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媛有些不可置信,“还没破案,东莞市的警察都是瞎的吗?”

  服务生摇头,“没证据啊,黑灯瞎火的,那么乱,谁能随便指认啊,不过我倒是亲眼看到了,但我也没敢,因为我当时听他们打得最凶的一个男的嚷,‘没原因,老子打你就是因为看你不顺眼!’我要是说了,他们知道我说得,以后看我不顺眼怎么办?我还想到国外读硕士呢。”

  我听完服务生说的这番话,忽然觉得有点热乎乎的,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囧,怎么湿了?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竟然被几个连面儿都没见过的人吓出了尿?

  我拍了拍黄秋媛的肩膀,指了指尽头的指示牌,“我去下洗手间。”

  她狐疑的打量了我一下,“来之前在宾馆你不是刚上过,我等你半天才上车。”

  我支支吾吾真尴尬,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去吧。”

  真他/妈臊死老子了!

  我飞跨的奔向了男洗手间,我找了一个最里面的格子间,走进去,将门拴好,脱下裤子看了看,我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没尿,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渗出来的尿,有点湿,就一小片,不影响什么。

  我用一只手提着裤子,另外一只手扇了扇,想给它风干了,穿着舒服点,最外面的大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两个骂骂咧咧的人,“那群儿子,竟然敢和我们争地盘,我放他一马,没想到在这儿又碰上了,又跟爷爷我抢女人,不计较他还以为我给他脸了啊?告诉江哥,非出这口恶气不行,让他见点颜色。”

  另一个男人也骂了一声,语气相对平和些,“不值当,咱们都混多久了,他们刚来的不知道水深水浅,跟他们闹起来说出去多寒碜,江哥前天吃饭的时候还说,赚钱别太狠,保住现在最重要,你没看到好多地方都查黄吗,这夜总会后台是江哥,自己地盘上惹了麻烦,江哥怪罪下来不好,那拨小子走夜路时候找几个人堵住打一顿就得了,给长点教训。”

  他们说着话好像推开了我旁边的那扇门,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声音,最开始说话那个男人笑了一声,吹着口哨,“昨儿晚上那个临翔高中的女学生挺不错啊,白白嫩嫩的,小腰就那么一掐,爽/死我了,就是没眼力见儿,哭哭哭,我都给她弄回来了,我不干可能给放出去吗?哭得我烦心。”

  另外一个男人似乎很惊讶,“你怎么又犯这个毛病?江哥不是说了吗,清白小姑娘别招惹人家,你忘了一年前有个大学生因为这个自杀了?要不是江哥手下多,从警局那边给压下来了,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判多少年呢!”

  他们又说了好多,我只觉得浑身的正义感都爆棚了,我气得牙痒痒,没错,我和他们差不多,都喜欢女人,男人哪有不喜欢女人的?除非是弯的,可喜欢归喜欢,你得明白强行和顺从的概念,挺好的花季少女这么糟/蹋了,还是不是人啊!

  我咬着牙,仔细听了听靠近我那个格子间的动静,似乎拉了,扑哧扑哧的,我捂了捂鼻子,转身从纸槽里抽了不少纸出来,厚厚的一沓子,我弯腰,从还没冲下去的茅坑里浸了一点尿,哥们儿行走江湖靠着两个法宝,一个是嘴甜一个是屁臭,前者把夜场小姐唬的一愣一愣的,恨不得为我以身相许倾家荡产,后者被我崩得一僵一僵的,恨不得当时就死过去拉着我同归于尽,本来以为我的特长也没啥用武之地,今天可算等来了机会。

  屁臭,尿自然也骚气,我忍着自己都恶心的感觉,轻声轻脚的推开门,迈下去,他们俩一边说着一边拉,都没听到有人,我在想,如果他们知道刚才进来时说的那番话被我听见了,搞不好要先/奸后杀了。

  我站在那个男人的格子间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猛地跳起脚把浸了尿的纸从上面扔进去,接着就听到里面男人的叫声,“哪个王八蛋耍老子?”

  看}正WC版章p节Z“上.酷N4匠网\

  我飞快的掐着嗓子用假音应了一声“你爷爷我!”

  然后转身朝着大门口跑过去,在身后的格子间被踢开的霎那,我已经夺门而出,朝着走廊不停飞奔,我生平唯一一次跑得比刘翔都快大概就是这一次,真的像是凌空了一样,在我转弯下楼时,那俩孙子也才刚从卫生间里奔出来,似乎跑的时候撞上了两个从女卫生间补妆出来的小姐,耽误了时间。

  我捂着胸口冲到黄秋媛旁边,天知道,我当时的心跳至少飙到了二百五每分钟,黄秋媛看着我特别不解,“你脸怎么这么白,你是去小便了还是放血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摆了摆,她忽然握住我那根手指,在空气中用力闻了闻,然后脸色一僵,“方砚你有病吧?你尿手上了?还是你纸抠漏了擦手上了?”

  我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将刚才在卫生间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黄秋媛沉默着听完,“你录音了吗?最开始那番话,很有价值,等我们拿到了冯江的DNA和团伙的内部消息,完全可以拿这个当证据指认他们很多罪名。”

  我愣了愣,我去,当时那情况,我还顾得上录音?跑啊!我脚没软还能活着命跑出来就够不可思议了,能不能对我这种幼儿园小班的要求别像对大学生那么高?

  黄秋媛显然从我愣怔的表情中也看明白了,肯定是没有,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点我妈对我高中时英语成绩总在四五十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就这一次失误,下次你可以给我发条信息告诉我地点,我帮你,一定要拿到有用的线索,一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你有点时间观念行吗?还有,你不是练过跆拳道吗,俩人还打不过?如果是我的话…”

  我直接打断了她的假设,“首先,绝对不可能是你,因为男卫生间除了你进错,一般是不会有女人的出现,其次,那两个人,不是一般男人,他们打打杀杀是有年头的,别说你,就是再加上几个女刑警,也只有被他们干的可能,搞不好穿着衣服进去脱了衣服出来,你知道当时我能用尿去给那个高中生报仇就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量吗,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钦佩我自己。”

  我爸妈要是知道他们儿子这么争脸,就算没死也能自杀之后含笑九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