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也就能问出这么多,我向那个大爷道了谢,拉着黄秋媛站起身从小路往亭子上走,黄秋媛特别惊喜的扯了扯我的手臂,整个人都兴奋得要跳起来了,“方砚你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找这个大爷问啊!”

  “我看他身手不凡,不像是普通没练过的老百姓,你没看他那个回旋踢吗,我连跆拳道那么久,都做不来这个,能是一般人吗,我就想到了,可能和这行沾点边,但没想到还真是退休下来的老刑警。”

  她仍旧兴奋的不行,摇着我的手臂不停晃悠着,“太厉害了!方砚,说真的,别看我是刑警,都做了好几年了,大大小小的功也立了不少,可真的没你观察力强,我当时就打算直接到亭子周围不停的找线索,女人和男人在理智上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她满脸崇拜的笑着,我脑袋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一抽,“那你亲我一下吧,以示奖励。”

  她一愣,扭头瞪我,我以为迎接我的将是重重的一巴掌,没想到她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下来,真的在我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我愣怔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那温热的触感,竟还和记忆里的一样,那么小心翼翼,那么娇羞明媚,她转身跑向亭子,大踏步的爬上假山,回头看着我招手,“死方砚,你傻了啊!快点过来!”

  我这才回过神,捂着被她刚刚吻过的地方,笑得像个傻/逼一样。

  其实这么多年来,吻过我的、我吻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多到我都懒得数我的风流了,可黄秋媛对我而言,挺特别的。

  #看K“正+g版‘章节+上酷7I匠‘网

  相比叫我缩付出的爱情和心思,冉彤应该更让我难忘,因为她是我的初恋,更是我的初/夜,也是我第一次花心思去讨好一个女人,恨不得昭告天下,这个女人属于我方砚。

  可事实太残酷了,可能每个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在和这个最初爱过的女人分手后,他会接着投入到下一段恋情,但对待这个,保留了许多,也冷静了很多,再没有那么忘乎所以的疯狂和热情,所以对黄秋媛,我觉得非常愧疚。

  还不同于戚妙,她是自己愿意的,是她主动的,我从最开始就扮演了一个被动的角色,我们是颠倒了位置的,而黄秋媛,我挺对不起她的,时隔三年多,我们机缘巧合在一起办案,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让我弥补,就算现实有太多的变化,我爱着苏紫,我们最后不会在一起,但她吻我的这一下,我觉得还是融化了许多隔阂和不甘。

  我追过去,和她在亭子里找找摸摸,这里的土地,果然不同于其他地方,特别黄,听说这样的土非常肥沃,很松软,种出来的东西特别好吃,我捏了一点,在嘴里尝了尝,有点猩甜的味道,是血渍的感觉。

  我用力在那里扒开,向最深处去挖,黄秋媛正在柱子后面找着,看到我的动作,并没有问什么,而是非常有默契的过来,蹲在我对面,也帮着我刨。

  我们大约刨了有一米深,几乎将刨出来了最底下的黑土,忽然摸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我和她对视一眼,然后一起抓住那个东西,狠狠的向上一拽,巨大的阻力将我们冲到,东西在我手里,我们坐起来凑到一起,这是一个类似铁锹的东西,不算大,是迷你型的,也就半条胳膊那么长那么粗,嘴上头的口儿上,有一点暗红色的干涸的血渍,黄秋媛盯着那块血渍想了一会儿,然后拍手喊道,“法医说,尸体被侵/犯的部位,一开始并不能容纳凶手的那个,于是凶手应该用了一种工具往里捅了捅,然后才进入的,是不是这个啊?那也就是说,作案地点在这个亭子上?时间并不是早晨,而是晚上,深夜?”

  我点点头,“有可能,法医推算出来的死亡时间是四十八小时之内,我们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左右接到的电话,那么推算一下,极有可能是在前天晚上八点到十一点之间,在这里作案后,沉尸河边,可是从这里到郊外发现尸体的地方,坐车需要两个多小时啊。”

  黄秋媛眼睛亮亮的,“会不会是在车上作案?能不能调出附近红绿灯交口的录像监控,然后追踪一下,哪辆车是一直开到了郊外,如果能发现吻合的,我们联系交警部门,找这辆车看看,排除法我感觉最能节约时间。”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和黄秋媛基本上算一拍即合,因为我现在的大部分心思都在走/私案上,这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东莞市有警察,自己的地盘死了人,用不着我们这群上海来的外援解决,那还不如全都集体歇菜呢。

  我和黄秋媛从公园里出来,过了马路,进了那辆公车,两个男警吃了泡面正在等我们,看见我们立刻说,“正打算去找你们,陈队来了电话,说夜总会那边发现了点可疑情况,今天忽然多了一大批小姐,许多都是我们之前监控没有发现过的生脸,也不排除是外场来走穴的,但陈队说特殊时间下任何情况都要引起重视,事先派去夜总会盯梢的四名刑警被调了回来,陈队说还是最初商量的办法,你们伪装情侣打入内部。”

  于是汽车一路飞驰到了夜总会门口,我和黄秋媛连口气都没喘过来,就直接在路边摊买了衣服,在车上换了,我的是一身特别嘻哈朋克的衣服,我觉得挺屌的,但那种地方的男人,除了特别有身份的在包房里,大厅里玩儿的男人,基本都这个德行。

  黄秋媛本来穿的就可以,黑色的裙子,罩了一件防晒衫,就是鞋不行,于是买了一双八厘米高的高跟鞋,将头发散下来,她随身的背包里有化妆品,化了个特别妖娆的妆,我俩准备完毕戴上了微型对讲机,直接大摇大摆恩恩爱爱的走了进去。

  我一进去的确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这是律师和警察的本能嗅觉,特别准确和灵敏,我扭头去看黄秋媛,她果然也眉头深蹙,为了不露出马脚,我们分头行动,她下了舞池,和一群疯狂跳舞的男男女女打成一片,我坐在吧台上,一边喝酒一边密切留意那些忽然多出来的女孩,顺便也偷偷懒,鬼他/妈知道,我都快累死了!

  黄秋媛本来就干这行,怎么都没事,我可受不了,律师是坐办公室,是坐办公室的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