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恨铁不成钢的踢了他一脚,这厮疼得直叫唤,还特别愤恨的看了我一眼,要跟我同归于尽似的,我一看这不至于吧,我经常踢他啊,怎么这回反应这么强烈?

  我再低头看,我去,我当时就特别歉意的朝他龇牙,我踢了他子孙根了。

  好在他底子好,上高中时候为了装/逼当大侠练过几天跆拳道和拳击,倒不至于真的残废了,但怎么着也得缓几天,暂时是不能人道了。

  我忍着笑,抬头去看屏幕,黄秋媛脸色清冷的望着我们,我赶紧朝她点了一下头,“可以继续,抱歉。”

  她没有说话,继续往下说,“老三,绰号芭蕉,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他贪恋美/色,经常在南通的夜总会出现,他有个特别喜欢的情/妇叫蓝蓝,我们也许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他比较擅长赌博,还很有经营头脑,这个组织的大部分财源都是他挖来的。老二,绰号神手,是绝对一线的黑/客,年纪大约在三十五岁左右,已婚,妻子是空乘,有一个女儿,在新加坡和他的岳父母住在一起上学。老大,就是我们此次务必要抓捕到的冯江,两年前南通特大贩/毒案件的二号头目,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参与过,所以落网了,年纪三十二岁,身高一米八,体重在一百三十斤到一百四十斤之间,属于偏瘦型,他长相颇得女人喜欢,所以他的情/妇很多,但基本上都是为了保护他自己才发展的,真正得到他喜欢的只有一个叫茜茜的女孩,在南通上大学,今年毕业。”

  黄秋媛说完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沉默,彼此只能听到呼吸声,还有翻阅手上线索档案的唰唰声。

  我非常震惊的看着她,“你怎么会了解这么清楚?尤其是冯江,两年多都没人看过他的真面目,你从哪儿知道的?”

  黄秋媛看着我,面无表情,“我可以把你这番质问理解为你在怀疑我和他们有关系所以才掌握这么清楚吗?那我何必投诚?直接和他们继续干下去就好了。”

  她怎么会对我这么大杀气?

  我耸耸肩,“我只是想知道你从哪个渠道了解的。他们有个黑客,也有可能这些都是虚假消息,是他们故意放出来吸引我们注意的,扰乱我们的办案方向呢?”

  “这个你放心。”

  黄秋媛依旧冷冷的语气,“都是绝对真实的机密,我和两个女刑警亲自深入南通调查来的,险些搭上了清白和性命,没有任何差错,我以我自己的信誉担保。”

  险些搭上了清白。

  *p酷y匠?(网p永|久》K免7v费看◇小F说

  她这番信誓旦旦的话我只听到了这句,也最关心的一句,我特别想知道,她到底怎么得来这么确切的资料,又怎么差点丢失清白的。

  我不是八卦,我只是占有欲又窜出来作祟了,我很不希望想到那一幕,她曾经在我身/下绽放时的娇柔和美好,我真的想要杀人了!

  包头特别点赞的伸出大拇指在半空中晃了晃,“行,巾帼不让须眉啊,我还大老爷们儿呢,都觉得比不上你,我和方砚算是白他/妈活了。”

  我蹙眉和他划清界限,“谁跟你一样白活了?我活得很有价值,不要把我跟你放在一起。”

  包头气得摸了摸裤/裆,脸色还是白的。

  黄秋媛站起来,朝着所有人再次望了一眼,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刑警举了一下手,“我想知道,我们是按照分队形式分批去,还是直接包一节车厢一起过去?”

  “前者比较隐蔽,后者太乍眼了,我已经部署好了,所有人按照我的指令按部就班就可以。”

  包头拍了拍我的后背,冲着我朝黄秋媛努嘴,“真有风范啊,都按照她的指令,咱们一群老爷们儿,床上是主力床下也是啊,凭什么听她一个小娘们儿的?咱们要是把命交代了,谁负责?她啊?”

  我瞥了他一眼,“她是上司,武所都快五十了,也要听她的,咱们俩算什么,就是给人家重案组打打工,不听命令能行吗。”

  包头眼里尽是不屑,其实我能理解他,换了任何人,面对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人指挥来指挥去的,都会存有质疑,毕竟古往今来指点江山的都是男人,什么时候轮到女人来指手画脚了,尤其还是战场上抓捕歹徒这样危险的事,需要智慧和体力并存。

  但我知道黄秋媛,到底在一起也有八个多月,我对她也是相当了解的,她的智慧和体力只有让男人望尘莫及的份儿,却没有被男人制服的可能,除非练过多少年的武家,不然普通老百姓或者刚练过没个一年半载的,绝对等于往鲨鱼口里送小鱼一个概念,分分钟秒杀。

  有关黄秋媛赤手空拳把武警给干趴下的事迹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局里流传,那一批当时都是实习警察,现在也都分到了各个区局,并不在重案组这里任职,所以他们都没听说过,但当时我和黄秋媛刚在一起,我自然是知道的,她还把录像视频给我看过,别看我是个老爷们儿,说句挺害臊的话,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胆颤心惊,那拳头那脚力那厉害劲儿,要是都安在我身上,够我躺床上修养俩月的。

  我们所有在会的人都没了疑问,黄秋媛非常干练的将资料收起来,看了我和包头一眼,“你们是这个案子的全城跟进律师,武所已经跟我说过了,非常荣幸一起合作,我个人非常严格,绝对不允许出现丝毫差错,不要说我和你们并不熟悉,就算很熟,我也秉持着法不容情的规章,所以我希望我们接下来在案子结束之前这段时间里,可以严肃对待。”

  她说完率先一步走出了会议室,我为她那句“和你们不熟悉”愣了愣神,这小妞儿,说话真是眼睛都不眨啊,不熟悉吗,都在一张床上睡过还叫不熟悉?但我想,我要是过去跟她说这句话,她肯定当场就能一个过肩摔给我干骨折了。

  其余刑警都各自起来相继离开了,有一个叫小魏的,我们一起办过两个案子,小伙子嘴特别逗,挺喜欢开玩笑的,但也有分寸,不至于挖人伤疤让人下不来台,他经过我旁边的时候还跟我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说,“没事,黄队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啊,就是个公私分明一丝不苟的女警,绝对榜样,她刚才那话大概就是为了让你严肃点,不至于真那么绝情,别往心里去啊,接下来还得共事呢,看你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