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2 一枚图钉的玄机

  “杀了就好了,致命伤口在脖颈和心脏旁边,你就算侵/犯他只能耽误时间,暴露自己更多,为什么要如此呢?”只能说,凶手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发泄不满,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女人的关系。用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去思考,就是你碰了我的女人,我就让你也尝一下被强的滋味。”

  |看;正、:版}章"节$5上#酷匠网b(

  法医指了指尸体的脚,我们看过去,动作格外狰狞僵硬,“脚趾呈钩曲状朝下弯,证明曾经挣扎,趾甲内残存泥土,应该是室外作案,泥土的成分我们交给技术科进行了检查和测准,发现东莞市内有两处存在这种泥土的地方,一个是市中心的常宁公园,一个是距离打捞尸体的河边一百二十米处的玉米田地。另外右手食指和中指交叉,我用工具想要给分开,发现他攥得特别紧,最后用刀割开表皮后,发现两根手指中间夹着一枚图钉,就是一些旧居民楼冬天用来拿塑料纸糊窗户挡风的按到墙里的图钉。”

  “图钉?”

  我很奇怪,走到床边看了看尸体,法医将一副塑料手套递给我,我戴好,将尸体的右手举起来,法医从托盘里捏起一枚图钉,举到我面前,我仔细瞧了瞧,图钉并不是那种铁器小店里卖的那种,而是比较高档的,外表没有掉漆,银白色的非常明亮,我对法医说,“从这个图钉下手查找一个凶手不失为一个办法,我们现在连死者身份都无法确认,更不能顺藤摸瓜了解凶手的线索,这种图钉一般地方都不卖,小店里大多是一块钱一把,约摸有十几个,这种的应该在固定的店里卖,我们只要上网查一下,哪些地方卖这种样子的图钉,再去找一下,如果能调出监控就更好。来你们看。”

  我将图钉放在自己掌心,“它并没有沾上血渍,死者几乎浑身都是鲜血,而且是从水里捞上来的,图钉是铁器,长时间浸泡在水中会造成表面的锈渍,这个却没有,证明两点,质量好和时间短,这样的质量,一般都在比较大型的五金城,绝不是街边小摊和土产小店卖的,而且买的时间很短,应该是有预谋性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死者手中我不理解,但本身凶手应该是要用它作为胸器,大家想,把图钉这么小的东西插在血肉里,能造成极大的痛苦,却很难在明眼上被立刻发现。”

  陈皎听我说完,转身看了看我和黄秋媛,“当时马青和另外两个刑警去的现场,后来我们带着法医赶到时,发现死者身份证打捞上来后和尸体本人不符,我们经过排查,确系身份证上的为一个两年前死亡的人,在户籍上早已销户,那么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属于身份证死者的也是在这条河里死亡,但警察之前并没有破案,或者说,始终没有发现,以失踪定论,其次,这是凶手故意诱导,或者说,给我们留下的信息。”

  两年前。

  我思索了片刻,“两年前特别贩毒大案组织一号头目猎狐落网,其余人拘捕死伤无数,另外一部分都在监狱服刑,只有猎狐被枪毙,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二号头目冯江,他建立自己的新的组织,他手下的人总不会给我们留下破案的信息吧?”

  陈皎点头,“所以确定,只是为了诱导我们,往一个错误的方向排查,我们已经发布了尸体照片给各个区局,早日联系上死者家属确定身份,至于这起案子是否和走/私大案有关,我们不能盲目联系。”

  我们从法医室里出来,都觉得压力很大,冯江这边还没有出现,又发生了一起迷雾般的杀人事件,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很难不将他们联系起来,可一旦联系的话,案子将更加扑朔迷离。

  重点在于,冯江一定是受到了风声,知道我们在调查他的事,才会在这个时候泛放出烟雾弹,如果再拖下去,也许隔不了几天就会发生一起,多少无辜人的性命受到威胁,他们是没有人性的。

  而我们如果贸然去判定二者的联系,又会打草惊蛇,从本质上而言,杀人案远比走/私国宝要轻的多,他们很有可能是在避重就轻将我们的追踪引向一个背道而驰的方向,从而减轻他们现在的危机感。

  毕竟前者只是某个人的损失,后者却是国家的损失,法律上明文规定,后者视情节严重与否处以无期或死刑,而前者甚至有不少可以处以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中刑。

  莫非这才刚一天就暴露了吗?

  我坐在走廊里抽烟,面前的刑警来来往往,讯息室的接警电话就没停过。

  陈皎和黄秋媛站在一群刑警中间部署什么,脸色都特别郑重。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脚下的烟蒂已经快把我脚湮没了,他们总算散开了,各自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走了,脚步匆匆。

  陈皎和黄秋媛走过来,站在我面前,我递给陈皎一根烟,给他点上,他吸了一大口,然后对我说,“夜总会那边,我让重案组最有经验的几个刑警先去盯着,如果发现了冯江和他手下比较重要的几个头目,再通知你们过去接手,现在我和你们先把这个凶杀案接过来,考虑到会有可能和冯江他们有关,还是黄队接手我比较放心,毕竟我们这些刑警,基本上都在东莞太露脸了,容易被人察觉。”

  这倒是没错,之所以他们请求支援没有向周边城市,就是因为冯江的团伙蔓延深入到了周边许多省市,而上海距离先相对远了一些,警力也非常过硬,许多名面上调查露脸的事,只能我们几个来。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她,“你不是说,自己两年半前带着两个女警深入到猎狐的内部做过卧底间谍吗,难道冯江不认识你?万一他留了个心眼,将你认出来了,咱们不是前功尽弃吗。他能不转移阵地?”

  黄秋媛摇头,“我只是带着那两个女警过去了,当时我已经立了两个三等功,上级不允许我出危险,我申请了很多次,他们最终只勉强批准我带队到南通,我是隐藏在外面接应的,要不是他们那拨人差点把那个女警侮辱了,我根本不会露脸,但是冯江没见过我,我无数次偷偷在对面大楼的窗口见到了他。”

  我对陈皎说,“我们还跟来了两个同事,马青警官应该对您说了吧。”

  他对我点头,“听说了,两位男同志,上海重案组的资深刑警,黄队的手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