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和她之间较真的话,的确没什么不方便,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小腹肚脐下方的位置有一颗黑痣,后背脊椎旁边的位置有一块枫叶形状的胎记,我很奇怪,为什么长在别的女人身上看着那么肮脏,但是在她身上,却那么娇俏。

  黄秋媛将东西都收拾好,又把被子铺在床上抖落开,然后走到一侧的小方桌旁边,拿起水杯,斟了两杯凉水,递给我一杯,自己握在手心一杯。

  “找我有事?商量案子的问题吗?”

  她看着我,眼神很纯粹,我努力想要辨别出,是否还残存着一点关于过去放不下的情愫,不知道是我太愚蠢还是她隐藏得太好,亦或是真的不存在了,她的目光干净的让我心口微微一疼。

  我本来想说点情意绵绵的话,瞬间觉得难以启齿了,最终我只能说,“是,商量一下案子。”

  她倒是挺有斗志的,“来的路上我问过马青了,你没听见吗?”

  我还真没没听见,我一直在看着她陷入回忆中无法自拔了,我尴尬的咳了一声,她也没让我下不来台,对我说,“冯江和他的手下,特别喜欢到人间天堂过夜,我们只要在今天晚上扮成情侣进去跳舞喝酒就行了,我看看吧,用几天能将他的指纹或者头发弄到手,也就成功第一步了,最好拿到他和手下人的对话内容,了解他现在在做什么,这个难度系数很大,所以需要咱俩配合,姜维和小魏就在门口接应我们。”

  扮成情侣……

  别的我都没听清,只要跟着她的节奏去做就好了,她是刑警,我是她手下听差的,她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就成了,不过我对扮成情侣这件事,倒是挺感兴趣的。

  “那情侣之间做的事,咱俩做吗?”

  黄秋媛愣了一下,看着我皮笑肉不笑,“比如呢,你是情场老手,我不懂的你多多赐教。”

  还挺谦虚。

  我的自信心爆棚了,“接吻会吗?唇吻太假,舌/吻比较真实,拥抱抚摸呢?一般夜场里的情侣,玩儿得比一般恋人要厉害些,你可以往下摸,我不会介意。”

  黄秋媛的脸色似乎有些微微的变化,但整体还是比较冷静,她点了一下头,“还有吗。”

  我想了想,“暂时就这些吧,毕竟要真是开/房那些事儿,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下做吧?所以可以省略,总之越逼真越好,才不会让他们起疑心,如果想要拿到他的指纹,我们可以再扮成服务生,给他换杯子的时候就能拿到,而如果要头发之类可以检测DNA的东西,就需要买通他身边的小姐,只有陪他的女人,才能距离他最近,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他身上的东西,还不被察觉。”

  “首先,你的想法非常好,可就是太愚蠢了,这不是考验你口才和逻辑推理的法庭上,更不是让你试验的地方,一个不留神,全军覆没,东莞和南通是冯江的地盘,他的人太多了,几乎遍布每个角落,你看到的看不到的地方,都有他的手下,我们在做任何事之前,都要想好怎样安然无恙的退回来,你想牺牲的话,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包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他手里捧着一把瓜子儿,一边磕一边非常郑重的问了一句特别逗的话,“如果牺牲了,我们能被追认烈士吗?”

  黄秋媛没有说话。

  小魏磕磕巴巴的从旁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指了指房间,“东西还没收拾。”

  他们走了之后,我看着她,“那你的想法是什么?”

  “很简单,我们做情侣,在酒吧夜场那样的地方,最多争风吃醋和打架斗殴,这个不会被任何人疑心,而想要靠近冯江的人,你想一下,他那样谨慎,在风口浪尖上全身而退,两年多风光潇洒都没有出事,会那么轻易就被你安排的人近身吗?他身边的,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就算是小姐,也一定是他熟悉的,你觉得你能用什么办法买通她为你办事在老虎嘴里拔牙?小姐是物质而现实的群体,不会这样肝胆为我们所用,就算再多钱,她也得要命,东莞的人,谁不知道冯江的手段?谁敢去?”

  打架斗殴,以这样的方式靠近,的确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他们一定不会多疑,而且我们的口音一听就不是广东人,他们会想着,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大名,这才误打误撞的惹上了他们,在争执和动手之间,薅一下头发再正常不过了,而且指甲挂在对方皮肤上,指甲缝中残存的表皮都可以做检测。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不怕死的事儿,谁去?

  我看着黄秋媛,“谁跟他们打?”

  她看着我,耸耸肩,“你和包头喽,小魏身上有一股正气,一看就是刑警,冯江和他手下人一定会感觉出来的,我一个女人,总不能去吧?这里的刑警,虽然都能执行这个任务,可都是正义之气啊,而且保不齐冯江都见过,不能冒险,一旦打草惊蛇,不就完蛋了?”

  我沉思了片刻,站起身,和她抱拳拱手,“壮士保重,在下告辞。”

  我转身要走,黄秋媛从我后面将我一把拉住,“哎哎,怂死你。”

  我翻了个白眼,“大姐,是不是报复我当初不珍惜你现在假公济私要把我的命撂在东莞让我身首异处啊?冯江那群人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黄秋媛信誓旦旦的看着我,眼神里都是坚定,“我会保护你的生命安全,这个我发誓一定会,不让你受到更深的伤害,但是为了力求逼真,挨几下就当吃亏是福了。”

  我望着她清澈的目光,还有那一开一合的粉嫩的嘴唇,不知怎么了,心里觉得痒痒的,所有的慌张都在此刻不翼而飞,一个女人能让我产生莫名的归属感,我觉得挺稀奇的。

  J#最新e章VP节w上R酷匠"a网c

  我再度恢复了我嬉皮笑脸的本色,搓着手问她,“那假如我出事了,你会难受吗?”

  她抿着嘴唇,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我继续蹬鼻子上脸,“那如果我被打残疾了,这辈子都完了,没有女人愿意跟我,你能以身相许吗?”

  黄秋媛忽然冷笑了一声,“我会出钱给你看病。”

  我固执的摇头,“不,男人很多伤,你是不能理解的。”

  我话音未落,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仿佛有什么东西带着一股风就过来了,接着就感觉脑袋上一沉,“砰”地一声,凉枕砸在地上,“精虫上脑吧?我帮你打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