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招调虎离山欲盖弥彰玩儿得非常好,大部分情况下,警察在办案侦查时,都会首先考虑这个人的妻女和父母的住所,还有一些心腹,比如老总的秘书助理、黑帮头目的手下亲信,而情妇往往是我们最开始忽略的一个重点,总会在这个人身边的所有亲属都查完后,才去调查情妇,而这个时间,证据早已经被转移了。

  而华强之所以有这么多情妇,又把两个姓氏一样名字也很容易被警方混淆的情妇安排在一个小区里,就充分证明了,其中一个有问题,只是一开始这样的推断并不成立,现在已经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

  扳倒华强,冯江再没有任何可以同舟共济的羽翼,他即使逃到了漳州,一样没有退路。

  我和黄秋媛从顾樱雪的别墅出来,直接上车对陈皎和包头说,“盯死顾青歌,她的别墅有问题,华强这几天一定会来转移东西,他老婆那边的事败露了,以他能走到今日,一定非常的谨慎多疑,他想必已经察觉到了有警方在暗中调查,目标是他和冯江还不确定,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一定有所行动。”

  黄秋媛说,“我现在会局里跟郭局请示,让他调集几十名警力埋伏在小区周围,一旦华强露面进了别墅,我们立刻冲进去人赃并获。”

  我指了指东南方向,“正门在北,就是咱们刚才进来的那个门,东边和南边还有两个,都没有保安把守,但是有摄像头,在北门这边可以看到,所以要尽量小心,千万不要被保安发现,通过我们的询问,华强很大方,也许保安会为了钱财和他通风报信。”

  黄秋媛和包头下车回了局里,我和陈皎开车回到了顾青歌的别墅外面,一处灌木丛的后方,恰好能从车窗看到别墅的动静,夜幕降临后也不易被人察觉,华强如果行动,一定会选择晚上,而且是深夜。

  我们在这里守了一天一夜,连饭都没吃,好在车后座有几个面包,还是上次我和小魏去地下赌场在超市买的没吃完的宵夜,我和陈皎拿来随意垫了一下底儿,勉强能撑住。

  大约到了凌晨一点多时,我正迷迷糊糊靠着方向盘打盹儿,陈皎忽然狠狠的推搡着我,目光死死锁住别墅的门口,我睁开眼去看,顿时便清醒了过来,有人!

  一辆黑色的汽车悄悄从南边的后门方向行驶过来,停在了庭院门外,从上面下来两个男人,都戴着棒球帽,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黑枪,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回身朝车内又说了什么,接着后座的门被打开,下来一个体形略胖的男子,由于那栋别墅门口恰好避开了这一趟小路上路灯,夜色又深,几乎没有一户还放出灯光,所以根本看不清穿的什么,手上又拿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后下来的男人就是华强。

  他们三个掏出钥匙进了别墅,最终视线消失在里面,陈皎立刻给黄秋媛打电话,让她告诉郭局,对方已知有三个男人,华强带着两个手下,手中均有至少一把20发子弹的手枪,立刻下令特警伏击!

  我和陈皎连眼睛都不敢眨,时刻密切关注那栋别墅的动静,二楼一侧的窗口亮起了昏黄的橘色灯光,顾青歌出现在那里,将窗帘拉上,两个人影重叠后又分开,华强弯腰去拿什么,保持这个动作大约有两分钟,然后顾青歌搬了一个箱子,错过他似乎往门口的方向去了,陈皎开了手机的夜拍闪光,对着窗口找好了焦距拍下几张照片,正在这时,那辆黑车忽然发动引擎,似乎要开走,别墅的门再次打开,两个男人护着怀抱了箱子的华强走出来,眼看着便要上车,这一旦离去,就失去了原现场的证据,陈皎的汗都急得流了下来,但我们没办法,我们只有一把手枪,对方三个人,都是心狠手辣,还有个顾青歌,如果胶着起来,势必我们吃大亏,代价将是付出生命!

  华强已经坐进去了,顾青歌从别墅门里跑出来,飞奔向后座,进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又出来,两个手下打开副驾驶和驾驶的车门,我咬着牙,将枪掏出来,对准那辆黑车砰地发射一枚子弹,两个手下飞快的把枪扫射,在一阵环顾后精确的对准了我和陈皎所在的这辆车!

  陈皎大喊一声不好!低头!

  我们两个人同时弯腰,坚硬的子弹穿透车玻璃次拉一声刺耳,我都能感觉到滚烫的带着白烟的弹头从我头顶擦过去的劲风,好险,再晚半秒钟我就要命丧枪下了。

  那两个手下朝着这边飞奔而来,我听到顾青歌一声大喊,“不留活口!我保护强哥!”

  顾青歌竟然也掏出了手枪!她对着车头的玻璃再次发射,我们几乎腹背受敌,陈皎掏出随身的匕首打算出去和他们近身命搏,我叫住了他,而车门外的人影以每秒数米的速度飞快逼近,顾青歌那个小娘们儿,竟然藏的这么深敢情还是个厉害角色!

  D=看‘`正d版%p章节上_U酷@匠网m

  千钧一发之际,我忽然看到四面八方围堵过来的警车,警笛在夜色下鸣出让人心惊胆寒的尖叫,直冲云端,在这巨大汇集的声音中,许多别墅的窗口都亮了起来,那辆黑车一个急转弯蹭着一辆后跟上来的警车擦身而过,直奔南门冲去,后座拉开车窗,往外发射子弹,正中警车车头,“砰砰”两声,这座小区的住户都被吓得在高声尖叫。

  我将手枪扔给陈皎,他猛地踢门而出,枪口顶住了蹲在车身一侧的一个手下的太阳穴,在另一个人要去救他的同时,我从另一侧飞奔而出,直接一步跃上了车顶,飞身跳下,一下骑在那男人的后背,朝着地狠狠一扑,他被我钳制得动弹不得,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对手还是手中握枪分分钟能置我于死地的黑帮古惑仔!我在压住他那一刻,都能听到自己胸口狂乱的心跳声!

  “我们这边没事!”

  陈皎确定我没有受伤后,举起另一只没有握枪的手臂朝远处的特警示意,此时他们已经抓住了顾青歌和华强,并缴获了三只方才用过的手枪,几名刑警冲进了别墅,将所有灯光打开,外面的警灯全都亮着,霎时明如白昼。

  警察掏出手铐烤住了我和陈皎制服的两个手下,我们跑过去,华强在看到我那一刻眼睛猛地一眯,我朝他笑了一声,他同样冷冷一笑,“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