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所最终只是说,“我试试吧,黄队和小魏是刑警,他们应该去执行任务,但你和包头,并不是我们的人,我们必须要保障你们的安全才会让你们去,我去安排一下,研究地形,你今天之内等我消息吧。”

  武所说完就走了,他的背影特别宽阔伟岸,我看着忽然想起了我在北京老家的父亲,他比武所年纪还要大,后背有点佝偻,不知道这么久没回去,是不是还健康。

  我摇了摇脑袋,自古男儿都是忠孝难两全。

  还记得我在考上法律系的时候,我父亲误以为将来毕业是做警察,在我去大学报道的前一晚把我叫到了书房,特别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没关系,不要有后顾之忧,你的选择我和你母亲都尊重,危险的职业每个国家都有,谁都做贪生怕死的人,安全谁来保卫呢?国都没了,人还能寄生在哪里?”

  我当时听得云山雾罩的,律师能有什么危险啊,不就是练练嘴皮子,把法律知识背的滚瓜烂熟,多搞好业界关系,得到老律师的提拔,争取早日崭露头角,仅此而已。

  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就好像交警和城管也会被不法分子伤害,律师沾了半个刑警的边儿,我们也要随时准备慷慨就义。

  我自己特别悲催的想了一下,说的好听点呢,我们这叫时刻准备着为了最高主义付出全部,说得难听点,我就是一傻b,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往火坑里跳,是闲的蛋疼吗!

  想必我的淡定和习以为常,包头特别紧张,一脸贪生怕死的小人相,“我去,说得这么恐怖,我书读的少,你们是吓唬我呢还是真的啊?”

  我回眸一笑,“真的啊。”

  他踉跄了一步,趴在我肩膀上,腿脚无力的被我往前拖着走。

  “不是方砚,你丫怎么好事不想着我,坏事光琢磨着怎么坑我呢?我昨天晚上跟你说了那么多合着你小子压根儿没记住啊?我怕死,特怕,我告诉你,要是现在上海地震,我准是那个姜跑跑,我就顾着自己跑,我自己都还保不了命呢,我管别人干什么啊?我这样的你拉着我陪你去死呀?我还没娶媳妇儿生孩子呢,我有好多想泡的妞儿都没泡过来。能不能等我实现了自己伟大的理想再来陪你一起下油锅?我这辈子冤不冤呀!”

  他自己喋喋不休的诉着苦,一路上不少的刑警都向他的过激言论投去类似发现了叛徒的厌恶目光,我都跟着他一起臊得慌。

  我们下了二楼,从警/局出来,他说有几分把握能被上级批下来去东莞,我说,“百分之百,这种事,上面的人巴不得你自告奋勇,谁不愿意早点结案邀功领赏啊,这么悬着心也跟着悬着,只不过碍于面子不得不为了你的安全挽留一下,你放心准备吧,晚上集合。”

  他叹了口气,一脸慷慨赴死的悲催相,他的车拂尘而去,我也拦了一辆出租回家,进家门的时候,我挺期待的,我已经两天一夜没回来了,不知道苏紫有没有想我,现在又在干什么。

  其实我有些失落,她没有给我发一条信息,哪怕问一句我什么时候回来,我都觉得最起码她还想着我在乎我,可惜没有。

  我不禁又想起了戚妙和黄秋媛,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候,真是一会儿一条信息,我几乎都不回复,可她们仍旧乐此不疲,从来不会因为我的冷落而和我闹脾气,永远那样迁就顺从我。

  我靠在玄关处愣了一会儿神,房间里静悄悄的,就连一只蚊子都没有,我朝着空气喊了一声“苏紫”,没人回应,我走进去,推开客房的门,一股香气扑了过来,我贪婪的吸了一口,走进去,有点像一个做贼的人,心虚又刺激。

  女神的闺房啊,虽然也是在我的地盘上吧,但还真是挺好奇的。

  *Q酷匠*网正版%'首g发

  杯子是紫色的,窗帘是奶白色的月纱,床头摆放着她的单人照片,似乎是几年前的,也就二十出头,青春又妩媚,身后是一片花海,她笑得万分娇羞,阳光明媚,恰好洒在她周围,如同镀了一层金般。

  我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冲动,我摸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那边许久才接,我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有男人女人纵情声/色放肆的尖叫声,我控制着心里特别愤怒的气焰,尽量让声音柔和一些,“你在哪儿啊。”

  她那边可能喝得醉醺醺的,说话有点大舌头,呜呜突突的,“方砚吗?呵呵,你才想起我来啊?我在酒吧啊,别——哎别——”

  她说了一半忽然不说了,声音特别娇媚的嗯嗯着,还喊着别,不要。

  我竖起耳朵去听,隐约能听到那边男人的嬉笑声,说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调/情话。

  我从来没这么愤怒过,我一向有良好的素养,最起码装b装个温润的脾气我还是做得到的,但现在我真的按捺不住了,我问她你在哪个酒吧,她那边压根儿没有理我,我把手机朝着床上狠狠一摔,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告诉我要冷静,我想起了那个夜总会的服务生对我说的话,对,应该是那里。

  我满脑子都是她现在左拥右抱一群小白脸鸭子对她上下其手的场面,我真觉得热血沸腾了,忽然明白,怪不得人们捉/奸的时候都气势汹汹恨不得要去跟对方拼命,的确,如果你在乎这个人,你是根本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的。

  苏紫现在并不属于我,我已经把她划归为自己的私有物品了,那么如果她真的成为了我的呢,她这么喜欢刺激,这么追求疯狂,我真怕我会杀人。

  我早就知道,她是毒品,会让人上瘾让人死亡,是我拼命靠近不停堕落,我怪不得任何人。

  我这一路让司机把车开的飞快,快到我都觉得窗外的风景成了模糊的,司机一边踩着油门儿一边嚷嚷着让我给他加钱,我脑子都是混乱的,浑身都在冒火,愤怒的火焰,我觉得现在给我来一阵风我都能自燃了。

  到了酒吧门口,我果然看到了苏紫那辆红色的小宝马,就在霓虹灯下闪烁着特别奢靡妖娆的光芒,我攥了攥拳头,从口袋里摸出来一百块钱,扔给司机,大步飞奔进去。

  人山人海,各种暴露狂猥/琐男都在搜寻着自己的猎物,眼睛里透着欲/望的火花。

  花场的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