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冷笑一声,“有头有脸的人不住,包的人住的倒是不少,你天天在这儿,知道的内情不少吧,跟我装什么清白良民?”

  保安有点尴尬,回头朝保安室里看了看,有俩人正在啃西瓜,里面还开着电视,挺热闹的,他从台阶上迈下来,指了指里面,“这儿有三个女的,反正不简单,有一个是漳州电视台的女主播,漂亮,声音好听,我们这儿工作的保安都说,要是跟她来一夜,听听她叫床,这辈子都值了,不过人家能跟咱吗,都是电视台高层的床上客,也就是想想得了。”

  包头冷哼一声,“行,你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保安挠了挠头,“还有一个是平面模特,听说好多杂志都请她拍过,但是白天不出来,晚上出去,隔天早晨再回来总有车接送,而且不是一个男的,车都不一样,咱也没去过大城市,我从小就在漳州,四十年了,当保安才刚长见识,劳斯莱斯幻影,送过那女的,可能是附近城市的,咱漳州常住人口,据说没开这个的。”

  黄秋媛手指敲着方向盘,目光若有所思,“见过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板寸,偏胖,出入有保镖,特别大派头的,气势有点像黑道的?”

  保安想了一下,“有这么个人,其实咱这儿的住户,男士基本都四五十了,三十多的少,二十的也有,那就是富二代了,反正您说的这个,我有印象,因为特别摇儿,总跟着大批人过来,我们干保安的,特别会察言观色,见他是个人物,就偶尔拍他几句话,他高兴了也会请我们喝点酒,有时候也顺手给点辛苦钱,让我们帮他盯着点。”

  “盯着点?”包头将半个身子都探出车窗,“盯着什么?”

  保安嘿嘿笑,一张脸上满是暧昧,“当然是女人了,这里住着他情妇,两个。”

  黄秋媛和我面面相觑,“两个?这男的是姓华吗?”

  保安点头,“对,都喊他强哥。”

  竟然是两个,一个肯定是白青歌了,那么另一个呢?把两个情妇安排在一个小区,也不怕争风吃醋啊。

  “是谁啊?”

  更y新N最r快。¤上qQ酷x匠xY网|

  保安警惕的看了看我们仨,“你们不是办案来的吗,打听人家私事干啥?”

  “随便问问,这里的所有相关人员都有嫌疑,我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保安吓了一跳,到底不是大城市的,没见过啥世面,“那我也有啊?我真没干过坏事,除了我两年前老婆刚死,我受不住了,到女澡堂子窗户外头看过女人洗澡,还买过一个范冰冰的充气娃娃,别的我啥都没干,我连嫖娼都没做过,我都是用娃娃的!”

  包头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你!老实交代,少在这儿东拉西扯!范冰冰的充气娃娃…好用不?”

  我照着包头后脑勺狠狠抽了过去,保安点头笑着,“好用,还能叫床呢,就是手感肯定不如真人好,咋?警察也找不起女人啊?我听我们一起工作的小吴说,柳岩的也挺好用。”

  黄秋媛没再说什么,但我们心里也大致有了个谱儿,华强的情妇,在这个小区里有两个,而这两个女人应该也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交恶争风是肯定的了,而华强本是在南通常驻,来到漳州后,仍旧带着这两个情妇,也许从她们身上挖点线索,是非常有权威性的。

  我们开车进去,这里差不多二十多栋别墅,有三层的,有两层的,唯一一栋粉色的,就在第二排中间,看着就气派,也挺婉约的,估计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就是大富豪买来金屋藏娇用的,一看就特不正经。

  我们停下车走过去按门铃,顺便打量了一下外观,嚯,牛。

  大喷泉、小阁楼、花池露台应有尽有,一侧的隐形底下停车场也得有二三百平米,花坛旁边有个秋千,前面摆了一张白色书桌,上面还摊开了一本书,我眼神好,翘着的那页封面是《丰乳肥臀》,这是莫言的名著,背景好像是在乡下,我没看过,但初中上学时候,前排有个男生藏在书桌里低头偷着看,当时我们是英语课,女老师三十多岁,没结婚,我们私下送绰号老处女,经常看见她买黄瓜,夏天裙子薄,我们学校环境差,没空调,都是安着电扇,有时候她从旁边经过我们一弯腰都能看见她裙底湿漉漉的,鬼才信那是流汗,根本就是耐不住寂寞了,意淫我们班长得好看的男生。

  前排那个就看的《丰乳肥臀》,当时好像出版没多久,正轰轰烈烈的在图书大厦热销呢,英语老师一把夺了过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念了出来,惹得一帮同学哈哈大笑,一连拿那哥们儿找了好几天乐儿,差点给整成抑郁症,后来上了大学,老师也讲过这个,大致一听,我才知道误会了,压根儿不是小黄书,而是一种文字的演绎。

  来开门的是个五十来岁的保姆大妈,她站在铁栅栏里头问我们是什么人,黄秋媛再次出示了警官证,大妈赶紧给打开了,迎着我们进去,她走在最前头,带着我们穿过花园进了大厅,她朝楼上喊了一声,“白小姐,有警察找您。”

  楼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非常靓丽的女人出现在二楼的楼口,她穿着睡衣,一身奶白真丝,绣着花纹,长发如瀑布般从腰间倾泻下来,非常的乌黑秀亮,露在外面的皮肤晶莹剔透,像鸡蛋清一样,看着就想咬一口,关键是那双眼睛,娇媚含情,波光黛影,微微翘起的红唇,将一张小巴掌脸衬托得非常精致。

  她朝下看着,没有丝毫慌乱和惊讶,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身后撩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警察?哪儿的警察啊?”

  包头早不知道说话了,整个人都看傻了,眼珠子都要流出来,没出息的,当然了,我也傻了,这姐妹儿不会和苏紫是双胞胎吧,真像,长的一个路子,风情中带着妩媚,别说我们这群本身就风流不羁的男人了,就是再死板的哥们儿,也肯定得蠢蠢欲动。

  人嘛,食性色也。

  黄秋媛非常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俩一眼,然后指了指身后的沙发,“白小姐如果方便的话,坐下聊聊吧。”

  白青歌没有下来,仍旧像个仙子一样稳稳的站在那里,手扶着栏杆,“可我不方便啊。”

  黄秋媛愣怔了一下,便摆出一副公式化的冷笑,“那也得想办法给我方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