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早晨的六点十五分到达了东莞市火车站。

  接我们的刑警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穿着便衣,手上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远道而来不亦乐乎。”

  我和包头当时看到这个牌子笑得前仰后合,小魏不明所以的跟在身后看着,只有黄秋媛一脸淡定的走在最前面,包头指着那个男人大喊,“哎呦我去,孔子的第七十六代玄孙?真有祖先的风范啊!”

  P.最新章节上☆k酷+匠网c

  然后我就特别惊讶的发现,黄秋媛竟然走了过去,和那个男人说道,“今天天气阴转晴?”

  男人点头,“明天有雷阵雨之后多云。”男人顿了顿,“雷劈你同伴了吗?”

  黄秋媛笑了一下,“劈了一个。”她说完回身朝我们招手,我们走过去,看着男人将牌子随手一扔,向我们出示了警官证,“东莞市第一公/安局重案组二分队组员马青。”

  我和包头瞠目结舌。

  一向在人民群众心目中那么严肃威仪的警察,竟然连对暗号都这么逗了吗。

  如果不是他出示了警官证,我一定无法相信!

  马青开车带着我们穿梭在这座城市。

  说实话,之前我从没来过东莞市,确切的说,我不曾到过广东省。

  我一直向往深圳,他们说,深圳这座城,有太多艳/遇,也有太多让人无法遗忘的故事。

  他们在这里相遇,在这里分离,有的人此后一辈子都再不曾遇到那般刻骨铭心的爱情,有的人,则将自己那颗心彻底埋葬于此。

  我一直相信,爱情是一座城市的信仰。

  我们之所以爱上了这座城,是因为这里有那么一个人。

  爱恨嗔痴,是佛祖都无法苦渡的劫难。

  我们渺小而无畏,勇敢又懦弱,我们是矛盾又迷茫的,在爱情里,都是一粒尘埃,等着被解救,等着重生和轮回,这一世终将为一个人而忘乎生死。

  我看着车窗外,琳琅满目的橱窗和绿意盎然的树林,人们的脸仍旧陌生,在茫茫人海中守着那一份执念再擦肩而过。

  我笑了笑,东莞是男人的天堂,是人间的雾都。

  它朦胧又神秘,凄美又绚丽。

  我不知道我将在这里发生怎样的故事,又将揭开怎样的序幕。

  马青似乎很兴奋,开车的时候一直在说话,我和黄秋媛相对而言都有些疲累,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配合一个表情,只有包头和小魏特别捧场,大抵男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上海的刑警肯定经验丰富,那么大的城市,治安不好弄吧?”

  “你不是广东口音啊?”

  “普通话普及了哥们儿不知道吗?”

  包头龇牙大笑着,“知道啊,但我小时候就觉得说粤语特别牛,没看现在娱乐圈好多明星都故意装台湾腔吗,尤其是那几个挺红的,天天张嘴拿腔捏调的,我还寻思娱乐界台湾人挺多啊,结果上网一查,我去,山东四川籍啊!”

  小魏和马青哈哈大笑,黄秋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也笑了出来。

  “你们调查冯江了吗?”

  “我们初步知道他经常在哪里出现,但这个人狡猾得很,根本没有固定的住所,而且反应很敏捷,我们派出去的人又不敢太暴露,所以每次都跟丢了。”

  “啊,你看照片,是这个吗?”

  包头将黄秋媛彩印的冯江中整容后的照片给马青看了看,马青点头,“就他,这小子特别不好弄,我感觉将来抓捕他也会很费劲,搞不好我们要牺牲掉同志。”

  办案最怕听牺牲这两个字,不吉利,马青说完自己抿了抿嘴唇,“抱歉啊。”

  我们都没说什么。

  马青说局里的意思是先休息半天,中午吃了饭再去了解情况,给我们一些有关冯江出没地点的信息。

  马青将我们安顿在了距离市局特别近的一栋两侧楼的快捷宾馆里,过马路就是市场和小饭馆,交通倒是特别方便。

  他安顿好了我们就走了,说下午一点再来接我们,让我们提前准备好。

  包头笑嘻嘻的将行李箱甩给服务员,搓着手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前面,向下俯瞰,吧唧吧唧嘴,“这座城市挺耶喽啊。”

  小魏走过来也看了看,不太明白的搔头,“什么意思?”

  包头特别有耐心对他孜孜不倦,“你看啊,东莞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小魏点头,“广东省的一个城市啊,蛮繁华的,不过比广州和和深圳差点,自然,更比不上上海。”

  “错,一看就是没什么生活经验的毛头小子。”

  包头不屑的抬起腿用膝盖顶了顶小魏的裤/裆,“还是处/男吗?”

  小魏脸腾地红了,我发现这个现象时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这么毁人的社会竟然还能找到脸红的男人,祖国大好青年看来也不算全军覆没。

  包头嘿嘿一笑,特别猥/琐,“明白了,那你没实践过还没听过吗?警察说的最多的就是扫/黄打非吧?你能不知道东莞,这是全国首黄啊!黄色英文怎么说?”

  小魏脱口而出,“耶喽……”

  他恍然大悟,脸也更红了。

  我走过去,踢了包头一脚,“别荼毒青少年。收起你那套老/鸨/子作派,办公来了知道吗?不小心命都搭进去,还耶喽什么!”

  包头缩缩脖子不再言语了,我侧身往我和包头的房间旁边那扇门里看了一眼,黄秋媛正弯腰在床尾收拾行李箱,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她的背影看上去特别温柔贤淑,我脑海中忽然幻想出了一幕我自己都不可置信的画面。

  她在厨房做饭,我下班回来,将公文包随手放在沙发上,脱下西服,走到她身后,悄无声息的拥抱住她,她吓了一跳,笑着回头打我,一个小孩子从房间里跑出来,在我腿下对我说,“爸爸,今天幼儿园老师奖励了我一朵小红花!”

  我想到这里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包头刚要进屋,听见我的笑声回头看我,身处一只手在我眼前晃悠了两下,“做春/梦呢?还是白日梦?我去,你行啊,才刚和苏紫分开一天都不到,你丫二弟就受不了了?清心寡欲全是素菜,好歹来点猪油吃也行啊。”

  “除了这个姜哥脑子里还想别的事儿吗?”

  包头看了小魏一眼,摇头,“这个年纪还不想老婆孩子的话,那不成傻X了?”

  我没搭理他,走到门前敲了敲,黄秋媛转身看了我一眼,又重新转回去叠衣服,嘴上说,“进来吧,又没到晚上,没什么不方便的,不用这样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