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街道,相似的风景,但充斥着不同的心情。这天晚上苏紫第一次站到了他们曾经一起生活的公寓门口。白承俊离开后,她开始习惯性的躲避从前和他有关的东西,甚至连他和自己住过的地方,也变成了挖心割骨的毒药。

  她幻想一进家门就能看到白承俊那纯净温和的笑容,不染纤尘的爽朗明媚,或者高大的身影安静的在阳台浇花,或者望眼欲穿的坐在沙发角落里看着一本书,等苏紫回来给她一个拥抱。

  然而她用钥匙打开门时仍旧没有听到任何声响。卧室里的空气,枕边熟悉的古龙香水味,以及一切原封不动的陈设,仿佛都已经凝固在时光纷繁的尘埃里。

  夕阳最后的余温正在窗前匆匆收起黯淡的尾巴,那曾经被灯光晕染成温暖的橘红色纱窗,在她的心里蔓延为旷世灰暗的陈旧。

  真美,这样一副寻找和隐藏的画面,都没有我任何一个角色,我只是突然的闯入者,一个不得不参与进来的人。

  因为她爱他,我爱她。

  我笑了笑,伸手抹了一下脸,才发现我早已在这黑暗中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人总要受一次情伤吧,总要的。

  酷?匠u¤网4永7◇久{免9费(看eh小说Y

  “好,我明天跟你去。”

  我说完这句话转身要走,她在我一只脚已经迈出房间时忽然叫住了我,我没有回头,只是望着客厅,我听到她颤抖着声音说,“方砚,你恨我吗。”

  我说,“我不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样爱你离不开你,却又对你的心无能为力,我对你这么好,我尽了我最大的能力对你好,我从没有这样在意过一个女人,可我第一次在意的,根本不爱我。如果非要说恨,那就是你不该答应嫁给我,因为你本来就不想,你心里装着别人,怎样做我的妻子。”

  我从公寓离开后,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上海很繁华,即便是凌晨三四点,也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不知不觉,我走到了遇到苏紫的地方,金碧辉煌,纸醉金迷,喝醉的肥胖男人拥着花枝招展的妙龄少女从大门里出来,坐进了等候的专车里,便迫不及待的上下其手,疯狂颠簸,我曾经觉得,这些女人都是爱慕虚荣,或者贪婪不用劳动就能赚钱的日子,但现在,我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们中有太多,也许和苏紫一样,为了攒钱救一个深爱的男人,或者不如说是为了拯救一段深埋在心底不愿和别人诉说的故事。

  我踉跄着脚步走了进去,大厅来往穿梭着许多女人,她们捏着酒杯叼着烟卷,手臂和胸口都有非常漂亮狂野的纹身,几乎都是浓妆艳抹,我拉住一个路过我身旁的美女,笑着掐了掐她的下巴,她看向我,显示惊愕,接着便是非常随意而放纵的笑容,“帅哥,约炮?我正好没客人,不介意去别的地方聊聊吗?”

  她踮起脚尖,红唇在我耳畔若有若无的摩擦着,非常湿热和诱惑,“我38E哦,天然的,要不要试试?可以给你夹出来的。”

  她靠在我怀里,低低的笑出声,娇媚而温柔,我再度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在她脸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良久我说,“这张脸,在卸下了浓妆艳抹后,是不是很清纯?但是你不愿给别的男人看,这些粗俗的恶心的客人,你只想留给一个男人,是吗。”

  她微微愣着,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拍掉我的手,“神经病!喝多了还不走?耽误我时间。”

  她恶狠狠的骂了我一句,便离开了我的视线。

  可这样的地方,到处都是疯狂的欲望,不缺她一个锦上添花,我摇摇晃晃的走进去,才发现我的确特别像一个喝多了的人,可我根本没有喝酒,苏紫终于告诉了我实话,可我觉得真难受,我宁可她骗我一辈子,让我以为她是因为喜欢我被我感动了才嫁给我,无关任何利益与算计。

  真可笑,我第一次付出了整颗心这样深爱一个女人,竟然只是步入了她的阴谋。

  方砚和方砚,你不是很厉害吗,在法庭上字字珠玑直逼对方哑口无言再难翻盘,可你怎么面对一个女人,竟然连一句讨伐的话都说不出口,爱情真的让人这样卑微吗。

  我点了两瓶浓度特别高的白兰地,我一边喝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红色的丝绒盒子,这是我在首饰柜台给苏紫买的钻戒,我挑选了很多地方,才买了这样一款,我觉得她一定喜欢,我花了我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积蓄,最终成了一个笑话的见证者。

  我笑了笑,又放回去,我喝了很多,喝到连酒吧都在劝我,我笑着摆手,拒绝了所有靠近我搭讪的女人,我觉得浪子生涯真的该结束了,我再也找不到像苏紫那样令我痴迷难忘的女人,那我就不必在流连风月,因为所有女人都不是她,那还有什么意义。

  我在失去知觉的最后一秒钟,感觉到了一阵特别熟悉的香气,那股香气伴随一个柔软的身体的靠近,她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在我耳畔道歉,“方砚,对不起,跟我回家吧,不要伤害自己,不值得的,真的对不起…”

  我听完她这句话,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看到了一片洁白,鼻尖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消毒水味,空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到处都是白色,窗户开着,微风吹进来,阳光明媚,又是崭新的一天。

  我告诉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啊,那可真好,我要把钻戒给苏紫呢,我还没来得及向她求婚。

  直到我的右手手背上传来一股冰凉的刺痛感,我低头去看,扎着一根针,我在打点滴,门在这时被推开,苏紫跟着一名护士走进来,护士在说着,“真行,酒精中毒啊,胃都差点喝出血,才二十多岁,什么熬不过去的难关啊,至于这么破罐破摔吗?我告诉你,再晚送来半个小时就得做手术洗胃了!年轻人为点感情事这么糟践自己身体,将来有后悔的时候。”

  苏紫一脸担忧的嗯了一声,目光看向我,她非常惊喜的尖叫出来,“方砚?你醒了啊!”

  护士看着我,往点滴瓶里打了一针黄色药水,拨动了一下快慢,“好点了吗?一会儿起来吃药,以后别喝酒了,不然你胃口就彻底完了,二十五岁吧,你身体酒精浓度超标了,还想不想活啊?”

  护士骂完举着托盘走了,苏紫站在我床边,摸着椅子的靠背,低头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