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一直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我,目光特别深沉复杂,我都有点不忍心了。趁着陈皎和组里人打电话分配任务的功夫,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包头在我旁边一愣,旋即装模做样的说抽口烟,就下车了。

  我对她说,“我没事,我命大,可能有几天都出不来了,但我会尽量在门口露个脸,让你看到我平安,哦对了,我不叫方砚,千万别忘了,方言,改了一个字,虽然我的名声在上海叫得响,可我也怕黑狼的人脉到那边打听出来我的身份,记住了。”

  黄秋媛眼睛有点发红,不住的点头,一个百毒不侵的女警,忽然这么柔弱了,让我蓦然想起几年前她在我怀里小鸟依人的样子,我周身的血液都好像沸腾了,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凑过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她有些发愣,但并没有骂我,只是对我说,“我记得你还欠我钱呢,平安出来还我!”

  我沉默了片刻,果断的推开车门下去,头也不回的拦了一辆出租。我去,这节骨眼上煽煽情能死啊?回忆当初峥嵘岁月稠,谈谈床上那风花雪月的日子。提钱多俗呀!一群凡夫俗子!

  我打车到了夜总会门口,今晚这里有些冷清,好像出了什么事,我走过去推门而入,发现一楼地上有一滩血渍,似乎刚不久,都还没有干涸,一旁几个服务生都捂着嘴吧脸面惊慌,两个保洁员在擦拭着,舞池停了音乐,保镖堵在门口,禁止人们进入,不少客人惊慌失措,吧台的吊灯摔得四分五裂,到处都是浓郁的酒气。

  一个保镖走过来,看了看我,“找四哥吗?”

  我点头,“我叫方言,四哥提过我吧。”

  保镖点头,“说了,让我们放你上二楼。”

  我没有立刻走,而是指了指那滩血迹,“这是什么情况。”

  可能因为黑狼对我的优待,保镖也没有怀疑什么,毫不遮掩的直接告诉我了,“有两拨人抢小姐,打起来了,很快就出事了,我们都没来得及制止,不过也没什么,这种事儿多了去了。”

  “没报警吗。”

  保镖看了我一眼,“当然不能了,场子有事儿,报警不是自己添乱吗,送医院去了,他们自己沾了毒,又嫖了小姐,自己也不敢报。”

  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死了吗。”

  “没有,就是断了条胳膊,死不了,顶多残疾,哎,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四哥在二楼等你呢。”

  我朝他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往楼梯口走,小魏和三个刑警走了进来,两男两女,都穿着挺时尚的,我正纳闷儿不是不让进人了吗,他们怎么进来了,我就看到小魏拿着一沓钱递给了保镖,指了指一处没有被砸的吧台,保镖没说什么,塞进了口袋里,就放行了。

  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他们四个坐在吧台上,点了四杯酒,小魏回头朝我眨了一下眼睛,舞池上的女孩再次涌了上去,随着修复好的音响扭动着身体,那处血迹也都擦干净了,一切恢复正常,我不禁有些奇怪,除了那晚的苏所长是为了救我才打着扫/黄的名头进来突查,这里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后台托着,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能石沉大海,不被任何人知晓。

  什么后台呢,莫非是从/政的?

  我去,那这案子牵扯太多了,还有腐/败吗?

  更新最快,上¤P酷/匠\网"

  我嘀嘀咕咕的走上二楼,迎面两个穿着内衣的小姐从一个包房里奔出来,捂着嘴吧干呕,我犹豫了一下,跟上去,随着他们进了女卫生间,她们伏在水池旁边吐得特别凶猛,好像要把胃口都吐出来似的,好半天才止住。

  她们抬起头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正要去洗,忽然看到了我,吓得一声尖叫,往里面退了两步,我赶紧摆手,“我不是流/氓,我只是跟上来打听点事儿。”

  从这两个小姐的表情上看,我能判定她们来这里工作时间不长,并不世故,而且很简单,有些胆小,有的小姐经验很丰富,胆子特别大,见多识广的,在这种情况下,不但不会害怕后退,反而迎上来,敲一笔竹杠,再大声喊叫,把对方置于危险的境地,那才是行家。

  所以我觉得,从她们身上做突破口,并不难。

  我探出头去看,发现走廊里空荡无人,我将门反锁上,压低了声音,“别怕,我就是别的场子的人,来这儿玩儿玩儿,楼下打起来那两拨人,有一拨是我哥们儿,出了点事,我挺好奇为什么我要报警别人不让,说这儿后台特别硬,没人敢惹,你们在这儿工作,有耳闻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了一下她们,她们应该在包房里正被客人虐待着,身上裸露的大片肌肤上都是猩红青紫的痕迹,胸口还有一个牙印,手臂上全都是烟头烫过的痕迹,挺可怜的。

  两个女孩也就十八九岁,虽然浓妆艳抹,但脸上稚气未脱,她们互相看了一眼,“我们才来了半个月,只听一个这里的熟客说,检查司的一位司长和这里的老板认识,关系很好,上下都打点了一通,不出特别大的意外被老百姓知道的话,都能兜住。”

  原来如此,怪不得苏所长来的那天晚上,黑狼都不害怕,看得出来,他不是强壮镇定,而是真的不在乎,原来上头这么大的人物压着呢,一个小小的所长,是没什么好忌惮的,就算给请进去了,还得安安稳稳的给送回来。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行,出师大捷,还遇上了意外收获。

  我点点头,“知道了,谢谢。我就了解一下,给我朋友个交待,不然他咽不下这口气啊,你们就别往外说了,别给自己惹祸上身。”

  两个女孩点头,眼睛有点红肿,我心里忽然觉得挺不忍的,“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干这行,但我觉得,天大的事儿也有解决的路子,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缺钱的话,赚钱方式很多,哪怕你自己找个老头儿包/养了,好歹是伺候那一个变/态,总比你们在这儿伺候一大堆强吧?再说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得来这儿遭这份罪,等将来就算从良洗白了,男人也瞧不起,谁让你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过去呢。”

  两个女孩低着头不说话,手指搅在一起,太天真了,我叹口气,将门锁拉开,刚想让她们走吧,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哦,等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