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我豁得出去和女导演潜/规则,而且我这张脸,拉点赞助投资啥的绝对有出路啊,哥们儿嘴甜人又勤快,可塑性非常强,和黄晓明陆毅都有一拼了,我要是进了那个圈子,分分钟虐杀钟汉良。

  我顺着人群走出去,刚才那场戏散了之后,也没人再深入观察考究我这么怂的缘故,都嬉笑着散去了继续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所以没人关注我,我走到包头面前,他揪着我的领子就不撒手了。

  “行啊,你小子,黄秋媛这么好的姑娘都是你老婆了,你还和苏紫搞在一起玩儿婚外恋,说,什么时候的事!我去,你小子命也太好了,身边全都是这种档次的大美人,我身边怎么全都是城乡结合部的村妇啊?”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啧啧,人品问题呗,别问了,知道了也心塞。”

  包头撇撇嘴,“我就逗你玩儿玩儿而已,演戏呢吧?黄秋媛那么好的女孩,能跟你吗,这不是一朵鲜花彻底插狗屎上了?”

  我的脸色一沉,“那也不会跟你,你回去等着抱你的大胖儿子娶那个小村姑吧。”

  小魏和马青一直站在角落处拿酒杯挡着嘴,和对讲机讲话,包头告诉我,不只是他们来了,陈队带着五名刑警还在外面车上等着,一旦有问题,迫不得已解决不了的情况下,就冲进来控制现场,立刻同志特警救黄秋媛。

  当然了,黄秋媛应该是自己能平安脱身,并且如愿打入内部做工作人员了。

  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丫头关键时刻真沉得住气,跟有那么回事似的,我都入戏拔不出来了。

  不过想到她刚才的彪悍,我还是有点冒冷汗,她这算不算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泼妇的本性啊,还好,还好分手了,不然现在我搞不好真娶了她,哪还能这么潇洒的在夜场左拥右抱无限风/流啊。

  小魏放下对讲机朝我走过来,“黄队刚跟我说,她上了二楼一个包房,里面有几个男的,他们都喊其中一个男的四哥,可能就是这个组织里的四号头目黑狼。”

  黑狼,我最怕的就是这个人,当初听到黄秋媛分析时,提到了他射击最好,我问了她,她能百米穿杨,这个黑狼和她相比,谁更能在对峙中更胜一筹。

  黄秋媛特别淡定的对我说,“特警和有经验的刑警,都能做到我这样,但是黑狼号称黑/帮第一神射手,这还用问吗,自然是我十个也不敌他一个。”

  我在想,那他势必就能千米穿杨了。

  我有些胆颤,“然后呢。”

  小魏嘿嘿一笑,“黄队的意思,让你上楼,你不是她老公吗,看着自己老婆跟着男人走了,不去找找实在太诡异了,会让他们怀疑的,你上去,顶多挨顿打,但你放心,你的生命安全我们一定回保证,实在不行你就找个机会和对讲机说话,我们立刻冲上去解救你,当然了,最好坚持一下,打草惊蛇救不好了。”

  当我被小魏和包头幸灾乐祸的推上了二楼时,我非常感慨自己的遇人不淑,损友和益友此时可算泾渭分明了。

  这哪儿是怕打草惊蛇啊,我感觉他们就恨不得看我挨顿打才满意。

  也对,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我功成名就成为上海市赫赫有名的金牌律师,坐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吃着冷饮年入十万,在法庭上侃侃而谈风流潇洒,买房泡妞儿不亦乐乎,而他们却还要不分酷暑寒冬奔波在一线赚着微薄的薪水,这样一想,我倒是平衡了许多。

  二楼此时静悄悄的,和一楼的喧哗热闹相比,这里似乎有些脱轨,安静的仿佛穿越了时空。

  走廊很长,大约有百米,地上最中间的位置铺着红毯,两侧是闪光的瓷砖,最墙根的位置是狭长的水池,里面游着金色的黑尾鱼,我去,想当初05年天上人间最牛的时候,里面装修都说仿照着皇宫来的,但我看也不如这儿,太造钱了,那金鱼我在网上见过,都是国外的,一条就好几万,就在水里这么放着,连个缸都不屑给。

  走廊的尽头站着四个黑衣男人,戴着墨镜,这打扮全国人民都知道,保镖。

  我走过去,朝他们点头笑了笑,“我老婆在里面呢,就刚进去的那个,姓黄,挺漂亮的,应聘服务员。”

  z●酷k8匠¤网#e永c久%r免费Z看小说

  为首的男人走过来,把我的胳膊架起来,上上下下的搜身,连我口袋里的打火机都掏出去了,我暗自庆幸,还好我的律师证放在了车里,不然肯定要露馅了,虽然我作为金牌律师还是非常名噪的,可毕竟那是在上海,这里是东莞,知道我的还是寥寥无几。

  而且网上没有我的照片,我出席庭审时的照片有,但都打了马赛克,因为这行比较容易招来仇恨,出于保护我自己,我对于法律媒体曝光我的真面目还是监督很严格的。

  保镖将我身上稍微有一点危险的物品都拿走了,然后将门推开,“进。”

  哇塞,真是高冷啊!

  我朝他道了谢,特别狗腿子的猫着腰进去,我不是说真的怂到这个地步,而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老百姓,这是最正常的表现了,如果我拿出震慑全场的姿态来,那才会让人怀疑,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明白,一个清白平凡的南方小男人,怎么可能见到这么大阵仗还面不改色啊!

  我站在茶几外面,打量了一下内部结构和人员。

  这个包房特别大,足够八十平,几乎是其他夜场包房的三倍之多,里面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还有两个站着的保镖,黄秋媛就站在保镖中间,她的脸色正常,衣冠整齐,不经意看了我一眼,勾了勾唇角,这是我们的暗号,代表一切OK。

  坐着的三个男人年纪都不大,三十多岁,正中间的穿着一身黑戴着眼镜,两边的是白衬衣和花裤子,看着挺不正经的,虽然灯光极暗,但我仍旧能特别清晰的看到眼镜男人左眼角的一块玫红色胎记。

  黑狼。

  射击命中率惊人的团伙四号头目。

  我攥了攥拳头,竭力使自己保持冷静,我朝他们点了点头,“我来找我老婆,上来半天了,有点不放心。”

  黑狼没有说话,他旁边的一个黄发男人有点不乐意,拿起一个酒瓶子,在茶几的边缘上来回敲着,每一下都特别刺耳。

  “不放心是什么意思,拿我们四哥当不入流的下三滥?还能怎么着你老婆啊?四哥不缺女人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