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下后,黑狼亲自给我倒了一杯酒,递到我面前,我接过后,他轻轻笑了一声。

  “我是什么人,想必你也知道一些,这个场子是我的,条子盯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们并不只是盯着我,而是我身后很多人很多地盘,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你和你妻子出现是个巧合,甚至刚才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妻子,我都不相信,但不可否认,我对你比较感兴趣,我手下的人都是能打能杀,但是这儿——”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并不太聪明,作为一个站在最上面的男人,我需要对我惟命是从甚至不惜豁出性命听我差遣的忠仆,但我更需要为我出谋划策帮我解决棘手问题的军师,花场事情多,我手底下还管着仓库,我无暇分身,如果你上道儿,我可以把你带在身边。”

  酷匠N网首发l

  他夹着一根香烟,朝沙发背上倚过去,“你现在做什么。”

  原来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啊没想到,黄秋媛成功扎了进来接触黑狼手下的黄/赌/毒问题,听他的意思,他还有个仓库,至于是囤积什么的我不知道,但一个四号头目就涉及了这么多罪行,冯江现在何等疯狂恐怕只有他们内部的人知道。

  打入内部,跟在黑狼身边,自然有的是机会接触冯江。

  哇塞,老子要干卧底了,太他/妈刺激了!

  我按捺住内心的狂潮,对他说,“偷鸡摸狗赚点别人的钱包,平时摆个摊,卖点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不过我干的最好的就是找爹妈伸手,啃老也啃得挺有水平,反正四哥也瞧见了,我这嘴皮子还不错,一般人都说不过我。”

  黑狼点点头,“连个正经差事都没有,挺屈你这口才的,一个月赚不多吧。”

  我装成一副遇到了知音的的凄惨模样,拍着大腿诉苦,“太对了,市场上什么人才都不缺,都看文凭办事,你能说会道,人家不用你,只能走点投机取巧的路子,不过我挺喜欢钻研的,法律方面我也懂点。”

  “哦?”黑狼更加有兴趣了,“法律你也懂。”

  “我工作风险系数太大了啊,随时都有可能被条子逮进去,不懂点法律知识怎么和那群吃公粮的皇差拖延时间啊。”

  黑狼似乎很高兴,哈哈大笑了起来,“行,有意思,我眼力一向好,今天尤其看对了人。其实从你进来到现在,你说的话,我只信了一半,我手底下的人,我最亲近的心腹,我也没有毫无保留的交给他什么,干这行谁都不能完全相信,老婆孩子又怎样,这年头为了明哲保身,把身边最亲的人毁了的太多了,我吃过这方面的亏,所以我现在很冷血,但对我有用,我就不会亏待,只要对我忠心,我一定保你过好日子,但要是背叛了我,抱歉,我不希望你在活下去威胁到我分毫。”

  我嘿嘿笑着走过去,弯腰站在他面前,给他倒了一杯酒,“四哥,我明白,您要是看上我了,让我跟着您干,我绝对忠心耿耿,只要您一句话,出谋划策冲锋陷阵在所不惜,但我老婆那儿——说实话,您手下那群人,我真不放心,我老婆那么漂亮,男人的劣根性我还不知道吗。”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跟在我身边,他们不敢动,女人多的是,你老婆也不是天仙。”

  我非常狗腿的坐在他旁边,指了指他的手表,“四哥,这是江诗丹顿吧?”

  他摇头,“百达翡丽,十年才出这一款,我花了七位数定做,绝无仅有,你小子只要跟着我好好干,别有二心,江诗丹顿我让你戴个够。”

  草,土豪啊。

  我搓着手笑得特别贪婪,说实话,之前的狗腿啥的都是装的,但贪财是我的本性暴露,这年头,没钱找个女人都费劲,是他/妈愿意跟着你过苦日子啊,同甘共苦的时代是爹妈那一辈的,现在早就灭绝了,说句最简单的,假如我是马路上收废品的,是发传单的贴小广告的,我那么多前女友,当初哪个也不可能跟我睡。

  男人女人的本性,都是图安逸,谁也不愿放着好日子不过去跟着你浪迹江湖,长的稍微漂亮点的对男人的物质条件就相当高了,换而言之,咱们也得换位思考理解人家,丑女和美女,男人就算傻/逼都会选择后者,那么地摊货和阿玛尼,你就不要怪女人贪图后者的虚荣了。

  贪财的人,对于黑帮头目来说,他们更喜欢用,你无欲无求,他们反而会害怕,因为对待物质没有渴望的男人,他们追求的是心理上的刺激,往往在刺激消失殆尽的霎那,他们也就叛变了,会不会倒戈帮着条子倒打一耙,谁也不敢担保,而贪财好色的人,他们永远有筹码可以牵制你,你需要的,他们给,他们想得到的,你去办,各取所需。

  不得不说,利益这种东西,实在太可怕了,当你攀上了某个高度,就不愿再降下来,为了保住你的地位,为了将那些后来居上的人彻底踩下去,你就会无所不用其极,以致于在欲望的沼泽地步步深陷,彻底泯灭人性。

  我望着黑狼,心里在想:这就是趴在泥地里捞都捞不上来的利益傀儡了。可惜了他的神枪法和好眼力,如果为国效力,前途大好,却选错了一条根本走不到光明的黑暗地道。

  我巴结一笑,“那我先谢谢四哥了,只要能有钱泡妞儿,能让老婆怕我听我的话,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我充分将自己贪财又好色的丑陋嘴脸塑造到了极致,以消除他的怀疑得到他的信任,黑狼特别熟络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叫…方砚?”

  我心里一动,“不是,是方言,各省方言的那个方言,我老婆南方人,一喊就挑高音,我是北方的,我普通话标准。”

  他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方言,名字也有意思,好记。你怕死吗。”

  我嬉皮笑脸的说,“能不怕吗,谁不怕死啊,您不怕啊?”

  他点头,“自然怕,但是穷和死,你更怕哪个。”

  “都怕,穷人被人笑话嫌弃,自己的日子也过不好,连老婆都瞧不起,死的话,却连穷日子都过不上了,好死还不如赖活着。”

  黑狼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他漆黑锐利如鹰隼般的眼睛透过那暗红色的液体对眯起我笑了笑,“人总要拼一把,才知道你能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如果一味的贪生怕死,你永远只能在最底层挣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