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去的几个人,都在沙滩上守着,一人手里拿了一把手电,四处照着,跟探照灯一样,他们实在观察有没有条子或者来抢地盘抢东西的地痞。

  我跟着黑狼直接奔了不远处的仓库,那里早有人守着,大概有那么十来个,但都在四周,只有黄发男人堵着门,根据这段时间我在黑狼身边,我也差不多掌握了他的心腹有谁,黑狼轻易不相信谁,可能冯江比他还谨慎还多疑,除了这个黄发男人,我没见到黑狼还和谁走得那么近。

  黄发男人叫二毛,别人都喊他毛哥,姓毛,在黑狼手下这群古惑仔里,他可能排行老二,老大是个挺胖的男的,在夜总会看场子,挺能打架的,但轻易不参与这些事儿,可能黑狼对他有点忌惮,但又碍着某些原因,不得不让手下人敬着他,总之,黑帮里的关系,特别错综复杂,几天时间根本不够我完全掌握的。

  二毛手里捏着钥匙,递给黑狼,“四哥,上次来这里送货走的时候临走前我做了记号,门上插了根儿牙签,我刚才来特意看了看,牙签没了。”

  黑狼冷笑一声,“还真有人敢打我的主意,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在上头安插了针孔摄像头,就等着回去后调出来看看,看是这行上的人,还是条子。”

  肯定不是条子,在今天我向陈皎报信儿之前,局子的人压根儿不知道他们竟然把货物藏在了东风港的码头仓库里,东风港是东莞三个码头中最小的一个,海港面积才不到最大的一半,能通出的卡子口也仅仅有两个,不像另外的码头都能通出去几个省市,而按照警方掌握的信息,黑狼的货从来都是千万起价的大生意,怎么可能想到会在这么不起眼的小港口往外运输呢,所以警察不可能找到这里,这也充分证明了黑狼的狡猾,如果这次不是我和警方配合演戏博得了黑狼信任,不要说一个月时间,就是一年,我们也抓不到任何实质性的线索。

  我走过去背着风口点了一根烟,递给黑狼,他看了一眼,接过去,刁在嘴里,我说,“四哥,我也觉得不会是条子,如果他们收到了风声,势必不会空手而回,已经打草惊蛇了,不拿到线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更不可能只是动了门就离开,这分明是道上的人在试探。”

  黑狼眯了眯眼睛,“二毛,查看一下,货物少了吗。”

  “没有,我刚打开就看了,一点没少,稻草都铺在上面,但是门锁有被动过的痕迹,但是锁芯是特殊制造的,一般人打不开,就算开锁的行家,都得费不少事儿,但他们可能害怕被咱们的人来了发现,所以没多久就离开了。”

  黑狼走过去握了握锁,“再换一把更严密的,以后东西藏在这里,出了问题咱们就吃不了兜着走,这种货见了白,泛的水足够淹死人。”

  二毛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抿着的嘴唇慢慢松开,小声问了一句,“哥,咱不能干点正经生意吗,您的珠宝行做的那么大,赚的钱够花一辈子了,何必还淌这个浑水,大哥在南通,出了事也查不到他头上,都让您和五哥顶了,我…挺瞧不公的。”

  “不公?”黑狼呵呵笑了一声,“不公的事情太多了,世俗里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什么都一样。你妄求公平,就是个傻子,你早晚会在天真中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从前我是个街头混混儿,你们多少人都和我一样,为了吃饭为了生存发愁,我们走不上正途,就只能走歧途,不管是什么路,能让我们走下去,能接纳我们的就是好路。这一行水很深,我早就清楚,可也最好游,只要你够狠,够豁得出去,就没什么得不到的。我刚开始也在探求所谓的公平和求生,但我和方言说过,如果活着被别人踩在脚下,那就不惜一切代价站起来,而你站起来的同时,就注定要鲜血淋漓,凭什么那群什么都不会的人却能骑在我们脖子上?因为老子,因为家世,但我们没有,我们只能不顾一切,去做那个将来可以让儿女靠我们的老子。”

  黑狼说完回头拍了拍二毛的肩膀,“手下这么多人靠着我吃饭,他们都有家,有亲人,只要跟了我,我就得为他们想,死一起死,富一起富,这点道义我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不也不后悔,我自己选的路,我咬着牙也会走完,但我知道,这是一条看不到光明的死路,所以我,还有冯江,都在试着走,一旦走不下去了——”

  他举了举手中的枪,“照着太阳穴打一枪,血流尽了也就完了,但只要我一天没倒,我就得做一天的买卖,前怕狼后怕虎,这辈子也成不了事,错了,下辈子我走一条对的路,但这辈子,来不及了,咱们都来不及了,没有黑过的,还能洗白的人。”

  黑狼吸着烟,风太大了,扬起不少的沙尘,迷了视线,我睁眼闭眼之间,似乎看到了他的眼睛微微泛红,高大的身躯在斑驳的夜色下特别的落寞和沧桑,我有些唏嘘,我其实是个很多愁善感的男人,做律师这行,似乎都有这个职业病,当初我学法律专业,记得有个岁数挺大的老教授,开堂第一课就对我们说,“做律师要懂得法不容情,不管案犯有多么大的苦衷,你可以同情,但不能为了所谓的同情而罔顾法律,国家这么大,世界这么复杂,只靠着情分,是无法屹立不倒的,强大的支撑,就在于法律和原则。但没有感情过于冷血的人,也做不了律师,你不明白怎样为你的委托人辩护,怎样用理性之外的目光看待这个感性的世界,你依然成功不了,所以情和理必须拿捏得当,知道什么人应该同情,什么人不应该。”

  而黑狼,就是那个不该受到同情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忍不住同情他,我甚至一度产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就是放了他,告诉他,警察早已经盯上了你,你躲不掉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侥幸两次,冯江不能,你更不能。

  酷匠网bS首发H

  这些古惑仔都不过是冯江想要称霸南省的一个牺牲品,他们都是这盘棋上和我们对峙的棋子,舍了那一枚都可以继续走下去,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赢家是谁,但下的过程中,太多人要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