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 黑龙纹身

  黄秋媛对我的评价是精虫上脑,我对自己的评价同样也是如此,但可笑的是,相比较其他男人喜欢追逐年轻漂亮从来没得到过的小姑娘,我却对自己的前女友更加动心,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挺值得学习的,最起码不浪费国家资源,懂得循环利用。

  当然了,所谓的精虫上脑呢,在大千世界并不多见,我所认知的大千世界,包括很多个领域,都是人模狗样喜欢装蒜的,很少拿自己真正的面目去示人,所以我们看不透本质,只能循着他所展示的表象去琢磨,而真正精虫上脑不加掩饰粗鲁龌龊的男人,都不在我们大部分可以看到的地方,而是遍布阴暗又热辣的角落。

  比如东莞市最享誉盛名的人间天堂。

  你说我知道北京的天上人间,Yes,我也知道,我还去过呢,虽然没玩儿到头牌,但是也搞到了一个十大名/妓之一的双响炮姐妹花,用我转天早晨起来轻飘飘的感觉去回答,那就是肾真虚。

  女人在床上,也是蛮奔放蛮渴求的,特别是经历过很多个男人的女人,她们并不只是在时长上要求很多,更看重所谓的技术,你是否能让她觉得舒服,不羞涩,可以激发她全部的热情与放纵,因此为什么特别讨女人喜欢的总是小白脸呢,因为好看又好用。现实中的丈夫和男朋友,往往都只能占其中一个,有的甚至都不占,却还自以为是要求女人在床上叫叫叫!

  第一次步入人间天堂,我还挺紧张的,倒不是因为我这个经常来这种地方的情场老手也有发怵的时候,而是因为这里鱼龙混杂的环境和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男人。

  黄秋媛倒是特别淡定,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上面带着玫红色两片的,在灯光下一闪一闪,她平时的穿衣风格绝不是这么暴露系的,也不非主流,而是挺正经清纯的,当了警察做了领导之后,更不可能走这个风格,我估计不是她借来的就是从淘宝上夜店装备里现买的,穿上特别凸显她的胸/部,我咽了口唾沫,往下看,那小蛮腰基本都露出来了,低腰裤上面绑着不少银链子,走路的时候随着摇摆的弧度哗啦啦的响,特别吸睛。

  她的头发散下来,不够长,正好是一种风情的洒脱感,她还化了点妆,红唇妖冶至极。

  我不禁赞叹,“从前怎么没发现,你稚嫩的外表下还有这么一面勾人魂魄的模样呢?”

  她扭头看了看我,回眸一笑百媚生,就是嘴里的话不太好听,“那我从前也没发现,你这么放荡不羁的外表下,还有一颗那么闷骚而无耻的心呢?”

  我撇撇嘴,不再说话了,这妞儿是到少林寺出家过还是往峨眉上修行了?怎么一张嘴净喷毒液了,我也没恶意啊。

  黄秋媛在一楼大厅的舞池周围转悠着,她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一双眼睛不停的从面前经过的人身上搜寻,当然了,与此同时,许多不怀好意的男人也在垂涎三尺的望着她,可能碍于我在场吧,都没过来,只是潜伏在周围过眼瘾。

  我出于对她的保护欲和曾经那点没有完全覆灭大有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占有欲在作祟,我直接伸手亲昵的揽住了她的腰肢,朝那群虎视眈眈的饿狼们投去一个再看老子灭了你的眼神,黄秋媛拿胳膊肘顶了我肚子一下,“干什么?目标都没发现,不用演戏。现在我拒绝配合。”

  我在她耳畔说,“这种地方,你这样的极品,容易被人盯上,你会擒拿我知道,可一虎不敌百狼不是?让他们知道你有护花使者,他们就不敢折腾了。”我说完这番话的末了,还不忘用嘴唇碰了一下她白皙的小耳朵,黄秋媛自然知道我趁机吃豆腐,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她又看了一会儿,忽然推开我,走到一个刚送了酒的服务生面前,拉着他到了一侧的角落处,我跟过去站在旁边,她从口袋里摸出两百块钱,然后夹在自己的内/衣带上,朝那个服务生笑,“向你打听点内幕,告诉我了,这钱你自己伸手拿走。”

  我去!明目张胆的美人计加钱财诱/惑啊!

  那个服务生也就二十岁出头,比我们都笑一些,估计是大学生勤工俭学来兼职,长得有点黑,身材偏瘦,他直勾勾的看了黄秋媛一眼,有点羞涩而受宠若惊,“你想问什么?”

  “这个酒吧,特别有钱有势而且很厉害的男人,你知道几个啊?”

  服务生想了一下,“我刚来不到一个月,听他们说,东莞市的几个领导经常来这里玩儿,都是到固定包房,找固定的小姐伺候,我见不到,不过在大厅这边,最常见到的就是一群别人的手下,你看过想干电影吗,类似古惑仔那种身份的男人,挺凶的。”

  “那他们有头儿吗?总不会是散沙没组织吧,那怎么敢这样招摇过市?”

  服务生忽然顿住了,想了一下,摇头,“我不清楚了。”

  黄秋媛沉思了片刻,撩发笑了笑,走过去两步,装作不经意把自己的肩带往下拉了拉,露出大片肌肤,她将手指伸过去,在他的脸上戳了戳,声音柔软像蛇一样,“弟弟,听话啊,姐姐喜欢你听话的样子。”

  $x酷I匠C“网(首c)发

  真是魅惑啊。黄秋媛这个丫头玩儿起这种手段来丝毫不逊色苏紫那样的风尘老手。

  服务生又一次吞了口唾沫,“好像他们都喊江哥,那个男人也来过一次,三十多岁,长得挺硬气的,眼神特别犀利,看一眼就让人发冷的那种,他也是到楼上固定包房,只有一次,我们打听拍卖四个新进来的小姐,经理说都还是雏儿,那个江哥在这里拍了一个,他坐在最黑的地方,我看不到,但是周围为了好多人,特别牛的样子。哦对了,他的脖子右侧,有一个黑色的纹身,好像是龙头。”

  “他们这群人在这里闹过吗?”

  “嗯,在那边的后门口,打的一个男人浑身是血,还把一个小姐的头发连头皮都拽下来了,有一次,有两个男客人在吧台上喝酒,忽然他们四五个男的走过去了,直接把椅子掀翻了,那一通狠揍,警察都来了,但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人了,就那两个男的在地上奄奄一息,后来说送到医院就死了一个,但监控是坏的,当场没人敢指正,到现在都没破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