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听到开门声回过头来,看到我的那一霎那,我清楚捕捉到她眼底闪过的欣喜和惊讶,她匆忙放下浇花的器具,朝我跑过来,轻轻抱住了我,“方砚?是方砚吗?”

  她的小心翼翼和惊喜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心口被满满的幸福积聚,我说是我,我反手抱住了她,在她的背上轻轻抚摩着,她点点头,呼吸中带着一点呜咽。

  这样的时光,实在太美了,美得让我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有些不切实际,可还是不肯醒来,人一生活得都太现实了,追名逐利,金钱地位,能真正风花雪月的日子又有多少。可即便再少,也总会遇到一个人让您心甘情愿的受伤,哪怕得不到半分回应,可她一个微笑一个拥抱,或者是情之所切或者是虚情假意,也能让你觉得那般温暖和珍贵。

  爱啊爱,求不得最苦,可无所求何尝不更是难过。

  我轻轻推开她一点,望着她有些泛红的眼眶,她还是那么漂亮,美得晃人心神,这样素白到底的她,清净婉约,比我见到的浓妆艳抹妖娆风情的她更加动人。

  “怎么了,哭什么,看到我回来不高兴吗。”

  “高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都没有留出你的饭来。”

  我望了一眼餐桌,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碟碗,素菜和米饭,也是像她现在一样清净。

  “怎么吃这么少。”

  她还是抓着我的手,仿佛怕我下一刻就跑了似的。

  “我不觉得不饿,自己一个人也吃不多,我喜欢热闹你忘啦?”

  我记得,所以我才赶在夜晚就回来,我很惊诧自己竟然记得一个女人全部的喜好和害怕,她不喜欢一个人的深夜,害怕打雷,喜欢雪,讨厌背叛。

  她望着我,“方砚...对不起,那天晚上对不起,是我不懂事,我当时听到你那样说,就后悔了,你怪我吗。”

  我怪吗,怪。

  我觉得她不理解我,不体贴我,对于她,我没有半分错,我做的仁至义尽,甚至认识的这段时间,我对她的好超过了我对任何一个女人的好,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已经掉进去深陷了。

  但她还是觉得不够,她仍旧在潇洒,过她纸醉金迷的日子,我不甘,我愤恨,但那我所有的不快,都在见到她这一刻,听她小心而温柔的语气时,变得不见了。

  我低下头,轻轻摸了摸她的长发,“不说了,过去了,那天晚上怎么回来的。”

  酷匠i4网唯一a正@“版,其☆他都是o#盗、$版

  她仰起脸,“自己走回来的,然后我发现,我在上海生活了很多年啊,都不知道这里的街道竟然这么长,再热闹的地方,深夜也会安静下来,人很少,我就那么走着,这么旷。我想了好多,我不知道我这一生,是不是做错了很多事,走错了很多路,我三十岁了,再也没有那些不用化妆就漂亮的小姑娘年轻自然,招人喜欢,可是方砚,我从十六岁就过着这样的日子,我习惯了,习惯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东西,我需要慢慢改,也许到最后,我用尽了全身力气,我还是改不掉。”

  我嗯了一声,坐下来,她站在我面前,“王昌又联系过我,我将那辆车也给他了,他本来不要,可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知道吗,我可以有很多男人,但我绝对不会再朝曾抛弃过我的男人回头,方砚,你对我好,我知道,可我是个坏女人,很坏的女人,坏到我有时候都恨我自己,那你还喜欢我吗。”

  我想了一下,她仿佛特别期待我的答案,又有些害怕,她就这么望着我,我那时候并没有想什么,她却以为得太复杂,我的沉默只是在想,如果时光这样静止该多么好,我第一次发疯了似的,为了见到一个女人,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跨越了两座城市,只为了要她一个答案。我在少年时候,都不曾这般冲动过,我在想,爱情大概就该是这样,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那种飞蛾扑火的勇气,并非只有女人才能有。

  “喜欢,苏紫,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有生以来第一次郑重其事的煽情,挺美好的。

  我没有问出口,你能不能为了我,放弃这样的生活,能不能嫁给我,像普通恋人那样,结婚生子,过一生。

  我没有勇气,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合适,凭借一见钟情就这样莽撞,也许太潦草了,但她还在我身边,我能看到她,时间过得并不算太快,不会轻易将她带走,其实也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