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就是说,本身对于判决,你当时无异于完全自愿接受并且付诸行动,是这样吗。”

  白承俊点头,我嗯了一声,转身看包头,“你怎样看。”

  包头捏着下巴,“应该是有转圜余地,因为白承俊认罪态度良好,服从判决,并且毫无异议,而且在里面表现不错,犯罪动机并不是十分恶劣,只是在过了那个时间段的反自卫现象,幽默一点说,他老婆被人给祸害了,他要是闷声不吭,只依赖极有可能因为对方身份和权势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警方,那他就太怂了,还不让人笑话死?中国男同胞不都是特别喜欢逞强吗,就跟那群宣判的法官没干过和男人抢妞儿的事儿似的,装什么逼啊!我看咱俩翻案的成功几率,应该是有一半的。”

  白承俊的脸色忽然有点黯淡,我敏捷的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变化,我说,“觉得一半的几率,有点少了是吗,现在心里有忽然有点不太安心?怕案子结果没什么变化,反而被狱警认为你有点好高骛远,不愿踏实服刑,异想天开,以后在号子里不好过?”

  他看着我抿唇不语,眉头蹙得非常深邃,跟一个川字似的。

  我呵呵笑了一声,说,“翻案的本身难度,就比直接辩护要难很大一个程度,因为这是一种推翻前任法官和律师对这个案子的评判和决定,是藐视法律执行者的思想和决策英明,这本身让人很反感,不只是你,就连我这个发起人,更加让人厌恶。他们会觉得我年少猖狂,恃宠而骄,狂妄自大,我赌上了自己的名声和前途,我认为你应该是感激的,而不是怀疑。你的案子时隔这么多年,要不是我找了很多地方,平时因为工作缘故又积累了不少人脉,基本上都不可能给这个机会,就像法律抓捕罪犯是有一个追溯期的,过了这个时间,哪怕他上街大摇大摆的走,刑警也不能再做出什么,这一半的几率,已经很大了,你要有点信心,我不可能告诉你,百分之百,这是不负责任夸海口的表现,一半,是我能承诺的最合适真实的几率。”

  白承俊听完后似乎明白了,他朝我露出一个非常感激的表情,和我郑重道了谢,我又简单的叮嘱了几句,便起身和包头一起离开了审讯室,本来还想和我那个狱警同学打个招呼,结果他去给犯人拉练做操了,我就没见到。

  从监狱里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情真好啊,我搂着包头的肩膀,看着这蓝天白云的,没忍住纵情嚎叫了一曲。

  yB酷N匠网&正W版首◇n发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我有一只小包头又傻又好坑。”

  “啥?”

  包头在我旁边挖了挖耳朵,“你刚唱的啥?”

  我嘿嘿一笑,“我有一只小包头英俊又潇洒。”

  包头特别开心的扬了扬脖子,“那是当然,我这遗传了我爸妈的有些基因,还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了,完全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会长知道吧,你看我儿子去,现在刚多大啊,你脸还没他脚丫子长得好看呢。”

  我呵呵一笑,要不是这个案子我用得上他,我现在一脚丫子给他踹成鬼!

  “对了,你下个星期给他开庭翻案,我正好下周二办婚礼,小型的,就是一群哥们儿同学聚聚,家长都不来,不至于耽误你功夫,你来给我撑个场吧,你来那些女同学才来,风靡全校的大校草,你这面子足啊,跟着方哥有妞儿泡,我得趁着千载难逢的机遇好好混点红包,你给我负责带人来让我坑,所以你的就免了。”

  下周二包头要结婚了,忽然觉得感概万千啊,本来以为吧,我俩要来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业,反正我倒是差不多了,我还想着我俩三十岁之前结婚的希望不大,能让我和包头这种视泡妞儿为毕生事业追求的浪子心甘情愿跳进婚姻的围城当渣渣,希望还是挺渺茫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俩不但二十多就要结婚了,而且还娶了两个任谁也想不到的女人。

  不得不说,世间很多事,冥冥之中都有定数,是你根本逃脱不了的。你再自诩多牛逼,总有降得住你的,老天爷造人时候都是一物降一物这么安排来的,你就是国家主席,也得有主席夫人来制服你。

  怕老婆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应该保持发扬并且世代传承,作为五千年华夏子孙,我们都是有责任和义务这样做的。

  包头这段时间请婚嫁了,事务所少了他天天油嘴滑舌的,忽然冷清下来,我还挺不适应的,我们一起的另外一个律师小周正玩儿了命的追戚妙,天天早晨小笼包和红枣豆浆,中午陪着一起到外面餐馆儿订饭,晚上戚妙有时候和她老爹戚成海一起回家,赶上谁加班不能一块走,小周就留下来陪着戚妙,这份虔诚和坚韧就连戚成海那么难搞的老头儿都给打动了,天天赞不绝口,说这才是个好小伙,言下之意对我当初无情甩了他闺女非常不满,这老家伙记仇我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了还记着。

  看来不只女人不能惹啊,男人更不能惹,男人记起仇来,那是影响你日后仕途和前程的,比如现在,戚成海明显各种打压我的气焰,美其名曰是怕我骄傲退步,但实际上就是为他女儿间接报仇呢。

  我越来越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和远见而折服,和戚妙分手实在太对了,别说我不喜欢她,就算我也喜欢,她也适合当我老婆,可她爹就这么不够味儿,一点坦荡和大度的君子风范都没有,我能指望他对我这个女婿好到哪儿去啊,还不如找那个死了丈母娘也死了老泰山的孤女,哎对了,苏紫,这就完全符合我审美嘛。

  这种孤女的好处在于,你招惹她欺负她了,她没地儿诉苦去,别的老婆赌气收拾东西回娘家,丈母娘给撑腰,你不一走三叩首去道歉人家都不放闺女跟你回来,但孤女就没办法了,她想回娘家,可没娘家,这样的女人专情体贴,善解人意而且特别忍辱负重,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只能依靠丈夫和孩子了,所以非常的收敛脾气,不会让你闹心。

  这样有利于约束男人自己,这样可怜的妻子,你能忍心出去胡作非为回来看她孤苦无依伤心垂泪吗?答案肯定是不能,那么男人自律了,自然婚姻非常和谐美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