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酷c匠oC网正C;版=U首8E发hh

  大约在凌晨三点多时,我们都在仓库周围有些犯困,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所有人都激灵过来,海风吹得特别大,浪头一个赛过一个的高,远处的的灯塔散发出些光亮,一搜巨大的轮船在海面上乘风破浪稳稳驶来,二毛激动的挥舞了一下手臂,“我们在这儿!”

  所有人都随着这一声将手电照过去,聚集的光芒霎时点亮了整个无边无际的大海。

  黑狼似乎稍稍松了口气,他拍了拍二毛,“快去,找两个人,把货抬出来,小心点,别磕着。”

  船鸣声愈发的靠近,整艘船的轮廓在月色下渐渐清晰,这是一艘白色的轮船,船身长约五十米左右,宽度一般,上面有三百六十度旋转的探照灯,船身被黑色的帆布罩上,好处有两点,一个是可以隐蔽船的存在,另一个是在夜晚行走可以吸收月光折射光芒,从而辨别风向和云层。

  船在靠近岸边的一处礁石旁停下,舱口出来一个人,身后跟着的保镖朝这边招了招手,然后跑下来,黑狼迎上去,那人点了一根烟,披着黑色的皮质斗篷,夜晚风大,这人似乎非常畏寒。

  黑狼笑着也点了一根烟,“江老板很守时,不早不晚,刚好三点半。”

  “不敢让四哥久等,怕等不来我等来了条子,我接到你手下人的消息,说一旦泛了水,那批货你直接就沉海了,这海不大,可真要是扔进去,打捞也要费不少功夫的。”

  “没办法,南通那边的消息,江老板收到了吗。”

  那人点头,月色下黑衣显得特别冷肃,“收到了,我在那边的一个场子被条子突袭,损失了不少,当天晚上原本我是要交易一批毒/品,下家都来了,结果被大乱,毒/品直接扔进了下水道,亏了我一百多万,不过人保住了就行,钱财还能再赚,四哥这么看得上我,这批货出手了,几千万都不在话下,兄弟我还是头一次赚洋人的钱。”

  早就想到这批国宝走/私的地方恐怕很远,我想到了周边国家,比如朝鲜或者日本,没想到竟然是欧洲。这批货可是博物院标注了特级保护的国宝,一旦流失出国土,后果不堪设想,将会造成中国历史里程碑上的损失,黑狼胆子也太大了。

  江老板眯了眯眼睛,将视线移到我身上,“这位兄弟眼生啊,四哥新招安的?”

  黑狼拍了拍我肩膀,“刚跟我不多久,别看年纪不大,胆子不小,脑子也机灵,很有眼力,南通那边出事前,他还跟我说了,我以为是假消息,没想到两个小时后就证实了,他在南通局子里有人,以后江老板做生意,可以跟他支会一声,提前透点风声给你。”

  江老板似乎对我非常不信任,他的眉头蹙得很紧,“跟你不久,这批国宝之后?”

  黑狼一愣,“江老板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跟着条子坑你给你下套吗?”

  江老板不语。

  黑狼冷笑一声,“你大可不必这样想,我还不至于自投罗网,这批货让条子知道了多重的罪,我心知肚明,和他们合作,我也不是傻子。我手底下的人什么底细我心里清楚,没两下子,我也不会带在身边,江老板的人我不曾怀疑,你倒来琢磨我的了,大不了咱们不合作,你也省得担惊受怕,想跟我一起赚钱的,大有人在,我不缺江老板这一个。”

  说实话,我和他认识总共才不到半个月,他这么维护信任我,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这就好像你对特别信赖你的人别有目的,眼看着他什么都不避讳你,把你当自己人,你却暗中算计他,给他挖坑推他入难以翻身的境地,这种感觉真的特别混蛋。我觉得我以后都忘不了这个经历,背叛,男人背叛女人,可以很快忘记,但男人背叛了所谓的“兄弟”,这是很难释怀的一道疤。

  黑狼说完这番话就招呼人关仓库,一点不拖延,江老板又沉默着吸了两口烟,直到仓库的门真的要上锁了,他才抬起一只手制止,“别,四哥,我喊你一声哥,拿你当了自己人,我就这么一说,怕你识人不清惹祸上身,既然你这么信任他,那我也没说的,咱们合作的事,都商量这么久了,临时换人也耽误时间,谁能保证条子不在这时候收到了风声呢,早出手你我都踏实了。”

  黑狼哼了一声,“最好如此,互利共赢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你对我的人有异议,咱也没法做。”

  他说完朝二毛使了个眼色,二毛将仓库的门再次推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我们跟着往里走,越来越闷热潮湿的气味扑面而来,似乎是什么东西发酵了一样,腥臭难闻。

  我捂着鼻子,翻江倒海的呕吐感在作祟,黑狼看着我,笑了一声,“受不了了?这才哪儿到哪儿,想赚大钱没那么容易,我最开始干这行,垃圾桶里藏了一天一夜,三伏天,你想想,那味道能不能熏死人,满身的苍蝇,可你也得藏着,不然出去了,就被人抓住了,什么都完了,逼到一个绝路上,你才能知道你有多大的潜力,有多么能隐忍。”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可我就是受不了啊!我想问一句谁在仓库里撒尿了?你找个茅房脱裤子能死啊?

  二毛将仓库内的两盏油灯打开,这边没有通电,只能用灯罩子笼个蜡烛照明,仓库里有五个大箱子,分别刷上了不同颜色的漆,并排摆放在靠近墙壁的角落,上面都铺垫了稻草和木柴。

  二毛吩咐四个手下过去,将东西都划开,拧住箱子上的锁,打开,我迫不及待的要冲过去一睹庐山真面目,可又觉得太激动了容易让人怀疑,毕竟这事儿和我关系不大,我越是着急,黑狼越是淡然的不慌不忙,他看着江老板,“验验货吧。”

  江老板摆手,“不必,四哥的信誉我放心,直接装吧。”

  别啊!我还没确定里面是啥,万一不是国宝一会儿陈皎带着人来闹的满城风雨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我赶紧拉住黑狼,语速非常快的说,“四哥,验一下吧,这个江老板,哪怕和您再熟,我也觉得不能太信任,万一他收走了货,不打算付尾款了,吞吃怎么办?是,他没这个胆子,可这行里的人,没胆子能干么?货都没查验,连个证人都没有,他搬上了船,说不是国宝,您有口难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