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底琢磨了一下零点五毛钱是多少,然后在我明白过来时,我就彻底疯了。

  就是五分钱,我妈为了五分钱和小贩打起来了,差点头破血流把人间菜摊给掀翻了。

  我妈也是人民教师啊,尽管为了相夫教子早退了几年吧,但先进的思想以及过人的智慧不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吧?我和我爸去菜市场把我妈解救回来时,她还各种不平衡,骂的唾沫横飞,“臭不要脸的!想坑我?门儿也没有!我坑人的时候,他还穿着开裆裤满大街流哈喇子呢!小兔崽子,少给我一根豆角,是不是想死无葬身之地!这大冬天的,豆角八块钱一斤,茄子五块,青椒十二,少几根豆角就是一块钱!以为我是没见过世面啥也不懂的老太婆啊?错!我精着呢!”

  因为五分钱,我妈跟人家记仇了好几年,到现在,就算全菜市场就他一份买茄子的,我妈也不买,宁可等着小自行车跋山涉水,也决不妥协。

  我妈的确精着呢,她是知青的孩子,我姥姥姥爷是到陕西的知青,在那边勾搭上了,办了个简单的婚礼,生了一对龙凤胎,其中的姐姐就是我妈,弟弟也就是我老舅在十几岁得了白血病,那时候医学设施不发达,这种病得了基本就等死,我妈精明之处体现在,她和我爸都算计着过,我爸告诉我,在我上小学后,她才把AA制的毛病给改了,之前就连夫妻生活,她都要收费的,弄得我爸总觉得自己在嫖娼。

  好在我爸对这方面需求不太多,否则他真是要深受扫黄的荼毒了。

  我妈还特别爱面子,街坊邻居家长里短的,她必须要占上风,说白了,谁也不能比她强,记得我二十四岁时,就去年,二楼一户当大学老师的王婶儿儿子娶了个电台主播,长得漂亮声音好听,特别礼貌,我妈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惜是人家儿媳妇儿,我妈不平衡了,大半夜两点多给我打电话,非要我弄个女主播回来让她出去显摆一下,说看那王婆子就不痛快,儿子没我长得好,工作没我强,咋就婚姻这么好呢。

  我听我妈嘚波了一个小时,最后手机没电了,才算将自己的耳朵解救出来。

  就这么一小老太太,似乎对苏紫特别喜欢,笑脸盈盈的,这我还真没想到。

  苏紫长得漂亮,但是挺妖媚的,一般的婆婆,不喜欢这样的,觉得会给儿子戴绿帽子,不想正经人家过日子的,但我妈倒是挺开明,估计觉得,带出去挺有面子吧。

  我爸的眼睛在报纸后头,时不时的往我这边瞟一下,看看我,看看苏紫,眉头蹙得更深了。

  “阿姨,我听方砚说您五十多了,刚才我进来时,要不是方砚喊了您一声妈,我还以为您是他大姐呢。”

  对了,我妈特别喜欢别人夸她年轻,当然,女人都喜欢,但我妈喜欢的特殊,于是…我妈笑得岔气了。

  我爸非常嫌弃的从报纸后头看了她一眼,脸色发青。

  恨铁不成钢,我爸不只对我这样,对我妈更是如此。

  我用手摸了我爸膝盖一下,他没好气的瞪着我,我非常尴尬的指了指苏紫,“爸,我带女朋友回来了。”

  我那意思,你表个态吧,别晾着我们啊,结果我爸完全没理解,可能是故意给个下马威,他哼了一声,“我不瞎,多个人我看得见。”

  我:“……”

  q●更mJ新z¤最快上4o酷匠_?网u

  好吧,算我没说。

  继续尴尬了一会儿,我妈和苏紫聊了些女人之间那点事儿,我爸放下报纸小声跟我说,“她怀孕了?”

  我点头,“一个月,爸,好事儿,你就快抱孙子了,你不一直羡慕人家桑榆晚景之乐嘛,你也快有了,在等八九个月,别急。”

  我爸照着我后脑勺拍了下来,“啪”地一声,我头晕眼花的。

  “混蛋!还没结婚呢,我们连面儿都没见,你知道我和你妈同意不同意?孩子有了好弄吗?谁允许你跟她有孩子了?臭混蛋,你能不能老实点,让我省心?”

  我无辜的耸耸肩,“您不同意,我妈没说不同意啊,我看她高兴得很,儿媳妇不都是这样吗,能有几个好的?苏紫就够难得了,第一次见面就把我妈哄得眉开眼笑,以后也肯定和谐啊。老同志,你死板那一套收起来吧,现在是新社会,何况如今男女比例失衡,再等下去,我都打光棍了。”

  苏紫忽然看向我爸,歪了歪脑袋,“叔叔喜欢看法制时报啊,我也喜欢,我对法律一窍不通,本身也和这行不沾边,但为了跟方砚多点共同语言,我也会经常看这些,以后有不懂的,还请叔叔多多指教。”

  对了,我爸特喜欢别人向他请教问题,可能这是所有老师的通病,就是职业病,于是…

  我爸将报纸放下,脸色缓和了不少,“现在的年轻人,还喜欢看这些,除了工作需要不得不敷衍,像你这样单纯的爱好可不多见了,女孩子就喜欢逛街美容这些不切实际不务正业的东西,你还不错。”

  苏紫笑眯眯的说,“咱们是法治社会啊,什么都要依靠法律,我认为在最近几年,国家出台的保护法对于咱们基层人民群众有非常大的作用,我看了全部的法律文献,尤其在犯罪这一块,我觉得很多事都有双面性,越是看得多了,越能掌握其中门道,像叔叔这样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肯定是满腹学识。”

  我非常讶异的看着苏紫,她极少在我面前这样出口成章,现在我莫名觉得她浑身都金光闪闪的。

  我爸彻底高兴了,这是侧面烘托着赞美了我爸的学识渊博,我爸就喜欢这样,太直白了他觉得是恭维,他不喜欢虚伪,太晦涩了他觉得你自负,是试探他呢,于是像苏紫这样,恰到好处的拍了马屁,我爸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

  “哎呀,不错,小苏啊,看来你是真喜欢,说话也有点内涵,咱们以后可以多聊聊,有事没事的叫着方砚勤回来看看我们,咱们也好多多沟通,你这孩子不错,实在也聪明。”

  我爸和苏紫聊上了,从秦王嬴政,到唐太宗李世民,再到胡锦涛,我爸挑了几个比较典型的人,进行了统一的评论,苏紫其实不太明白,她刚才那番话已经发挥了她全部的才智和词藻,但她会装,摆出特别专注在听的姿态,而老师就喜欢虚心和认真的学生,于是我爸月水越眉飞色舞,对苏紫的印象更是直线上升连连突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