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子一颤,这声音…咋那么熟悉呢!

  我僵硬着脖子回头去看,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在我面前弯着腰,两只手插在两侧肋叉子的位置,看着我呼哧呼哧的。

  “方砚!你看见我跑啥啊?”

  怎么碰上她了?我今天也太倒霉了吧?

  我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没看见你啊。”

  她吐吐舌头,“你不是在上海吗,咋跑北京来啦?”

  我说,“那你不也跑来了?”

  她嘿嘿笑着拍了拍自己胸脯,“我来旅游啊,顺便干点兼职,家教你懂吗?挺赚钱的,而且还能看看帅哥,我教的是个高中生,一中校草,有机会你去瞅瞅,学校门口宣传栏贴着他照片,我为了能接近他,别人一节课收费一百五,他我收了八十,一半的折扣啊!谁让他妈是财迷,不然也不能请我啊。”

  她掰着手指说完了这些后,终于看见了苏紫,她非常惊讶的指着苏紫说,“呀,你又泡了一个妞儿啊?是不是比我老?”

  我差点一口老血噎死自己。

  苏紫的脸色果然更加难看了。

  “行啊方砚,人家都说贼不走空,你是绝不空虚啊,身边总有女人跟着,不过这个比你之前的那些要上点档次了,就是看着老点,大姐,你眼角有皱纹了你知道吗?”

  她拍了拍苏紫肩膀,苏紫特别没好气的把她的手拂开,“这谁啊?”

  她指了指自己鼻子,“大姐你问我吗?我和你一样啊,都是方砚泡过的妞儿。”

  “什么?”苏紫特别不可置信的打量了一下女孩的穿着,“方砚,她穿着校服啊?你什么时候泡的,最近?还是几年前,你竟然碰未成年?”

  好吧。

  我承认,这又是我一笔的风流债。

  这个女孩,别看她行动特别男孩化,但她绝不中性,我最腻歪李宇春那样男不男女不女的,所以我绝对没那个口味,哪怕我有朝一日厌倦了柔情似水和性感火辣的,我宁可对着日本毛片自己撸,也不会玩儿那种中性人。

  这个女孩叫毛赞赞,人特别Q,就是特可爱,她属于那种穿什么来什么的人,就是纯天然适合演艺圈的,可惜她又豁不出去,接受不了潜规则,跟一群男人睡来拉赞助,所以注定她白长了这样一副机灵的面孔。

  N最%新章节#上酷匠,I网3

  毛赞赞比我小两岁,我俩没谈过恋爱,但是她当初在上海酒吧兼职服务生,穿着包厢公主的工作服,清纯可爱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小姐更容易新引人眼球,哥们儿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在花场英雄救美,救的人就是她。

  所以不用我多说,也都明白了,我俩特狗血恶俗的搞到了一起去,起源于她的以身相许。

  我俩纯粹炮友,她跟我时候也是第一次,但是没落红,可她这样说,我也就这样信,毕竟落红也能造假,但是一个女孩在床上初来乍到的表现,是无法造假的,作为一个情场浪子,我看得特别清楚,她绝对没骗我。

  我俩是在我和戚妙分手、还没和黄秋媛搞到一起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做的炮友,大约有那么一个来月吧,做了二十来次,后来我跟黄秋媛在一起了,她一点没死缠烂打,笑容灿烂的就走了,其实她离开时候,我还有点舍不得,不是生理上,而是我的心理上。

  她特别可爱,也不麻烦人,而且不多话,自己看本书,或者看个碟片,还会煮面,她只会煮面,所以学得特别精湛,我觉得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西红柿面就是她做的,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味道。

  我俩之后一直没联系过,也没见过,我差不多把这个妞儿都忘了,她出现了,而且还这么口不择言的,我都能从苏紫发绿的脸上预见到我至少有一个星期得不到好脸色了。

  但是…她真不是未成年啊!

  我拉着毛赞赞的胳膊,“你穿校服干什么?你都二十三了,你打扮成这样打算坑骗无知少男啊?”

  毛赞赞仰起脸笑靥如花,“对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喜欢的男生现在才高三,明年六月份就要高考了!18岁懂吗?我只有穿校服才能看起来和他般配!”

  “哟,那你可真是豁出去了。”

  我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姐弟恋啊?你还好这口?大五岁呢,你别人家大五岁,你要不要脸?这叫勾引无知少男,你也真好意思。”

  我不是诋毁她,我们只是一直这样的方式来相处,她喜欢和我拌嘴,我也喜欢和她拌嘴,我俩当初就连在床上约炮,都会互相谩骂和诋毁,这样特刺激,至少我每次都泄得特别足。

  但是我说完后忽然觉得后背被人凿出了个窟窿似的,特别凉,我下意识的身子一僵,卧槽!苏紫也比我大五岁啊!我这样说毛赞赞,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我闭了闭眼睛,这个毛赞赞真是天生来坑我的!

  北京和我命中犯煞相生相克啊!

  毛赞赞特机灵,她一眼就从我和苏紫瞬息万变的表情中窥见了端倪,她笑嘻嘻的扮了个鬼脸,“看你俩的脸,也像是姐弟恋啊,感觉她有三十岁了,漂亮是漂亮,但是年龄是掩藏不住的啊,女人二十五和三十岁相差很多的,我眼力一向不错,有没有猜对啊?”

  苏紫忽然在我身后哼了一声,接着我就听到脚步声在朝着另一个方向远去,我狠狠掐了毛赞赞的脸一下,“行,算你狠。说好的好聚好散!”

  “我也没对你旧情难了啊,我现在有喜欢的人!当初那点事,不就是寂寞男女空虚时刻找个炮约嘛,我都没当回事,我就是太耿直了,见什么说什么,不会说谎。”

  我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声,转身朝着苏紫追过去,毛赞赞在我身后特别放肆的大声笑着,跟魔音一样,追着我出去了十万八千里。

  我好不容易追上苏紫,她气鼓鼓的站在冷鲜肉冰柜旁边,拿着一份片状的东西在看保质期,我搓了搓手,不知道什么开场白合适,憋了半天我说,“你爱吃培根啊?”

  苏紫冷笑一声,“大律师连培根和火腿都分不清?”

  她将包装盒放在购物车里,又去看鱼,北京人爱吃鱼,反正我认识的北京人都爱吃,不太喜欢烧烤,似乎南方人爱吃,喜欢甜辣口味的。苏紫拿了一份三文鱼,冷冷的朝着毛赞赞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怎么不和你旧情人再聊会儿了?追我来干什么?方砚,你还真是处处留情啊,我小看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