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秋媛找了个吧台坐下,她点了杯可乐,我点了杯鸡尾酒,一黑一蓝,颜色倒是搭配得挺好看,她坐在高脚椅上来回转着,特别悠闲随性,灯光打下来洒在她脸上,有几分慵懒和性感,我忽然鬼使神差的没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发,她身子敏感得一僵,并没有回头看我,我笑了一下,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吧台的调酒师刚好调了一杯橘黄色的饮料酒,递过来,放在黄秋媛的面前,“美丽的小姐,请你喝一杯。”

  黄秋媛笑着说了一声谢谢,象征性的抿了一口,点头,“非常好喝,你做多少年了?”

  “六年半,从高中毕业就做。”

  “在花花世界里看透了不少吧?”

  调酒师非常讳莫如深的笑了一下,“算是吧,这种地方没什么感情可言,就是玩儿玩儿而已,我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可是这是一份高新工作,我只是需要钱,以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了。”

  黄秋媛又抿了一口酒,“为什么,人们的贪欲不是永无止境的吗。”

  “我最爱的女人想要一套房子,她渴望着和我有一个家,但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我买不起,等我已经攒够了钱,她早就嫁为人妻,这是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发生的事,只是非常恰巧的上演在了我身上,我并不觉得难过。”

  他非常漂亮的将三个酒瓶同时抛向上空,摆了一个干脆晃眼的旋转,再落下来,酒瓶那么笨重容易破碎的东西,在他手上却像一团棉花一样柔软,他的指尖特别灵活的扭动着弹跳着,黄秋媛始终专注的看着,她漆黑的眼睛里都倒映出那个男人无比深沉的脸,我忽然觉得那股气没发泄出来堵在胸口挺不痛快的,我故意咳嗽了一声,她竟然完全没发觉。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沦落风尘的男人女人哪个背后没点故事?装什么看破红尘,有本事就直接出家当和尚啊!

  我气得将鸡尾酒都灌了下去,烫得我喉咙都热了,我不停的刷存在感。

  “嘿!”

  黄秋媛被我吓了一跳,“干什么?”

  “你用什么牌子洗发水?头发这么香?”

  她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流/氓。”

  我:“……”

  我并不气馁的又问,“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试问,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女人爱到骨子里?就是流/氓,真正的大流/氓。”

  黄秋媛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好看,她站起来,将钱拍在吧台上,二话不说就走了。

  我坐在椅子上有点不明所以,我说什么了吗?哪句话触到她雷区了,反应太迅猛了吧!

  调酒师看着黄秋媛消失的方向,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跟我笑,“追女孩不能这样追,口无遮拦太轻挑了,她不是夜场的女孩吧,不会那么随便就被你几句话冲昏脑袋。”

  “你知道什么,她是我前女友,我俩在一起八个多月,床都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她是我开垦的!哥们儿我有多少女人你知道吗?还在我面前装情圣,有本事把你老婆追回来啊!”

  他不急不恼,将新调好的一杯酒递给另外一个客人,“女人不在于多,而是要专注的对一个好,把你认为所有好的事都对她一个人做,你自己想想,你有过那么多女人,都爱的很轻松吗,应该很累吧。男人之间比数量,真是一件特别幼稚的事。”

  我没好气的站起来,拿起我的手机和墨镜,甩给他一句,“调你的酒吧!”

  d酷匠zi网唯一y正r#版(,%其他y都6x是盗8F版T4

  我追出酒吧,夜色下的东莞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他们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赶着末班车回家,吃一顿香甜温热的饭。

  我举目四望,在一个广场花坛旁边发现了黄秋媛,她坐在一把长椅子上,仰头望着星空,小脸在月色下更显得柔和白皙了许多,她的眼睛一眨不眨,仿佛陷入了一场旷世悠久的回忆中。

  陈旧的记忆纷飞而来,惊了一地尘埃。

  她眼角蕴藏着一滴晶莹的泪,闪着让我心疼的光芒。

  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她感觉到我的靠近,脸上有一丝惊慌,旋即便别过头去,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然后对我说,“怎么不再玩儿会啊。”

  “咱们不是办公事来的吗,又不是玩儿来的。”

  她嗤笑了一声,“你还知道啊,那你刚才眼睛都挂在人家漂亮小姑娘上了。”

  我故作无知的挠了挠头发,“是吗,我怎么记得,我一直看着你这个漂亮女刑警啊?”

  她脸色一红,被柔软温和的路灯一照,特别温馨娇媚,“方砚,我发现你还是那么油嘴滑舌,这是你一直以来的特色,如果有一天,律师行业因为你的私生活不检点把你拒之门外了,你还能靠着这三寸不烂之舌说甜言蜜语哄那帮富婆和千金混饭吃,而且过得还不赖。”

  “那你会包我吗。”

  黄秋媛特别嫌弃的撇嘴,“我会抓你,拒绝黄赌/毒,明白吗。”

  我呵呵一笑,和她一起看这座城市的夜晚。

  东莞,其实并不是那么奢靡,在所有人眼中,它是男人天堂的代名词,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被冠上了色这个字。

  但事实上,它也有它的平静与落寞,有它的低调和浮华,更有它的味道和故事。

  东莞历经百年,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桑和风霜,它早已和这个世界的世俗与喧嚣脱轨,现在所承受的一切色彩,都是被世人染上的,它本身太过清新脱俗,所以世俗容不下它的遗世独立,硬生生将它的夜晚变得那么风/流。

  来之前我设想过千千万万种情景,直到我真的置身其中,才觉得我对这座城市,可能一见钟情了。

  尽管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在这里安家,我还有我的去处,我更向往上海的繁华,但我会记得这里,落日余晖,月色朦胧,山高水长,宇榭歌台。

  我正沉浸在这样的迷离和诗意中,黄秋媛的手机忽然响了,我也看到了来显,是马青的电话,她接了之后仅仅听那边说了几句话,就面色凝重起来,最后回复了一句,“好,我明白,马上到。”

  她放下电话,立刻站起身,速度之快让我眼睛闪了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重案组接到报案,河西郊外发现一具男性尸体,据悉和昨天晚上发生的一起斗殴事件有关,死者有吸/毒史,死前曾受过侵害。”

  男人受侵害,我挺恶心的,就是俗称的爆/菊。

  她说完看着我,无比严肃,“似乎是冯江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