,说话能讲点道理吗?看法律讲堂吗?懂焦点访谈那句按事实说话吗?刑警哥,来来,您仔细看看,她这样的,脱光了让你白看,你看吗?”

  也不知道是我一身正义之气浩然伟岸还是刑警哥确实也发挥了按事实说话的风格,他看着那老娘们儿竟然真的摇头,一瞬间鸦雀无声,过了两秒钟,许多人都爆发出了笑声,还有俩小姑娘说这警察哥哥太可爱了,偷摸的拿手机给拍照,刑警也发现了不对劲,非常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经过说了一遍,原原本本一字不落,刑警听完后看向苏紫,“你为什么要躲?你做什么的?”

  苏紫怀着孩子,刚才又受到了惊吓,本身就胆颤心惊的,警察这么一问她更害怕了,求救的目光投向我,我说,“她是我未婚妻,怀孕了,一个多月,就是碰见以前的前男友,觉得尴尬,当初也是闹的挺僵的,我们是合法公民。”

  我说着话把我的身份证和律师证掏出来给他看,刑警对比后确认了我的身份,语气缓和了不少,“原来是半个同行啊。”

  我赶紧点头,他说,“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散了吧。”

  “哎那怎么行?我老婆被人看了!这受委屈了你们不管啊?别假公济私呀,你们半个同行就网开一面?那社会能和谐得了吗?我们老百姓就活该倒霉?”

  刑警忽然变得特别严肃,一双眼睛冒着精光,给那老娘们儿的丈夫吓得一激灵。

  “我不是假公济私,基层人口众多,基数大,每天都发生各种误会,十三亿中国人民,彼此发生口角和误解的几率,怎么也比发生车祸的比率大吧?车祸平均每分钟,全国范围内就会发生两起,我们评判一件事是误会还是故意,都是有根据和几率的,不是因为我们是同行就网开一面,刑警执行公务六亲不认!自己爹妈犯了错,照样绳之以法,你们不相信我,可以到公安局去报案,但如果你们别有所图,想要讹人,那我们照样不会考虑你们受到的委屈,拿警察当傻子,在我们面前还刁钻闹事的,我们也不会放过!另外你刚才那番话,侮辱了我们所有刑警同志,我可以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那男的彻底不言语了,只是那娘们儿仗着自己吃亏了,女厕里又没别人,更没有摄像头,只是苏紫一个目击证人还是我未婚妻,她肯定肆无忌惮起来,非说我看了她屁股,要我道歉,还得赔偿精神损失,明摆着一穷疯了碰瓷儿的,这种市井小民,刁钻极了,又是个女的,连刑警都没办法,耗下去只能对我不利。

  我趁着他们吵闹的功夫,从一处松散的地方突出重围,我打横抱起苏紫狠命往外跑,也顾不上身后交警刑警大声喊我我停下,我就硬着头皮一直冲,跑得我腿都抽筋了,直到确定身后没人跟着,我才把苏紫放下来,惊喜的发现我们竟然还活着,并且完好无损,我特别庆幸的长舒了口气,我们俩站在家门口,提着一篮子菜和肉,她呆滞的目光终于有了点焦距,她忽然扑到我怀里,蹭来蹭去的,头发毛茸茸,惹得我心猿意马,当然,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早就听说孕妇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需要特别注意,中间阶段男人还能开开荤,但这两个时间段务必小心,我只能使劲给自己洗脑,没感觉没感觉,抱着你的不是苏紫,只是一头母猪,你不能起反应啊!

  苏紫软绵绵的胸就在我胸口贴着,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连绵,来回颤动,我咽了口唾沫,浑身冒火嗓子冒烟,我他妈都能自燃了!

  她在我怀里待了一会儿,小手扯着我的衬衣,特别温柔,像一只小猫儿,她对我说,“方砚,以后我们来北京,再也不上街了,就在家里待着,看看电视,行吗。我不想到街上了,尤其人多的地方,我总觉得能碰到好多曾经了解我逼迫我的男人,我特别恐惧。”

  我去,我能说太好了吗?北京街头和我相克啊!这恰好是我心声,我真的再也不想上街了,一次都不想。

  我哄了她一会儿,忽然我们身后楼上的一扇门打开了,还是我们家的门,我妈手上提着垃圾袋看到我和苏紫抱在一起,她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立刻笑眯眯的又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说,“你们继续,我出来倒垃圾,没想打扰——”

  她说着,手抖着,垃圾从袋子里飞下来,以匀速和极速两种状态朝我和苏紫坠落,我们俩无一幸免,全都被西红柿皮儿、黄瓜根儿以及鸡蛋壳和一些剩菜馊饭砸中,苏紫失声尖叫,我在那里抹脸,我爸听到声音跑出来,见到这一幕也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