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说话的同时,还特意抚了抚自己的锁骨位置,意思是让我小心对讲机,有事就发暗号。

  可鬼知道,我一听他要单独留下我,早就把什么乱七八糟的暗号忘到脑袋后头去了,这是我早就尿了一回,体内存货不够多了,不然我现在是真的要尿了。

  他们都走了之后,黑狼指了指茶几对面的一个单人的沙发,“坐,不必拘束。”

  我坐下,心里琢磨着怎么把自己的满身正气隐去,别被察觉出来。

  我正纠结着呢,他忽然笑了一声,“我似乎见过你。”

  这话…吓死我了!

  我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见过我,在哪儿?我的身份这就被识破了,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我本来想着这一次到东莞大显身手,把冯江的老窝彻底端了,做一把民族英雄,万一有受他们荼毒的老百姓见我是个可造之才值得托付的好男人,把女儿也都塞给我呢,不求名分不求钱财,只求在我身边适逢左右……

  我咬了咬牙。

  在我正激烈斗争要不要假意投诚装作倒戈保住自己这条命时,却听到他接下来又说,“刚才我上楼的时候,见到了你和一个女人在吧台调情,这样大胆,不怕你老婆生气吗。”

  能不能别给老子玩儿过山车啊!

  我闭了闭眼睛,被耍就被耍吧,没事儿,总算逃过一劫。这种人心思太多,他把我单独留下来,就势必有什么想法了,但是好是坏我还不确定,也许他见我狡猾,想要招安我呢。

  我特别配合的说,“怕啊,但是男人嘛,四哥还不明白,下面控制不住啊,自己往女人身上贴,我哪抓的回来呀。”

  黑狼沉吟了片刻,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有意思,男人确实这样。”

  他说完捏着酒杯,目光投向那扇关着的门,“不过像你太太这样善解人意的女人,也很少了。”

  我抓了抓自己的衬衣,装成特别热的样子,将隐藏在胸口的对讲机摆正,他看到我的动作对我说,“你很紧张。”

  我一愣,“是有点,第一次和您这样的大人物说话,我要是不紧张那就奇怪了。”

  “不。”黑狼伸出一根手指,“应该是,人只有在藏着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时,才会表现出紧张的情绪,我猜,你从进来到现在,就在瞒着什么,对吗,方砚。”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看着他的目光一点点冷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调查过?”

  他挑了挑眉毛,“你的妻子不是这样喊你吗。”

  我:“……”

  这思维方式不在一条道儿上真他/妈累心!

  我这样的做贼心虚反而把他的疑心勾了起来,他望着我,唇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调查,我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调查你,你有什么底细需要我调查的吗。”

  我的心扑腾扑腾直跳,这孙子城府太深了,不着痕迹吓唬人啊,我咽了口唾沫,“普通老百姓,耍手段混饭吃养家糊口,哪有什么底细好查的啊,我这不是偷鸡摸狗惯了吗,做贼心虚。”

  他眯了眯眼睛,点头,“你挺有意思。”

  他站起身,走到我旁边的点歌台,按了两个字母,我坐在那里扭头去看他,他个子极高,大约有一米九,比一米八的我还生生高出去多半头,身形偏瘦,灯光掠过他脸上的瞬间,我看清了他的那块玫红色胎记,什么狗屁胎记,那分明是一块疤痕,他大概是为了掩盖那块疤痕故意纹上去的颜色,遮住了原本的面貌,或者说…

  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特别大胆的假设,会不会是整形失误,在眼角留下的疤痕,为了防止被有心的人挖出来,才这样纹的。

  有心的人内鬼吗。

  防人之心不可无,冯江曾经跟着猎狐干的时候,不就是个叛徒吗,想必冯江也让他最心腹的几个人留意着身边的手下,我倒是挺想知道,他那块“胎记”能不能用手指揭下来。

  他转身看我,“会唱谁的歌?”

  我说,“刘德华的吧。”

  他有些意外,“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周杰伦吗。”

  呵呵,这话从一个黑帮头目嘴里说出来,倒是挺有喜感的。

  “一般吧,我听他唱歌觉得特别费劲,话都说不清楚还唱歌,挺有意思。”

  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给我点了一首刘德华的《冰雨》,熟悉的旋律响起来,我忽然觉得自己挺像007的,我在想,如果我能在一个月后平安离开东莞,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出一本传记,就叫《我在黑帮命悬一线的那惊魂三十日》我去,听听就觉得好牛的样子。

  我接过麦克,清了清嗓子,充当了一把歌姬的角色,他似乎挺有兴致,坐在沙发上面色平静的给我打拍子,这一幕有点琴瑟和鸣的味道,可我总觉得有哪儿别扭,又说不出来是哪儿。

  我在常到最后高/潮时候,余光特别机敏的瞥到了他右侧口袋的硬物,露出一个尖锐的黑色外壳来,我心里一颤,声音也带着几分抖音,那是一把短枪,射程不长,但非常精准,子弹出膛的速度也相比较步枪都快很多。

  粗略计算,从他朝我射击的那一秒,到直接穿透我的喉咙或者心脏,应该不超过零点零一秒。

  他察觉到我的声音起伏,微微笑了一声,“怎么了。”

  我将屏幕控制住,包房里再度恢复寂静,他轻轻捏了捏放枪的口袋,朝着沙发背上倚过去,然后对我说,“你唱歌还不错。就是最后那一点,有点破音。”

  废话,这种情况下,能唱出声音来就不错了,你还挑肥拣瘦啊?

  我赔着笑脸,力求不打草惊蛇,“四哥不唱一首吗,你这嗓子我要是不看见脸还以为刘德华来了呢。”

  我巴结的可能太假了,他看了看我,“我擅长的不是唱歌。”

  我也是嘴欠,装作没听见不就好了,我还非得问他,“那您擅长什么?”

  他摩挲了一下自己左手的小拇指,我惊讶的发现,他的小拇指是半截的,非常狰狞的一半肉段,但距离太远,我看不清楚是刀砍得还是什么工具截下去的,其实干他们这一行,受伤甚至赔上性命都再正常不过,可作为最上面指挥的人,受伤的机会其实挺少的。

  我脑海里不禁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但最后,他忽然对我说,“我擅长射击,比如现在,我如果要正中你的眉心,只需要一秒钟的十分之一那么快。”

  酷●匠1!网永1久Q免费m看A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